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燃烧的电动车

2019年08月20日 11:22 A
在发生起火事故的新能源汽车中,41%的车辆处在行驶状态、40%的车辆处在静置状态、19%的车辆处在充电状态。这些数字对表面一片欣欣向荣的中国电动汽车市场来说,并不是一针催化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文博

编辑 | 王毅鹏

1

“一台电动车起火了,火势迅猛。工作人员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着镜头惊呼:整个车被烧成空架子!”

在中国电动车极速前进的第4个年头,这样的场景正在全国各地出现。

不安分的电池

距今121天前的一个并不闷热的周日夜晚,停在上海徐汇区文定路裕德路一小区地库内的一台白色特斯拉Model S,在不经意间用熊熊燃起的火花,为中外品牌纯电动汽车制造商们这个并不安分的夏季,呈上一份耀眼的献礼。

阵阵烟雾从这台纯电动轿车的底盘下,开始不断向外延伸。不到7秒钟,售价超过70万元人民币的特斯拉Model S就在浓烟不近情面的裹挟中,成了烈火的囚徒。

这台远渡重洋来到中国地库的电动汽车在燃尽自我的同时,还不忘对停在旁边的多台豪华品牌汽油车释放连锁攻击。

好在这一次降临在Model S上的,只是火神,不是死神。

对大部分中国消费者仍显昂贵的特斯拉Model S被烧毁的同时,消费者对纯电动汽车安全性的质疑之声甚嚣尘上。

2个月零7天后,特斯拉的声明姗姗来迟,这家美国新兴电动汽车制造商公布称,事故是由位于车辆前部的单个电池模组故障引起,由中美专家和高管团队组成的联合调查组“没有发现系统缺陷”。

值得玩味的是,特斯拉在将此次地库自燃事件定义为“个别事故”后通过OTA远程升级的方式,向Model S和Model X车主推送了有关充电和热管理系统的更新,进一步保护电池并提高寿命。

据界面汽车统计,特斯拉Model S、Model X两款产品在全球范围内已发生超过55起燃爆事故,其中发生在中国的比例并不低:2017年3月,上海金桥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内的两台 Model S起火;2017年6月,山东省一辆特斯拉Model X撞击护栏后发生火灾;2018年初,一台特斯拉Model S在重庆一小区地下二楼车库自燃起火;2019年3月,广州市天河区汇景新城小区地下车库内的一台Model S自燃;4月Model S在上海徐汇区地库自燃;5月3日和12日,Model S又被曝出分别在美国旧金山和中国香港自燃……

而就在8月18日凌晨,位于杭州西兴路滨康路口的特斯拉维修厂半夜冒烟,一台特斯拉汽车的引擎盖下冒出明火和黑烟,旁边的电表箱也难逃被烧光的命运。

当然,纯电动汽车的“燃爆事件”并不局限在国外品牌特斯拉一家身上。“不明之火”渐渐地开始向中国品牌伸出滚烫的魔掌,展现凶神恶煞的面孔。

今年4月22日——上海徐汇特斯拉自燃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一台来自中国初创型电动汽车品牌蔚来的批量交付SUV车型ES8在西安蔚来授权服务中心内自行起火燃毁。

一周后蔚来给出官方说明,称“该车辆在送修前底盘曾经遭受过严重撞击,导致动力电池包左后部外壳与冷却板大面积变形。电池包内部结构在被挤压的状态下经过一段时间后形成短路,最终引发火情。”

5月16日,一台停放在上海嘉定区安礼路附近的ES8出现冒烟。蔚来称“未出现明火”且已启动调查。

6月14日,一台停在武汉市硚口区汉西三路汉西建材大世界停车场内的ES8突然起火,消防员在接受《楚天都市报》采访时透露“灭火过程中起火的电动汽车发生了一起小型爆炸。”蔚来在事件发生当晚对外表示“已经启动调查,待原因查明后将及时公布。”

6月27日,河北石家庄某地下停车库的一台ES8发生冒烟,蔚来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在央视财经栏目中表示“目前(原因)还处于调查阶段。” ​

与特斯拉拖延公布结果长达两个月之久截然相反的是,蔚来很快就对连续发生的ES8相关冒烟燃烧事件做了主动反应。

6月27日当天,蔚来公布事故调查结果:NEVP50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由于个别走向不当而被模组上盖板挤压的可能性。在极端情况下,被挤压的电压釆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可能发生磨损,从而造成短路。

同期蔚来宣布,召回共计4803台ES8,为这些ES8免费更换新的电池包,消除安全隐患。电池流通体系内所有具备潜在隐患的模组电池包将在两个月被全部更换。

ES8的电芯供应商宁德时代在蔚来公告后发布声明表示,该批次NEVP50模组采用定制化设计,该设计仅使用于此次召回的4803 台 ES8。

6月17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对本公司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开展安全隐患排查工作。

但就在《通知》公布后不到2个月,广西南宁街头一台起步售价接近18万的云度π3发生自燃,有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和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做背书的云度新能源在官方回应中宣称“正在成立事故调查组积极调查事故原因且没有暂停销售云度π3的计划”。

据公开数据,云度π3从2018年上市到2019年6月共计卖出1903台,约占云度新能源整体份额的23%。

8月13日,一台停靠在快充站内的欧拉 R1发生自燃,欧拉相关人员回应称“不排除充电桩原因导致起火,最终事故原因还需等待正式的调查结果。”作为本土汽车品牌长城旗下的纯电动分支,欧拉品牌今年上半年累计销量为2.7万台,此次自燃的欧拉 R1在不到三个月内累计卖出超过1.8万台。

电动车更安全?

相比被大火摧毁为空壳的Model S,特斯拉对自燃事件的被动行为与埃隆·马斯克的不屑一顾才是将消费者信心碾压为齑粉的两大原罪。

被供职于《彭博商业周刊》的资深科技记者阿什利·万斯(Ashlee Vance)叫做“硅谷钢铁侠”的埃隆·马斯克曾在社交媒体上释放过这样的论调:媒体对特斯拉自燃事件的报道有过分渲染之嫌,每年数千起燃油车自燃致死事件视而不见,却对一次没有人员伤亡的特斯拉车辆自燃事件采用双重标准。

“特斯拉起火的可能性比内燃机低了500%,”马斯克说,“因为内燃机携带大量易燃燃料,为什么没人提到这一点。”

彼时,车主对马斯克的质疑之音便不绝于耳,“当特斯拉用数据和比例去推脱责任的时候,对于购买特斯拉的人来说,比例是100%。生命面前,怎么能用数据来说话。”

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纯电动车兴起,“自燃”始终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话题。

虽然传统燃油车也有自燃事件,但是电动车的自燃——跟所有新鲜事物一样,显然被摆到了放大镜之下。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张啸林则认为,对待自燃的态度是否积极,处理事故的信心是否坚决,行动采取的是否及时,甚至可以直接影响到融资,“没有人会把钱投给不负责的企业,”张啸林说,“尤其是当它的产品是汽车。”

尽管蔚来在初创之时,中国媒体习惯性将其称为“中国特斯拉”,并将CEO李斌与马斯克进行平行类比,但李斌对这样的描述始终不认同,他在ES8北京鸟巢上市后态度坚决地告知媒体:“蔚来不是特斯拉,我也不是马斯克”。

毫不犹疑宣布召回4803台ES8的背后,是李斌相当朴素的想法,他在6月27日召回当天于蔚来APP上发布的《让大家担心了》一文中写道,“不敢辜负大家的信任,所以(蔚来)采用更换电池包的方式来消除安全隐患,虽然是代价最高的一种方法,但却是让我们最安心的方法。”

在今年7月的交付中,ES8和ES6的数量分别为164台673台。截止7月,蔚来的交付总量为8379台,与4至5万台的年度目标尚有距离。

李斌直言不讳“将电池制造能力放在首位对生产和交付结果产生了重大影响。”

蔚来质量副总裁、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沈峰则提供了另一种视角,他认为刚斩获“造车新势力首次大规模召回”成就的蔚来反而创造了一项行业记录——在一个月内完成近5千台车的召回与重新交付。

新能源的烦恼

一组来自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NDANEV)的调查结果将电动汽车行业的安全问题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份名为《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大数据安全监管成果》的报告显示,自今年5月以来,新能源汽车国家监管平台发现新能源汽车安全事故79起,涉及车辆96辆,其中65%的事故车辆为乘用车。

在发生起火事故的新能源汽车(已查明着火时的车辆状态)中,41%的车辆处在行驶状态、40%的车辆处在静置状态、19%的车辆处在充电状态。

从动力电池类型看,86%的事故车辆使用三元锂离子电池、7%的事故车辆使用磷酸铁锂电池;在已查明着火原因的车辆中,58%的车辆起火源于电池问题,19%的车辆起火源于碰撞问题。

面对电动汽车频繁出现燃烧而暴露的安全缺陷时,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认为,解决安全问题依然是首要关键。“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数已经已连续四年第一,”他说,“但还是要认识到我国新能源汽车正处在培育期向成长期转变的关键时期。”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则将新能源汽车自燃定义为“综合性事件”,需要从多方面综合研究管控。“对于极少概率的自燃事件,消费者不要恐慌,理性看待。”崔东树补充道。

安全标准脱节

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清华大学教授宋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认为,“特斯拉自燃可能与之前快速高速充电相关,但也暴露出汽车的电池管理系统没有做好”。

随着电动汽车在市场上的逐渐普及,电池材料的能量密度与安全隐患存在着正相关的关系。但电池材料的能量密度同样与汽车的续航性正相关,消费者对于电动汽车的长续航肯定是刚需,但这种刚需又让消费者面临不少的隐患。

作为业界标杆,特斯拉在电池设计、电芯上代表着世界上最高的水平之一,就是这样它在目前还出现了如此多的问题,这不由不让我们怀疑高能量密度的电池风险是否无法避免、整个电动汽车行业的安全隐患是不是更大。

《电动汽车观察家》总编辑邱锴俊说,“目前新能源汽车的技术在不断创新的阶段,监管部门很难做到前置审查。像这样的技术的突破,或者说创新的这种应用,更大的管理或者说约束还在于厂家自身,我们只能从结果去追溯它。

当然,在电动汽车电池、“超级充电”上面的安全隐患也在国家政策层面得到关注。

2019年1月,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就《电动汽车安全要求》、《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电动客车安全要求》3项强制性国家标准进行了公示。这3项强制性国家标准将成为新能源汽车产品报批准入的基础要求。不过到目前为止,这3项强制性国标尚未宣布执行。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还公布了《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将家用电动汽车的动力总成和主要零件纳入汽车“三包”责任。按照新的修订稿,如果电动汽车发生质量问题引起的电池起火,电动汽车厂商“必须退换车“。

此外,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还拟对电动汽车电池衰减做出规定,要求生产企业在“三包”凭证上明示电池衰减限制和对应测试方法。

整体来看,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标准与各汽车厂商的产品更新速度是脱节的,要想真正做到电动汽车安全有标准可循,仍然任重道远。

从兴起之时,电动汽车就一直持续享受着多方给予的格外呵护,过江之鲫般的新旧势力间崛起与跌落大戏此起彼伏。随着自燃这样与安全密切相关的隐忧开始在市场中缓缓积蓄。

上至现象级的硅谷新生代创业教父特斯拉,中至引得无尽争论与质疑的本土头部造车公司蔚来,下至走低价短续航路线的云度与欧拉,都无一例外地落入了燃烧的陷阱。

燃烧的结果无非两种:获得一层更坚硬的外壳或者化为灰烬。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5)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9)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