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视觉 | 卧看牛郎织女星

杨语 · 08/21

来源:界面新闻

口述、拍摄戴建峰

采访、文杨语

 

我的追星之旅始于2011年。 

我和同事⼀起约着去梵净⼭玩,徒步⾛到梵净⼭脚,在村子里住下。晚上,我⼀个⼈⾛出村⼦四五十米,然后我看到了满天的繁星。

我在重庆市里长大,以前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东西。我被迷住了。当时是春天,看不到银河,但是能看到北斗七星。再后来,我和重庆的天文爱好者们去重庆的河川区鼓楼,在那里我第一次肉眼看到了银河,也第一次用望远镜看到了星星和月亮。那天晚上有流星雨,我们躺在地上数流星,看着那些星星,感觉像进入了神话故事。 

同行有喜欢拍照的朋友,我看到他们拍的照片,于是自己也买了相机来拍。当时国内星空摄影的人特别少,我上国外的TWAN(The World at Night 夜空下的世界)论坛学习天文知识和技术。他们有个项目,拍摄世界上标志性景观的星空。我发现在上面投稿的中国照片不多,我就想,要把中国星空分享给全世界的爱好者看看。

那之前,我是个宅男,有空时在家打魔兽世界,很少到户外去。

那年的8月份,我去了一趟川西。那时川西的星空没有任何污染,高原上空气通透,晚上两点,猎户座盛行,银河很清晰,下面映衬着雪山。

四川稻城亚丁星空

 

四川嘎贡山星空

 

那两张照片后来登在了TWAN上,是我第一次在上面发表作品。从此我对高原星空就特别着迷。 

我原来是个汽车工程师,每天朝九晚五。2015年,我辞职开始全职做星空摄影师。这时候我已经得到了不少杂志和网站的认可,还得了一些奖项。我发现这些照片是有意义的。我感到一种责任,想把这么美的星空记录下来。 

辞职后我去了西藏半年,拍摄高原星空。有时也当导游,带游客观星。在西藏和尼泊尔拍摄的星空非常好。海拔越高的地方,空气质量越好,光污染也越少。星空下的雪山更是极致的美景。

2015年之后,每年我都会到不同的地方拍摄星空和天文现象。不同地方的星空各有各的特色。我见过的最震撼的星空都是不经意间看到的。一次我开车到新疆去拍星空,有天从早上开车开到晚上十点多钟,停下来休息,一抬头,我看到满天的星星,那是不期而遇的意外,特别好看。但是我实在太累了,没办法拍照,就只能静静地看着。

那些美丽的照⽚拍摄过程是很危险的。去西藏看星星很困难,人会有高原反应,特别辛苦。我在尼泊尔拍摄时也曾经掉到冰窟窿里过。普通人可能⼀辈⼦也没有⼏次亲眼观星的机会,只能看照⽚。⽽真正美丽的、打动人的星空,像我第⼀次肉眼看到的,那是太漂亮了,照⽚只能展现其中的⼀部分。在现场,你四⾯⼋⽅都是数不过来的星星,那种冲击和震撼是⽴体的,照⽚无法再现。

黄山上空的银河拱桥与流星

 

银河拱桥

 

西藏阿里夜空保护区内的天文设备和银河

 

和伊朗摄影师Babak Tafreshi在伊朗拍摄

 

黎明前的内蒙古库布齐沙漠

 

 

在拉萨后山俯瞰拉萨夜景,银河隐约可见

 

在西藏,我见到了王晓华老师。他是中国暗夜保护第一人。他原先是个国企高管,退休后开始做星空摄影。2011年,他在齐长城七星台拍摄的《长城上的星空》被美国《国家地理》评为“年度最佳夜空摄影作品”之一,他是首个获奖的中国人。2012年,国际天文联合会在北京举办,王晓华见到了天文学家无国界组织(AWB)主席Mike Simons,了解到亚洲的星空保护还是一片空白。王老师便开始在国内发起了“星空项目”,想要建立夜空保护区。2015年,他和西藏阿里天文台合作建立了阿里夜空保护区,这是国内的首个夜空保护区。 

认识了王老师,了解到夜空保护,我才意识到,我们拍星星的机会越来越少,这是光污染引起的。原先只是在城市里看不到星星,现在,以前⿊暗的地⽅都有越来越多的光,能看星星的地⽅越来越少了。 

我加入了王老师发起的项目,现在跟中国绿色发展委员会合作,叫“星空工作委员会”。2017年王晓华老师去世后,我和同事们就接下了他的事业。我的工作,就是考察不同地区的夜空质量,和当地政府协商建立夜空保护区,让更多的人能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看到美丽的星空。 

在建立阿里暗夜保护区之前,王老师也尝试过在中国别的地方建立暗夜保护区。比如他的家乡济南的七星台,但没能做成。七星台现在也建成了星空主题公园,里面有许多霓虹灯。 

现在,乡村也在发展,也很注重生态保护,生态旅游非常兴旺。但是做生态旅游的人不知道星空也是一种资源。他们建起了霓红灯和景光灯,想把乡村搞得像城市一样灯红酒绿,认为客人会喜欢。但是,灯光建起来以后,星空就见不到了。 

星空因为光污染的蔓延而消失了,这是⼀件⾮常可怕的事情。北京郊区的⾦⼭岭长城本来夜空质量特别⾼,但是现在它下⾯的古北水镇搞了⼀个最美观星⼩镇,在长城上装了很多灯。12点之前,星星就看不到了。

古北水镇的灯光

 

北京⾦⼭岭长城古北水镇关灯前后夜空质量对比

 

光污染包围中的云南凤凰天文台。1940年代,凤凰山观测站在昆明市东面的郊区建立。随着城市扩张和经济发展,光污染日益严重,现在观测站的望远镜已经无法使用

 

 

2017年,浙江开化的一个农村,同一个时间,关灯前后夜空质量对比。这是天平的两端,灯光强了,星光就弱了

 

⼤家没有意识到星空是⼀种⾃然资源。⽆意识的灯光照明,可能意味着我们再也看不到星空。而且乡村中的动植物有⾃然的作息规律,它们也会受到灯光的影响。⼈为延长⽩昼的时间,会影响它们,也会影响⼈类的健康,还会造成能源的浪费。

灯光对其它生物的影响

 

2015年与2018年西藏甘丹寺夜空质量对比。

 

我总是希望将来,我们还能感受到“明⽉松间照,清泉⽯上流”,还能看到“床前明⽉光”,还能够“卧看牛郎织女星”。

 

福建云水谣的萤火虫与星轨

 

黑龙江双子座流星雨

 

通过长时间曝光记录下重庆主城上空的星轨和飞机航班的轨迹

 

重庆涪陵区的灯光与星光

 

触摸世界之巅的星辰,拍摄于尼泊尔萨伽玛塔国家公园珠峰大本营附近

 

在内蒙古库布齐沙漠仰望星空,远处可以看到银河与黄道光

 

新疆天山天池上空升起的银河,仿佛是“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

 

戴建峰,天文爱好者,星空摄影师,暗夜保护工作者。作品十余次发表在NASA,刊登在《自然》杂志,并在国内外多次获奖。其发起的丝路星空项目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

分享 评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