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意见】《两个弗里达》:来看墨西哥最有名的一字眉女人

2019年06月24日 14:00 A
“弗里达本人是个共产主义者,一直梦想来到中国,今天我替她将梦想实现了。”

《两个弗里达》

本文涉及微量剧透,请谨慎阅读。

弗里达是谁?

这位女士实在太知名。如果你去墨西哥旅游,就会在大街小巷看到她的画作和照片。之前大热的动画片《寻梦环游记》里也有她的身影——一个一字眉的女人,帮助米高一家潜入了歌神的演唱会。

《寻梦环游记》中的弗里达

弗里达·卡罗是一位知名的墨西哥女画家,左翼共产主义的拥护者,以及一个一辈子都受到心理和生理双重折磨的女人。1925年,弗里达乘坐的巴士与一辆电车相撞,她的脊椎被折成三段,颈椎碎裂,一只脚也被压碎,病愈过程中她画了第一张自画像。1929年,弗里达与墨西哥壁画运动三杰之一迭戈·里维拉结婚。

后来,她回忆自己的过往表示:“我一生经历了两次意外的致命打击,一次是撞倒我的街车,一次就是遇到Rivera。”画作《两个弗里达》就画于她忍受痛苦并试图自我欺骗的分裂时期。

但电影《两个弗里达》和画作既有相似性又有不同。据导演Ishtar Yasin Gutierrez表示,这部她用时8年打造的作品其实不止两个弗里达。除了电影中的两个女主人公,曾在剧院中多次饰演“弗里达”的导演本人也是第三个“弗里达”。

画作《两个弗里达》

影片主要讲述了两个女人之间超出友谊的情谊,并用想象绘制了一幅死后世界的图景。来自哥斯达黎加的护士朱迪丝·费列托,在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洛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一直照顾着她。在弗里达18岁那年,她在骑车时被一辆公交车撞倒,严重的车祸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弗里达的情况愈发恶化,几乎只能拖着残破的身体卧病在床。护士朱蒂斯完全以一种溺爱的方式照顾着弗里达。她为弗里达穿衣,喂弗里达吃饭,甚至给弗里达弹吉他。

据导演表示,这部作品是从弗里达画作《受伤的鹿》得到的灵感。片中还穿插着《蒙着面具的女孩》《摩西》《受伤的桌子》《卡罗日记》等弗里达元素和内容。谈及自己的创作经验,导演表示有时候感觉不是自己执导了这部作品,而是弗里达引导她做出了电影。

海报中不止两个弗里达,还有一个蒙着面具的女孩

在影片中,观众不难看到导演作为女性在表达中特有的温柔和细腻。她试图通过回忆、咏叹、意象来拼接弗里达的晚年生活,以及她与护士朱迪丝·费列托之间分身关系。但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导演,曾经的舞台剧演员,影片常常会出现舞台感和舞台腔,琐碎的情节和意识流的剪辑也容易让观众感到困倦。

与《寻梦环游记》类似的是,《两个弗里达》也探讨了墨西哥文化中的死后世界,最后的洞窟聚餐几乎可以说是全片最为惊艳的部分。苏联航天员尤里·加加林、哲学家卡尔·马克思以及拉丁美洲已逝去的名人们接连现身。跨时空的交流和《国际歌》大合唱显得非常有灵气。

影片描绘了死后世界(图源:预告片截图)

影片的另一看点则在于墨西哥色彩的呈现。在画面和镜头上,导演采用了雨水、剪纸、人偶、烛火等南美洲特有的意象来烘托影片的神秘氛围。在观看电影时,观众常常会感觉置身在一幅热切奔放、艳丽抢眼的油画中。这或许和拉丁美洲热爱色彩,喜欢各种强烈和大胆的颜色有关。大量的背景音乐也被运用到片中,音乐成为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传达背景信息的重要部分。

但也正是由于强烈的民族色彩,影片对于不熟悉拉丁美洲文化、对故事性要求较高的观众并不友好。这种不解会在最后的宴会处达到顶点,国际歌和左派人物的出现让人看到电影在承载女性主义之外还有其他的隐喻。

实际上,弗里达·卡罗本人就是一位共产主义者。故事背景也与“1910革命(墨西哥革命)”有一定的关系。当时墨西哥的知识分子受到苏联革命和史前原住民的影响,产生了激进的左翼思想和对天主教的不满。不少画作,尤其是壁画都反映工人阶级的潦倒生活和社会不公现象,渗透着无产阶级的斗争思想,反映了对革命、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的褒扬。

这或许也是导演Ishtar Yasin Gutierrez希望把影片带到中国,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进行展映的原因。“弗里达本人是个共产主义者,一直梦想来到中国,今天我替她将梦想实现了。”

推荐指数:推荐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2)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