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体验官】俯瞰协和广场,遥望巴黎铁塔,在巴黎瑰丽体会法式古奢

2019年08月01日 08:00 A
如果要选一座最能匹配瑰丽奢华气质的城市,那我选巴黎。

记者 | 严之俊

编辑 |

1

人们很难不爱上巴黎这座城市,没去过的人或许会流连埃菲尔的浪漫、憧憬塞纳河的熙攘、期待卢浮宫的珍藏,而去过的人则会告诉你,他们喜欢的巴黎,就是一种雍容和气度,是一场流动的盛宴。

你应该去欧洲看看。帮我个忙吧。去巴黎……住克利翁大饭店,到马克西姆餐厅吃一顿好的,点一份厚厚的牛排,再来一瓶香槟酒。

《世无定事Nothing Lasts Forever

西德尼·谢尔顿

对于酒店爱好者来说,这场盛宴就犹如穿过无数殿堂一般:宫殿酒店的牌匾在巴黎已经发到了第十一块,代表着法国酒店评级五星级中的最高荣誉,也是最能代表这座城市所承载的历史奢活的印证。当然有高傲的,旺多姆广场的丽兹酒店(Ritz Paris)在错失之后就再无视这一必属的殊荣,或许在他们眼中 Ritz 本身就比所谓的 Palace 评级高一档。不远处的协和广场,另一家巴黎老牌克利翁大饭店的态度就更柔和一些,同样错失先机的他们如今已将 Palace 认证的铜牌挂在了大门口,翻新后的老牌酒店克利翁大饭店也有了一个后缀:巴黎瑰丽。业主方和瑰丽保留了克利翁大饭店(Hôtel de Crillon)的本名,和纽约瑰丽酒店(The Carlyle, A Rosewood Hotel)一样,都代表着其承载和传承着一段别样的历史。

杜乐丽花园中的摩天轮拆除后,协和广场附近已经看不到任何高层建筑。广场边上伫立着一对柱式双子宫殿,这是世界顶级建筑师 Ange-Jacques Gabriel(1698-1782) 的杰作。这两栋宫殿按路易十五世的要求所兴建,之后成为 Count de Crillon 家族府邸。恢弘大气并带有巴黎人独有的浪漫色彩,双子楼就这样伫立于协和广场一侧,见证了两代君王的更替、法国大革命,到拿破仑帝国的兴衰以及《凡尔赛条约》之下国际联盟的诞生(1946年解散)。1909年,由建筑师华特·安德鲁(Walter-André Destailleur)将其中一栋改建成了酒店,沿用了 Crillon 家族名称,取名为克利翁大饭店。 

说到让克利翁在当下再次大放异彩的时刻,我们绕不开名媛舞会 Le Bal des Débutantes。其创办人 Ophélie Renouard 其实是无心插柳的,当年还在克利翁酒店工作的她最初只是想做一个酒店集团的活动创意(当时酒店还归属于法国Taittinger集团,2005年被喜达屋资本收购),1992年举办的第一届舞只是想通过名门走秀的噱头来筹集善款。后来的舞会只是当初这个想法的延伸。不过这不但成就了一段名门佳话,更是让克利翁的名声始终保持在高端人群的视线之中。

酒店在 2010 年被沙特皇室从喜达屋资本集团手中以 2.5 亿欧买下。来到了 2013 年三月,瑰丽酒店集团得到沙特业主的青睐,接手克利翁大饭店的改造项目,这座曾经的荣耀之殿正式关门谢客,进行了长达四年的翻新。沙特王室花费了两亿欧来重塑这座“宫殿”,负责这次项目的建筑师是 Richard Martinet,他创立的 AFFINE DESIGN 工作室包掉了很多巴黎酒店的翻新建筑与室内设计项目,包括有巴黎半岛、巴黎乔治五世、巴黎香格里拉、巴黎迪士尼酒店等等。

除了 Richard 之外,酒店还邀请了一众艺术家和设计师加入翻新,目标则是要将酒店的历史与现代融合为一,展现法式的奢华。修旧如旧说来简单,但保留什么,更替什么都有着相当的讲究。克利翁正式关闭之后共收集出了 4000 件物品用于拍卖,酒店里的床榻、窗帘、红酒以及瓷器均成为拍品出现。最终总成交额 600 万欧元被用于修复工程。保留下的则有一些公共区域的陶瓷浮雕、水晶吊灯与大理石地板等。

协和广场是巴黎最核心的区域之一。所以酒店的出行完全不用担心,无论是步行、地铁或者打车都十分方便,边上就是协和广场地铁站。你如果热衷购物的话,出了酒店边门右转便是 Fauboug Saint-Honoré 大街,各类大牌专卖店林立,可以一路走到蒙田大道和香榭丽舍大街继续买买买。要去景点的话,最近的是杜乐丽花园、橘园美术馆和马德莱娜教堂,卢浮宫也不远。周边美食有法餐老店“马克西姆 Maxim’s”,就在边上的皇家路上,吃个名气和氛围吧。个人还推荐老牌舒芙蕾专门店 Le Souffle,离酒店不远,提供全品类舒芙蕾,还有正餐可以吃。

Le Souffle

无疑,克利翁大饭店依靠着古今三位建筑大师的合力成为所有巴黎顶级酒店中最正气的存在。室内环境则由黎巴嫩女艺术家 Aline Asmar d’Amman 带领旗下工作室 Culture in Architecture 联合三名巴黎艺术家担纲设计。色调上,设计师为了与外观统一,并没有使用过多跳色与奢华色,而是着重在建筑外观(米黄色、灰色)和深色的搭配,金色作为点缀。当然业内开花的设计师很难吸引大众的目光,邀请时装界的凯撒大帝 Karl Lagerfeld 参与的两间套房就更显得噱头十足了。

浪漫和自由是巴黎的象征,但对于精英人群,他们还有更多的标签,这些都能从瑰丽所选择的大牌设计师身上映射而来:严肃、谨慎、优雅。可以说他们是最能代表顶尖巴黎设计精神的一批人。瑰丽的居家理念在很多区域有所展现,包括 Concierge 的开放式休息区域,电梯口的沙发椅、书籍、壁画等等。这一理念其实与克利翁当年将宫殿与居家融合的概念本身也完美契合。最终,宫殿酒店需要的恢弘感与居家理念揉捏在了一起。

老佛爷套房

电梯正前方的休息区是瑰丽居家理念的体现之一
“The best hotel room in the world”_Tim B, Hotel de Crillon, 1993

相比建筑的恢弘,酒店的入口显得格外低调,但至少有三到四名保安和门童将你迎入酒店。巴黎瑰丽是长廊式大堂,入口左侧是独立办理入住的Check-in房间。这里作为会客厅的功能,同时也将酒店宫殿华丽的部分展现给了住客。四散而开各类酒店历史相关的摆件和图片诉说着历史,管家在与你闲聊时不紧不慢的完成登记。长廊左侧有开放式的 Concierge 区域,右边则是几家餐厅,一通到底。永远有电梯在一楼等待这点印象很不错,服务员会在不同区域互相交接住客的行李。管家送入房后也详细介绍了房内的设施以及亮点。

Check-in Room
总有电梯在一楼等着住客

此次入住升级到了 Premier Suite,着实让人惊喜,57平米的空间,步入式的小长廊将客厅与主卧隔开。墙上的装饰画都是雕塑和建筑风,更显历史感。

客厅有长沙发搭配单人沙发,用的是灰色和蓝色的色调。Minibar 有巴黎瑰丽定制的皮棕色 Nespresso 胶囊咖啡机、“米其林标准”品牌 Christofle 的餐具茶具、还有瑰丽著名的调酒手册。工作台区域,欢迎果盘里有四个橘子,略显简单,文具盒上放着法式古董车的模型,盒子里有常规的明信片、信封信纸和旋杆银笔,还有一个溜溜球供你玩耍。沙发桌前则摆着香槟和欢迎蛋糕,让之前欢迎果盘的寡淡显得无法苛责什么。玻璃纸镇嵌入了克利翁先前的黑白相片,压着手写的欢迎信。还有一大本卓别林图册配有放大镜,算是古典居家的装饰品了。

主卧比想象中空间小一些,但床的尺寸倒是一点不含糊,几乎占据了大半的空间。银质闹钟和皮质置物小盒尽显巴黎奢华古风,床头有欧式插口以及分离出的USB接口。操控台标示清晰简洁,窗帘遮光很好,空调声响适度。枕头和被子使用了高端法国百年老牌DROUAULT,会将你的姓氏提前袖在枕套上,床垫软硬适中,一夜好梦。

要说不足之处的话,比如为了格调,整体房间灯光偏暗,加上园景房的自然光一般,也看不到什么景色。

窗口望出去的园景

浴室的面积对于老建筑来说是很大了,当然受限于空间问题,要做到香港瑰丽这样双花洒和双手池不太可能。不过基础的干湿分离还是做到的,分出了浴缸、马桶以及淋雨三块区域。酒店并没有配备智能马桶,或许是不想和古奢典雅风太过违和吧。出热水的速度极快,还配备了地暖系统。洗手台和浴缸正前方都嵌了镜面电视。漱口杯精致想拿来喝水。洗浴备品是巴黎品牌 Buly 1803,在巴黎有三家专卖店,香港、日本、韩国等地都有分店。备品盒是蓝色漆木制,里面配有润肤乳、漱口水、牙膏等。地上放着的银色编织毛巾桶也颇具特色。

酒店整体服务还是很井然有序的,但晚上回房后竟然发现夜床没有开,电话沟通后出去逛夜巴黎,一个多小时回来后,我与克利翁又重归于好。床头柜有一段抽出式桌板,简直就是为夜床服务天然而设,不用担心空间不足的问题。两晚的入住但洗浴备品没有更新,对于喜欢带备品回家的酒店控来说有点伤心,安慰自己是为了环保吧。客房清洁在整洁性方面没有瑕疵,散落在卧室和客厅的各类充电线也都缠绕得体。

此行没吃到 2018 新晋米其林一星的 L’Ecrin,在全日餐厅 Brasserie d Aumont 吃了一顿晚餐。作为 Fine Dinning 来说,服务员的领位、介绍、侍酒、换盘都做的到位。口味方面,点了鹅肝冷盘、生蚝以及五分熟牛眼肉。印象较好的是生蚝吧,不过显厨艺和食材的牛眼肉并没有让人惊艳,有些可惜。

巴黎瑰丽的早餐应该是巴黎所有酒店中最贵的了(75欧/人),那自然对其要求可以稍许严厉。半自助式的菜单可选择的花样不少。自助区域摆满了烘焙制品、水果和谷物,不过我两天都没有去拿,因为菜单上的呈现已经足够丰富了。先端上的面包盘已经可以吃个半饱,两天分别点了西式传统的本尼迪克和欧姆蕾。味道尚可,没有太多惊艳之处。第一天早餐吃到一半碰着酒店的消防演习,服务员说因为是历史建筑,所以是强制所有室内人员参加消防演习的,走出酒店晃了一圈,可惜回去后已经把没吃完的早餐撤走了。看了下时间,快接近中午,可以理解。

巴黎酒店的价格普遍都不便宜,当然克利翁这类尤甚。奢华酒店自有其衡量性价比的标准。最常拿来与巴黎瑰丽比较的巴黎丽兹和乔治五世四季的浮动价格暂时都比瑰丽要高一些,所以也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酒店本身性价比合理,只是可能在餐饮方面有些许弱势。最值得消费的推荐巴黎瑰丽的下午茶,生意火爆,可要记得提前预约。

克利翁巴黎瑰丽的加分项目出奇的多:据说入住可以免费熨烫三件衣裤(+0.1);瑰丽的房卡一直是一大特色(+0.1);泳池是巴黎瑰丽的打卡区域之一,即便不游泳,过来看一眼也绝对惊艳。设计灵感源自海洋,墙面上是艺术家Peter Lane创作的壁画,还有海洋元素的装饰物,屋顶是透明,有自然光照入(+0.1);Sense Spa 已经被打造成了瑰丽的知名SPA品牌。酒店中还有巴黎著名发型设计师 David Lucas开设的理发沙龙。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专为男士而开设的复古 Barber Shop,by La Barbière de Paris 以及皮鞋护理 Shoe Care Salon, by DEVOIRDECOURT,讨好精致老男人的奢华酒店可是越来越少了(+0.1);会议区域更是传承了历史,三间悠长历史的房间供各式会议活动之用,大露台直面协和广场,各种活动绝对体面(+0.1);健身房相对来说比较普通了,只是起到了功能作用。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记者拍摄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5)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