马云退休,张勇接棒,阿里巴巴没有职业经理人

2019年09月10日 10:12 A
马云曾多次表达对职业经理人的不喜欢,也说自己不想让CFO做CEO,如今,他却把阿里巴巴董事局和CEO的职位交到CFO出身的张勇身上。这并非因为马云转变了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而是借着阿里的价值观和组织架构,张勇变成逍遥子,职业经理人变成当家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投中网商业深度  甄祥晴

编辑|韩洪刚

阿里巴巴二十周年,马云辞去了董事局主席。

这是他第二次“辞职”。

10年前,阿里巴巴十周年晚会上,马云和其他阿里巴巴创始员工,也就是惯常所说的“十八罗汉”,同时发布“辞职信”,辞去“创始人”身份,变成集团合伙人。马云表示:“这标志着阿里巴巴前十年结束,新的十年将从明天开始。”

也就是在这一年,原本担任淘宝网CFO的张勇,正式接收淘宝商城,并打造了“双十一”购物狂欢节。之后,淘宝商城改名天猫,开始独立运营。自此,张勇开始负责实际业务,并在十年后成为这一以组织能力和价值观著称的公司的董事局主席,成了马云的继任者。

马云曾多次表达对职业经理人的不喜欢,也说自己不想让CFO做CEO,如今,他却把阿里巴巴董事局和CEO的职位交到CFO出身的张勇身上。这并非因为马云转变了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而是借着阿里的价值观和组织架构,张勇变成逍遥子,职业经理人变成当家人。

1、价值观的诞生

阿里巴巴1999年诞生,2000年“.com泡沫”破裂,互联网遭遇寒冬。

在此之前,阿里巴巴获得了高盛的5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但由于快速扩张,钱快花完了,只能撑五六个月。

关明生正是在此时加入了阿里巴巴担任COO。他原来在通用电气任职,是一个具有25年管理经验的老手。关明生说,那时的阿里巴巴很穷很危险。当时,马云还把自己的大办公室一分为二,秘书也是两人共用。马云说这是CEO和COO并肩作战。

加入阿里后,关明生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与阿里创始团队讨论价值观。

2001年1月13日,周六,就任阿里巴巴COO的第五天,关明生在办公室里,与马云、吴炯、金建杭、彭蕾5个人,讨论起阿里的使命、目标和价值观等在今天看起来仍然很“虚”的东西。

关明生说:重要的是文化、目标、使命和价值观,这是吸引我的地方。他问马云:Jack,阿里巴巴有没有价值观?马云说:有啊。关明生说:你是否写下来?马云说:我们从来没有写下来。关明生说: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写下来?

作为COO的关明生,虽然在裁员、削减成本上做了一系列措施,但他并没有立即对公司采取管理措施,明确公司战略,反而在高管层之间明确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上花费了三个月时间。

关明生告诉马云,通用公司是一家百年间完成了多轮自我更替,以人力培养和恪守核心理念著称的全球顶尖的工业集团,这其中价值观和使命感发挥了重要作用。

最终,关明生与阿里巴巴高管层讨论出了结果。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目标是做80年的企业,做世界10大网站之一,只要是商人就用阿里巴巴,后改为102年,横跨三个世纪;价值观是激情、创新、教学相长、开放、简易、群策群力、专注、质量、客户第一,被称为“独孤九剑”,后又改为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诚信、激情、敬业,被奉为“六脉神剑”。

不仅如此,关明生还将价值观的考核计入绩效体系:VP以下级别员工每个人都会有季度评估和打分卡,其中50%的分数是基于绩效,剩下的50%则是基于能否坚持阿里巴巴的价值观。

关明生与阿里巴巴高管层关于价值观的这些举动,在当时并不被员工理解。

时任阿里巴巴国际公关、《阿里传》一书作者心想:我们过去一年不是一直在讲这件事吗?阿里巴巴最乐此不疲的事情就是讨论梦想和价值观。我们的问题是口号喊得太多,能落实得出的效果太少。随着阿里巴巴资金吃紧,难道我们不应该多做,而少在PPT上写些司空见惯了的公司套话吗?

不能理解的还有阿里巴巴创始员工之一、现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才官蒋芳。“快吃不起饭的时候,还坐在一起讨论价值观,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当时蒋芳是客服主管,她留下两个人值班就被叫去看会,走到那发现是要讨论价值观,不禁难以理解:

“把全公司的人叫去,没有讨论一下公司未来几个月的业务方向,营收目标大概是什么,给大家一点信心,却是一场有关价值观的讨论。”

事实上,无论是在第一天创立阿里巴巴,还是在遇到资金吃紧情况危急时,又或是业绩蒸蒸日上时,阿里关于价值观的重视总是一以贯之。

2004年加入阿里,出任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的邓康明,曾经想把价值观体系做些变革,比如把价值观的考核改为影响因素而非硬性的50%,但这遭到了阿里巴巴核心层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在动摇阿里赖以生存的命根。

次年,阿里关于价值观的考核扩散至所有员工,强调价值观,可以让公司保持创业精神,让每个人都有充分的自主权和创造力。

但当阿里从电商公司变成“电商帝国”时候,价值观驱动的自下而上的管理方式便显得蹒跚。

2、价值观下

2010年底,曾经不明白为什么要讨论价值观的蒋芳,调去管理中供销售的诚信安全,掀起了“价值观事件”,揭露出在2009年和2010年,分别有1219名和1107名签约的中国供应商涉及诈骗全球买家,阿里巴巴B2B公司CEO卫哲因此引咎辞职。

尽管外界对其辞职原因猜测不一,但阿里巴巴和卫哲都将离职原因归咎于价值观问题。卫哲在辞职信中写道:没有这样的震动,不足以重新唤醒我们的使命感和价值观,没有这样的阵痛,不足以表明我们为客户第一愿意付出的代价……正是基于对客户第一的使命感和阿里人为了组织的健康的责任感,我才提出辞职申请。

此次事件里,与卫哲一起离职的还有B2B公司COO李旭辉,当时的首席人力官邓康明也降职留用,此前,聚划算总经理闫利珉也因为管理不当产生腐败而被免职。

先前,阿里形成了“集团+子公司”的治理模式,涉及战略方向和关键决策由总裁办公会决定,而日常事务则由子公司自己决定,对于一些日常运营活动,淘宝小二的权力甚至高于中高层,而约束他们最大的力量,只是来自“价值观”。

但价值观并非万能,在《第一财经周刊》的采访里,阿里管理层自我反省价值观驱动的不足:“如果觉得我们员工价值观都是最好的,那就是自我麻醉了。”

阿里开始加强总部的权力。2010年开始,集团开始试运行合伙人制度。三年以后,阿里总共有了28位合伙人,并正式宣布运行合伙人制度。

它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合伙人制度。传统的合伙人制度要求合伙人共同为企业经营的盈亏承担责任,而阿里合伙人则不必承担。阿里合伙人的职责主要体现在推广阿里巴巴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阿里合伙人的权利在于,他们具有董事会提名权: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成员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与股份比例无关);经提名后的董事候选人,由股东大会过半数通过;如果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未获得股东大会选举通过,或者该被提名人离开董事会,阿里巴巴有权另外任命一人为临时董事,直至下一届股东大会召开。

一言以概之,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拥有了超越股东的提名权,能够以少部分股份控制公司。

蔡崇信解释阿里建立这一制度说:“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迅速衰落,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道理非常简单,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发扬。”

合伙人制度解决了职业经理人可能存在弊端。马云不喜欢和不认可职业经理人的原因之一是,“职业经理人不懂得取悦客户,只懂得取悦老板。”当时还在阿里、之后成为滴滴投资人的王刚曾评价卫哲称:“卫哲没那么关注我们的成长,做的决策更多不代表长期利益,为财报做了很多事情。”合伙人的权力高于股东,高于董事会,不论是创始人,还是空降的职业经理人,只有成为合伙人之后,才能跻身阿里真正的管理层。

2013年,合伙人制度正式建立时候,张勇成为阿里的合伙人。

3、被“同化”的职业经理人

马云曾比喻说,职业经理人跟企业家的区别就像一群人上山打野猪,职业经理人开枪后野猪没有被打死,冲了过来,这时候职业经理人丟下枪就跑了,而企业家看到野猪冲过来,反而会拿起柴刀和野猪搏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骨子里,张勇没有把自己当作职业经理人,他是拿出菜刀和野猪拚命的人。

2007年,张勇加入阿里没多久,马云在西湖边请新人喝茶聊天,问大家为什么来阿里。张勇说,他已经干过一个30亿美元的CFO了,想干个300亿美元的。当时,他从如日中天的盛大游戏离职,他的老板陈天桥已经问鼎中国首富。

10年后,2017年5月10日,阿里巴巴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张勇不仅干了个300亿美元的,而是增长了10倍,而且他不再仅仅是CFO,而是成为这家3000亿美元公司的CEO。

正如马云所期待的,张勇并不按照股价与市值来运营业务。他说,即使当阿里巴巴跌破发行价的时候,集团内部也没什么压力。

由于家在上海,加入阿里后,他就一直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周末的时候再回上海跟家人团聚。据《财经天下》2015年报道,张勇以淘宝网CFO的身份入职,有一段时间同时兼任COO,当时有两个向他汇报的总监分别负责着淘宝商城的招商和运营。但当时大家的重心不在淘宝商城上面——此前,淘宝商城领导离职,只剩下20多个人,于是张勇主动接下淘宝商城,后淘宝商城成长为今天的天猫。

“当时去做商城很简单,不是我想做,而是我不能看着它死掉。我觉得这个业务不能死掉。为什么我要自己去做,因为我坚信 B2C 在未来是一个大趋势,是阿里巴巴不能失去的一块。没人管,那我就自己去管。”张勇说。

转型移动互联网,也就是All in无线时,张勇再次站在了最前线,他启用了一批新人,他们没有经历过PC端,甚至没有做过电商。

其中之一是蒋凡,来阿里之前,他是友盟的创始人,阿里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友盟,蒋凡遂成为阿里一员。

蒋凡原本想在阿里待一段时间就走,但张勇也找他喝了次茶,打动了他:“想不想咱们一起折腾点事情,以后你可以讲故事给孙子听。在一个国企或者在一个外企里按部就班的干上十年,每年赚有数的多少钱,然后各地参加个马拉松等等,这样的日子你现在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不是不对,只是每个人有他的选择。那么我说你想不想一起,在阿里这个舞台上来表演一下,留下一点记忆?”

现在,蒋凡成为淘宝和天猫的一把手。

2018年11月,张勇宣布组织架构升级,这是他担任CEO以来最大的一次系统调整。同年12月底,张勇在阿里青训营上谈到对阿里最近组织架构升级的思考,回想2012年双十一前夜,马云和他谈起如何用人:做事用人、用人做事。

“做事用人是事情已经想清楚了,找一个合适的人来干。相信很多人还在这个阶段。越往后走,会接触到“用人做事”,这事儿怎么干你也没搞清楚,你根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要找到最有可能把这个事情想清楚和做出来的人,让他来带一个合适的组织。”

曾经做过逍遥子三年助理、阿里巴巴集团公众与客户沟通部总经理颜乔近日接受群访时评价说,老逍是一个商业上很厉害、在业务上的判断很厉害的人。但他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他既保持了商业上面的敏锐、敏感、判断那一套东西以外,同时对组织和人的关注会越来越高。

“文化价值观的核心是看味道,是看人的特质。什么是阿里的味道?第一,这个人必须善良,第二,愿意主动先相信别人一点。”“阿里最重要的价值观是味道,而不是形式,关键骨子里你是不是简单真诚,愿意去相信这件事情。”

张勇2017年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的两句话,已经越来越“阿里味”,他也越来越像马云一样开始关注人、关注组织、宣扬价值观。

虽然张勇不属于创始团队,也不属于最早伴随阿里一路成长出来的人,而是中途加入阿里,但阿里内部评价他是“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人,而且把拖拉机换成了波音747”。如今,张勇已经成为阿里合伙人,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逍遥子的张勇早已不是职业经理人。

主要资料参考:《阿里局》 广州经济出版社 作者:和阳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