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日】从街头滑向奥运会的滑板兄弟 | 箭厂

2019年08月02日 12:23 A
2016年,东京奥组委宣布将滑板纳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竞赛项目,滑板运动迎来了重要转折,从街头滑板成长起来的孙坤坤、高群翔两兄弟,面临这些比赛,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2016年,东京奥组委宣布将滑板纳入2020年东京奥运会竞赛项目,滑板运动迎来了重要转折。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滑板的孙坤坤和高群翔兄弟俩,为了争夺奥运入场券,将在赛场正面交锋。

文/點點

 

1.

孙坤坤已经记不清这是他参加的第多少场滑板比赛。

今年是孙坤坤接触滑板的第十一年,滑板比赛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但是这一次的比赛,可能是他滑板职业道路上最关键的一个关卡,因为这是国家滑板队的选拔赛。

通过十年在滑板赛场上的打拼,孙坤坤被认为是国内碗池项目最优秀的滑手之一。他在2018年代表国家参加了印尼的亚运会的滑板项目并拿下了第五名的成绩,并在2018年的全国滑板俱乐部积分榜上稳居第一的位置。

这一次的比赛,在很多人看来,孙坤坤进入国家集训队应该是稳的。

对于孙坤坤来讲,进入国家队是应该的,他想要的是以冠军的头衔进去。但想要拿到冠军,他不得不面对一位他再熟悉不过的老对手,他的表弟,比他小五岁的全能滑手高群翔。

在孙坤坤接触到滑板之前,五岁的高群翔已经跟着爸爸拿着滑板走南闯北了。在高群翔七岁的时候,北京大兴的极限运动公园WOODWARD开幕,高群翔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他的偶像,滑板巨星Tony Hawk,那是他记忆里滑板梦的起点。

与Tony Hawk在差不多的年龄开始滑板,高群翔比偶像在年幼的时候就开始品尝到赢的滋味。2017年,年仅十五岁的高群翔拿下了国内迄今为止单次奖金额度最大的滑板比赛「G-SHOCK全国职业滑板争霸赛」的冠军,把十万元的奖金收入囊中。那晚比赛的主持人开玩笑说,高群翔一定是全场最有钱的十五岁少年。

 

 

2.

在孙坤坤十二岁那年,他过年去大伯家走亲戚,刚好碰上了表弟高群翔。那是孙坤坤第一次看到滑板,他也想试试。意外的是,并不像很多第一次接触滑板的人上去就摔个屁股墩儿,他居然第一次上板就稳稳地滑起来了。

高群翔的爸爸,也就是孙坤坤的姑父高勇在发觉儿子的滑板天赋之后,一直在往这条路上培养高群翔,他对侄儿的表现也很惊讶,不久,他送给了孙坤坤人生中第一块滑板。

高勇想把儿子送去滑板条件更发达、氛围更浓厚的地方练习,于是在2009年的时候,他说服孙坤坤的爸爸,把表兄弟俩一起带了出来,在曾经被称为世界最大的滑板场SMP的边上租了个房子。

表弟高群翔有着“疯子”一样外放的性格,孙坤坤要安静得多。他的老家在咸阳市西北边的白良寨村。小时候,他会跟帮妈妈去地里看西瓜,他记得晚上的西瓜地里能看到很多星星。他的哥哥念完中学就去外地打工了,他爸爸觉得这样挺好,“年轻人就该多出去闯,待在家里是学不到一毛钱东西的”。

当12岁的孙坤坤决定跟着姑父去上海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滑板好玩。以后能天天在外面玩,不用在教室里待着,多好。“一开始,孙坤坤其实是高群翔的陪练,”孙坤坤的爸爸说起,“不过这小子还挺争气。”

比弟弟年龄大,入门又比弟弟晚,小时候的孙坤坤就知道自己得加倍练习。

“孙坤坤知道自己没有很多滑手玩得好,但是他愿意努力去练。有时候,为了练好一个动作,他会连练好几个小时不休息,直到练好为止,”兄弟俩儿时的启蒙教练之一波比老师评价道。

 

 

3.

开始玩滑板两三年之后,孙坤坤也开始获得一些赞助,跟着弟弟一起在全国各地参加比赛,收入不稳定,但是也够维持生活。

2016年,对于滑板运动和兄弟俩来说大概都是颇有转折性的一年。将在2020年主办奥运会的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宣布将滑板纳入2020年奥运会体育竞赛项目。

一时间,国家各省份开始组建各自的省集训队,滑板赛事也如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国家体育总局也与中国轮滑协会推出了中国滑板俱乐部联赛,采用积分赛排名制为奥运会培育和选拔运动员。

为了拿到更多的积分,孙坤坤几乎不会漏掉一个比赛。在比赛最集中的时候,他几乎每个月都要跑一个省份。

2017年的全运会,孙坤坤在街式和碗池项目上分别斩获了银牌。那会才十四岁的高群翔也以高分拿下了街式的第三名,但由于年龄过小而无法被记入成绩。

兄弟俩的滑板成绩一路高歌猛进,在2018年6月的亚运会滑板国家队选拨赛上,孙坤坤拿下了碗池项目的冠军,高群翔则拿下了街式的亚军和碗池项目的季军。他们都赢得了首次代表国家参加国际性赛事的入场券。

 

 

4.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滑板的设项和比赛模式与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完全一致,因而也被视为是滑板登台奥运之前的一次彩排。那一次,孙坤坤的在国际赛事的名次又一次领先弟弟。

然而随着赛事密集增加,在19年2月过了二十二岁生日的孙坤坤开始感受到了身体愈加容易劳损和受伤,每一次受伤之后的恢复周期也可见地拉长。这对于他在比赛中可以选择的动作难度和每次摔倒后的可承担的风险程度,都是巨大的打击。

迈向十七岁的高群翔开始在各个赛事上频频夺冠,而且常常是街式和碗池项目双管齐下。不到五年的年龄差异,在兄弟俩身上开始显示出影响。

曾经,对于这对兄弟来说,滑板是最简单的快乐。他们可以每天在广场滑上十个小时,回去挤一张床铺,第二天接着出去滑,日复一日。

这一次,即将举办的奥运会国家队选拔赛,则是兄弟俩走向更大的世界性舞台的敲门砖。也是兄弟俩再次一较高下的舞台。

滑板进入奥运会项目给他们带来的不单单是职业生涯的快速发展,走向巅峰之后随之而来的有荣耀、金钱和诱惑,也有伤痛和失败。曾经的简单热血的青春光景在时间年轮的碾压下飞速逝去着。滑板可能带领他们去向的未来,也变得更难以预测了起来。

这一次,兄弟俩共同面对的比赛会有怎样的结果呢?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曾经我也是一个滑板少年”

 

 

 

 

<img _width="540px" alt="" class="rich_pages" crossorigin="anonymous" data-copyright="0" data-cropselx1="0" data-cropselx2="540" data-cropsely1="0" data-cropsely2="569" data-fail="0" data-ratio="1.05390625" data-s="300,640" data-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3BHOXRgibALeA3x2xx3thI5mRFpvPybqY1EJpW4MohWr0MLeicsMLzj7bKicALYJrsAwRtSSeV9ay0ElsvLh5JJsQ/640?wx_fmt=jpeg" data-type="jpeg" data-w="1280" data-cke-saved-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3BHOXRgibALeA3x2xx3thI5mRFpvPybqY1EJpW4MohWr0MLeicsMLzj7bKicALYJrsAwRtSSeV9ay0ElsvLh5JJsQ/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3BHOXRgibALeA3x2xx3thI5mRFpvPybqY1EJpW4MohWr0MLeicsMLzj7bKicALYJrsAwRtSSeV9ay0ElsvLh5JJsQ/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align:="" center;=""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height:="" auto="" width:="" 540px="" visibility:="" visible="" !important;"="">

 

来源:箭厂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