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多、资金紧,影视公司在下半年能“见底”吗

2019年09月08日 09:19 A
对于影视上市公司来说,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和诸多后起之秀,公司真正有业绩上向好的改变,或许才能是真正“见底”的开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毒眸  张娜  江宇琦

随着A股上市公司陆续发布了2019年的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各行业的盈利情况也逐渐浮出水面。根据wind发布的数据统计显示,去年整体盈利能力垫底的传媒行业,今年排名升至倒数第二、好于净利润增长率下滑35.6%的汽车行业,但32.28%的净利润下滑幅度却还在提醒着每一个从业者:寒冬还没离去。

毒眸统计了27家主要影视上市公司,上半年净利润比往年同期下滑的有19家之多,其中包括华谊兄弟、万达电影、光线传媒等多家头部公司;乐视网、*ST印纪、天神娱乐等公司则分别出现了-810.08%、-523.90%、-197.23%的净利润降幅;华策影视、唐德影视等头部的电视剧公司,净利润下跌幅度同样在50%以上;仅有中国电影、芒果超媒、完美世界等8家企业净利润有所增长。

而相较于当下的困境与亏损,不少公司的未来同样值得担忧。受到政策及行业环境等影响,许多公司从去年开始就陷入到了钱荒当中,而步入2019年后受到缺少爆款作品、行业竞争加剧等影响,危机并没能得到扭转。不少质押率较高的公司,随着股价持续下跌、股东不断补仓,甚至已经面临爆仓危机。

不过,伴随着近期大盘的上攻,影视股终于在最近两周开始了集体反弹,部分公司最近两周涨幅超过了20%。影视公司“见底”的论调早从2017年起就已经响起,像最近几日的集体持续上涨在过去几年并不多见。但是对于影视上市公司来说,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和诸多后起之秀,公司真正有业绩上向好的改变,或许才能是真正“见底”的开始。

影视公司的上半年:多数业绩大跌

2017年后,原本很多人都以为传媒板块的下跌即将触底,但没想到2018年下跌仍在持续,不少老牌公司股价甚至腰斩。而到了今年,下滑的趋势仍未完全止住,整个上半年多家影视公司的股价仍然在不断下跌,*ST印纪等公司的股价甚至跌穿了近年来的最低值。

不断下滑的股价背后,是低迷的公司业绩。

在毒眸统计的27家公司中,有11家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其中已处在退市边缘的乐视网巨亏100亿,是亏损幅度最大的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810.08%;华谊兄弟亏损3.79亿元“紧随其后”,净利润下滑了236.75%;处在中段的光线和万达两家老牌公司虽然分别盈利1.05亿元和5.24亿元,但净利润跌幅却均达到60%以上,而多数盈利公司的净利润则都在1亿以下;盈利状况最好的三家公司分别是当代明诚(净利润6.27亿,同比上涨480.54%)、芒果超媒(净利润8.03亿,同比上涨40.33%)和完美世界(净利润10.20亿,同比上涨30.5%)。

国字号上市公司中国电影,是今年上半年里为数不多净利润增长为正的电影公司,前两个季度里中影累计收入48.41亿元,同比增幅4.81%;净利润达到了6.81亿元,同比增幅2.25%,上市后首次半年净利超过万达电影(5.24亿元),盈利额度也成为电影公司中的头名。

在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中影能够逆势而上,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流浪地球》等影片的热卖。受《流浪地球》大卖影响,中影今年上半年影视制片制作业务收入3.43亿元,毛利率高达33.85%,为各业务中最高;《流浪地球》《大黄蜂》《阿丽塔》《惊奇队长》等影片的热卖,则助推公司电影发行业务上半年营收29.04亿,占比达到了60%——考虑到今年中影还参与了《复仇者联盟4》《蜘蛛侠:英雄远征》《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等进口大片发行,今年全年公司的发行业绩将会十分亮眼。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与中影股份董事长喇培康

和中影主要靠影视业务实现盈利增长不同,其他很多盈利增幅较大的公司都有多个业绩增长点。盈利8.03亿的芒果超媒(同比上涨40.33%),业绩增涨的原因在于公司主平台快乐阳光的广告业务和会员业务营收同比增长分别为62%和136%;完美世界盈利达到10.2亿(同比增幅30.5%),占公司营收比重达到75%以上的游戏业务(营收28.7亿)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当代明诚近95%的营收来源,都是体育赛事版权相关的业务。

芒果超媒业务分布

相较之下,很多主要依赖影视业务的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普遍不算理想。

从营收的数额来看,万达电影仍旧是行业第一(75.64亿),但各项核心业绩指标均出现了下滑: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调整后(指并入万达影视后,下同)下滑11.18%;净利润为5.24亿,同比去年调整后的13.75亿元减少61.88%;扣非净利5.04亿元,同比调整后的8.48亿元减少40.65%。而由于《情圣2》等影片命途坎坷,刚刚并入万达电影的万达影视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仅有3000万,和今年8.88亿元的对赌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情圣2》

在出品业务上同样命途坎坷的还有华谊兄弟,《八佰》等的撤档对于原本就面对着较大业绩下滑的华谊无疑是雪上加霜。公司财报显示,《八佰》《手机2》《舌尖上的心跳》《只有芸知道》《大龟甲师》分别是华谊兄弟2019年上半年存货的前五名,合计费用高达6.5亿元。

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营收10.7亿元,同比下滑49.26;亏损3.79亿元,同比下滑236.75%;扣非净利润为-3.86亿元,同比下滑253.43%。在业绩影响下,目前华谊兄弟股价仅有4.7元左右,而公司的市值则从巅峰时期的800亿元缩减至如今的147亿元,减少超过八成。

按照华谊发布的公告显示,目前王中军的股权质押率已经达到了90%以上,如果公司股价持续下跌,控股股东可能会面临无仓可补、陷入爆仓危机的窘境。实际上,从去年以来包括ST中南、*ST印纪都曾遭遇过爆仓的麻烦,其中*ST印纪股价已经下滑至0.64元、随时可能会遭遇退市。而为了缓解股权质押之困,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早在今年年初就将部分股权转让给了华章投资。

和华谊同时期的老牌民企光线传媒,上半年的日子也不好过,尽管公司实现了1.05亿的盈利和0.68亿的扣非净利润,但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同比分别下滑了95%和69%。不过考虑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大卖47亿后,光线预计能从中获利超过10亿元,因此整个2019年结束时公司应该还是会有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哪吒》票房已突破47亿

而比起当下业绩的起伏,很多公司要担心的或许是未来的发展。

受到资本环境和政策变化影响,越来越多传媒公司的现金流情况也变得不太乐观: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5亿和-8.64亿,同比下滑148.45%、26.53%,“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5.77亿;唐德影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1亿元,同比下滑118.04%……现金流紧张与较高的质押率,导致很多公司只能靠大量借款或者出售资产来度日,这也给公司的持续性稳定发展造成了一定的隐忧。

流媒体会颠覆传统电视剧公司吗?

相比于电影票房市场的相对低迷、上座率低下,今年电视剧市场的表现要显得强势一些。自开年以来,先后诞生过《都挺好》《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亲爱的,热爱的》《陈情令》《少年派》《小欢喜》等大小爆款,几乎没有出现过档期上的“空白期”。

然而市场的热闹,似乎却和A股的电视剧公司们无关。据毒眸统计,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新文化、唐德影视等8家有剧集业务的上市公司中,6家净利润增幅为负,6家营收同比增幅下降。其中唐德影视、华策影视等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

曾打造过《花千骨》《老九门》等作品的“爆款制造者”慈文传媒,受制于公司内部变动,今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部亮眼的作品问世。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0.85亿,同比去年的1.93亿减少55.98%。如今公司易主、引入国资背景的股东,或许能助慈文摆脱资金困局,但能否更进一步、重回巅峰,则还有待观察。

慈文传媒上半年确认收入的作品

同样引入了国资股东的还有唐德影视(北京日报社全资子公司京报长安持2.9%的唐德股份),但也未能帮助这家在去年因范冰冰事件陷入舆论风波的公司摆脱困境,公司上半年亏损7600万、同比下滑185%。而短期来看,播出遥遥无期的《巴清传》仍将是压在公司身上的一个重担。

在布局了剧集业务的老牌公司当中,完美世界是少有业绩表现出色的公司。公司10.2亿元的净利润(同比上涨30.5%)和9.73亿元的扣非净利润(同比上涨37.67%),在毒眸统计的公司中均位列第一。虽然这些业绩的增长,更多得益于游戏业务,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一年里完美世界借由参与《香蜜沉沉烬如霜》《烈火如歌》等出品,在剧集业务上表现出了不错的势头。

《香蜜沉沉烬如霜》

和老牌公司的困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后起之秀们的耀眼成绩。透过上半年csm统计的55城黄金档收视数据可以看出,排名靠前位的是《少年派》《芝麻胡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等剧的背后,已经鲜有传统电视剧公司的身影,大多是东阳正午阳光等新类型剧集公司。

上半年csm统计的55城黄金档收视数据

但对于老牌剧集公司而言,最值得担忧的其实不是更多挑战者,而是流媒体崛起后行业话语权的转移。从去年的《延禧攻略》到今年的《破冰行动》《白发》等剧,先网后台的播出关系,让剧集在编排方式有了更多的渠道和可能,也充分论证了现在越来越多观众正在向流媒体平台汇集。

在此基础上,很多平台也借此机会开始发力自制内容。在云合数据2019上半年全网连续剧累计有效播放排行榜中,《破冰行动》《皓镧传》的出品背后是爱奇艺,《封神演义》是芒果影视,而今年暑期档中诸多爆款《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也都是优酷、腾讯视频等平台重点编排的自制剧。

作为国内各大流媒体平台中,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公司,芒果影视背后的芒果超媒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也格外突出:55亿元的公司营收,仅次于万达电影;8.03亿元的净利润(同比上涨40%)仅次于完美世界;其中新媒体平台运营贡献了30.49亿、55%的营收,而作为公司第三大营收来源的新媒体互动娱乐内容制作也取得了15.74亿的营收。

芒果超媒在半年报中提及,2019年上半年度全网评论数热度前50中,芒果TV占14部,其中有8部为独播剧。芒果影视出品的《封神演义》《大宋少年志》均在湖南卫视首轮上星播出,在全国网、GSM城市网收视排名均为同时段上星综合第一。

《大宋少年志》

尽管目前国内流媒体公司普遍还处在亏损状态,在盈利模式上也处在一个探索期当中,但发力剧集等自制内容,让流媒体改变了以往单纯购买版权的被动局面。反倒是在平台雄厚的资金实力面前,制作公司正逐渐丧失争夺头部IP的优势。

若传统剧集出品方不能持续产出竞争力强大的头部剧集回收高价版权费,那么随着平台对剧集内容更加主动、专业,甚至有朝一日从资本、制作层面主控剧集生产,并将其全部纳入平台体系内,形成以平台为核心的闭环,那么传统剧集公司的地位将变得更加被动。

电影公司:民企掉队,国企逆袭?

和剧集市场爆款多上市公司业绩却下滑不同,电影公司业绩下滑的背景是因为电影行业整体的不景气。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的统计,截止到6月30日,2019上半年电影总票房311.6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7%。其中,国产电影票房净减少超过32亿元,这也是上半年电影票房9年来的首次下滑。

从去年开始,电影市场的寒意就不断侵袭着老牌的上游公司,业绩大跌的势头似乎也并没有在今年上半年结束:不少公司今年上半年主营业务的电影板块营收仍然在下滑。

老牌影视公司华谊兄弟上半年在“影视娱乐”板块主营业务收入为1.02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7.71%。下滑的原因在于报告期内上映的影片主要两部跨期影片《云南虫谷》《把哥哥退货可以吗?》加起来只有1.57亿左右的票房,成绩远不及预期。

《云南虫谷》口碑不佳

光线传媒上半年净利润下滑了95%,作为主营业务的“电影与衍生品”同样下滑了13%。虽然光线上半年投中了超过20亿票房的《疯狂的外星人》,但是由于几部电影的成本不低,因此电影业务并没有给光线带来多少收益。

和星爷深度捆绑的新文化,今年上半年“影视制作与内容营销”业务0.24亿的营收同比下滑88.17%,营收占比上半年公司总营收中的比例只有9%。若将时间拉回到2016年新文化刚收购周星驰电影公司PDAL时,当年由于对《美人鱼》的投资,新文化在该项的业务板块上营业收入为4.68亿元,占到了2016年年全年总营收的42.06%。

即便是参与了爆款影片《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由于《流浪地球》的业绩下半年才会体现在北京文化的财报之中,因此上半年的北京文化在影视业务上仅实现营收502万,同比下降了90.80%。而北京文化上半年虽然参与投资和宣发了的剩余几部影片《直播攻略》(原名《全民直播》)《妈阁是座城》《跳舞吧!大象》,票房成绩都并不理想。

《跳舞吧!大象》

上游公司承压,下游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尽管比起上游公司的亏损,下游上市公司还能看到利润,但是众多公司放映业务的毛利率与公司净利仍然在下滑。

以下游一哥万达电影为例,其放映业务上半年为公司带来46.56亿收入,占到了总营收的61.56%,是整个万达电影贡献收入最多的板块。但令人担忧的是,其放映业务毛利率目前只有6%,相比去年同期下滑了8%。

老大哥如此,遑论其他其他院线上市公司。横店影视上半年净利润1.73亿,与上年同期的2.27亿元相比下滑23.76%,上半年实现票房收入12.33 亿元,同比减少7.57%,其中直营影院票房收入10.51 亿元,同比减少7.97%;金逸影视报告期内净利润为0.552亿元,同比下滑了36.78%,公司上半年放映场次同比增长了17.48%,但观影人次同比却下降了8.64%。

院线上市公司的压力,也是整个电影产业下游的压力。整个上半年,全国的影院经营压力仍然在增大。拓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影院增至10735家,同比增长10.27%;银幕数量为63713块,同比增长12.75%。放映场次也在银幕数量的增加下增长至为历史同期最高的6132万场,但是影院13.17的场均人次与508元的场均收益却达到了历史最低值。而更致命的是,影院还要面临不断增加的运营成本与房租压力。

对于电影公司来说,以往业绩被压制的两大国企则在今年上半年实现了逆袭。中国电影实现净利润盈利6.81亿,同比去年的6.6亿增加了2.25%,尽管业绩增幅不大,但是其净利润上半年在所有电影公司中排名第一;上海电影今年上半年也实现净利润0.68亿,同比去年增加了16.42%,虽然利润数字不大,但是业绩保持了上涨在一众电影公司中也还算亮眼。

不仅业绩逆袭,本就有着融资优势的两家国企在整体“寒冬”的氛围下,资金准备也十分充裕。在众多影视公司股东上半年不断抵押股权为钱发愁之时,中影和上影的货币资金分别达到了93亿和14亿,百亿级别的资金准备,对于中影未来拓展业务来说无疑还存在不少现象空间。

整体“寒冬”

尽管从今年上半年来看,无论电视剧公司还是电影公司,业绩仍然普跌,但是从上周开始,众多文娱上市公司的股价都在跟随着大盘一起上涨,数家公司涨幅已经超过了15%。如果影视文娱公司的业绩能够在下半年开始逐渐回暖,那么文娱公司或将在今年下半年迎来已经喊了三年的真正的“底”。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