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他19岁抢劫被判无期,54岁贩毒被判死缓

2019年06月24日 08:30 A
李元一生两次入狱:19岁因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54岁因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判死刑缓期执行。2018年11月,他进入南汇监狱第二天便被告知要住院——他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动脉血管堵塞和胆囊肿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刘素楠

李元一生两次入狱:19岁因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54岁因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判死刑缓期执行。

上海市南汇监狱集中收押老病残服刑人员。2018年11月分流到南汇监狱当天,李元进行了体检,第二天就被告知需要住院——他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动脉血管堵塞和胆囊肿瘤。

医生告诉他,如果像以前一样继续吸毒,他恐怕早就死了,现在待在监狱里,远离毒品,他还能多活几天。

在南汇监狱,涉毒服刑人员都收押于三监区。副监区长黄浩透露,三监区一共有18名涉毒服刑人员,罪名大多是贩卖、运输、非法持有毒品罪。吸毒成瘾者往往伴有一些并发症,比如牙齿烂光,还有些人靠毒品减轻疾病带来的痛苦,形成恶性循环。很多涉毒服刑人员的家庭分崩离析,入狱后面临亲情缺失的问题。

相比其他人,李元还算幸运,他的家人从未放弃过他。

李元的青少年时期被裹挟于混乱的时代当中。“所有人都打架。”他说。15岁那年,他初中还没毕业,就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进了少管所。19岁时,遇上“严打”,他因抢劫罪,被判无期徒刑入狱服刑。他被移押到西北服刑,虽然离家远,李元的家人却经常给他写信,他母亲和哥哥姐姐千里迢迢去探监。李元在监狱里度过了青年时代,最终在34岁时刑满释放。

离开监狱后,他回到了上海的家里。两年后,凭借在监狱里学到的厨艺和管理能力,他开了一个小饭店。几年时间不到,小饭店变成了大饭店,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月入十几万元。他也和朋友一起做投资,生活越过越好;结识了一位女朋友,感情趋于稳定。

他的人生眼看着步入正轨,却又急转直下。

6月19日,南汇监狱为涉毒服刑人员组织了一次心理团训活动。摄影:刘素楠

2008年左右,李元和朋友到夜总会玩,第一次接触到了毒品。朋友将一小包白色粉末状的海洛因放在桌上,用锡纸吸食。他感到好奇,也觉得花不了几个钱,以为尝试一点点不会上瘾,便跟着吸了几口。这几口让他感到飘飘然,很轻松,舒服。

“那时候赚了点钱,也对自己的约束放轻松了。再说玩一点不要紧,也不贵。”他回忆。隔三差五他就参加朋友聚会,过了大约一个月,他发现自己成瘾了。“不搞不行,浑身难受,腰酸背痛,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毒瘾一发作,他觉得再吃两个海洛因就好了,如此循环往复,他深陷其中。

过了一年多,李元想戒毒。他自费去上海嘉兴自愿戒毒中心,去了3次,每次一个月。“刚回来还可以,但不吃药了,马上又感到不行。想戒却戒不了,生理有依赖了,不抽的话人不舒服。”李元说,毒瘾起来的时候,骨头里像有蚂蚁在爬,恶心想吐,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后来,他又去了广州白云自愿戒毒中心,“这个地方蛮有名”。两年时间他去了十几趟,一次待半个月,还有专门的督导协助戒毒。但和在嘉兴一样,在戒毒中心当时戒了,一出来又抽上。“人在社会上不一样,还是能接触到这种东西。”

他们称毒品为“东西”,买毒品就是“拿东西”。李元每个月买毒品的开销多达上万元,一两年下来,再也没有心思经营饭店,很快他就将饭店盘了出去,最后连自己住的房子也卖了。几年时间,他在毒品上花掉了几百万元。

2013年左右,他买不起海洛因了。几个朋友都在“搞这个”,他便加入了贩毒的行列。“当时根本没有想过贩毒罪行更重,就顾着自己。”李元说。那一年,他的孩子出生,女朋友希望他戒完毒再领结婚证。他口头承诺戒毒,但实际并未成功过。

2015年的一天,他正在和朋友吃饭,突然冲进来一群警察,将其抓获。“没想过会被抓到,当时觉得自己卖得不多,拿东西的人又都是认识的。”李元说。

法院宣判那天,听到“死刑缓期执行”的时候,他的家人在旁听席上发出了一阵哭声,李元一下子傻了。同案犯中,有一人被判死缓,一人无期,一人获刑15年,一人获刑10年。一审判决后,5个人表示不服,全部上诉,但李元心里有数:“基本上没什么用,形势很严峻,自己做的事情总归要还的。”最后,上海高院裁定,维持原判。

涉毒服刑人员在心理团训活动中分别写下过去和未来三件大事。摄影:刘素楠

2018年11月底,到南汇监狱的第二天,李元就被通知住院。他患上了心脏病、高血压、动脉血管堵塞和胆囊肿瘤,自己却没有感觉到身体已经变差。“如果不是监狱挽救,我也早没命了。”死缓、对年幼孩子的牵挂和疾病像三座山压在心头,李元感到心事重重。在他入狱之前,母亲的身体就不太好。失去自由之后,他再也没有母亲的消息,等到家人来探监,他问及母亲的情况,家人不说。

刚入狱时,李元一度感到绝望。即使摘掉了“死刑”的帽子变成无期,他还要再花几年时间再摘掉“无期”的帽子;即使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他也需要服刑到80多岁。后半生,就这么一眼望到头了。

南汇监狱倡导在希望中改造,然而不少老年服刑人员都面临希望渺茫的处境。三监区副监区长黄浩介绍,南汇监狱提出了“七个一”活动:打一个亲情电话,写一封家书,看一场生命教育电影,唱一首红歌,养一盆绿植,参加一个折纸兴趣小组,参加一个粽编小组。“通过这样的活动,我们希望把服刑人员的注意力转移到改造当中,这些活动对于平复他们的心理波动很有效果。”

6月19日,南汇监狱为涉毒服刑人员组织了一次心理团训活动。监狱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的民警魏全会穿上了更具亲切感的白T恤和卡其色休闲裤、白色球鞋,在三监区主持活动。

“请大家在白纸上先画一条直线,在直线上画一个点标记为今天,标记点的左边代表过去,右边代表未来。”魏全会引导服刑人员进入“生命线”游戏,“左边写三件过去发生的对你影响重大的事件,好与不好都可以写,再在右边写上未来最希望发生的三件事情。”

大多数人在左边写上了结婚、生子、吃官司、母亲去世等事情,在右边写上了早点回家、身体健康、家人平安等。

少年入少管所、青年首次入狱,李元那时岁数小,没什么心事。老年再次入狱,他感叹道:“讲起来很多东西还是人心作祟,自己放松了。接触前觉得也没什么,现在才知道毒品的厉害,要拒绝毒品,远离毒品,不要去尝试。”

李元的孩子每个月都来监狱探望。等孩子长大,他希望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她。

(李元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3)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79)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