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内蒙古造车还未“实锤”,莫干山基地存在被回收风险

2019年06月19日 11:00 A
根据《备忘录》,如果双方在签订备忘录三个月内未达成最终协议,备忘录的条款将失效。这意味着贾跃亭的造车项目能否落地呼和浩特还是个未知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每日经济新闻 段思瑶

2

“合资公司落地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沙尔沁工业区一事主要由第九城市推进,一切以该公司的口径为准。”6月17日,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6月10日,第九城市对外宣布,已与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沙尔沁工业区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签署战略合作磋商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双方将就FF和第九城市所共同成立的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在沙尔沁工业区的落户及发展,进行战略合作。该备忘录有效期为3个月。

但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称,“项目正在接洽中,就像网上说,签署的备忘录有效期是3个月,这个时间里我们要深入了解彼此,看条件能谈妥,才决定合作。”

根据《备忘录》,如果双方在签订备忘录三个月内未达成最终协议,备忘录的条款将失效。这意味着贾跃亭的造车项目能否落地呼和浩特还是个未知数。

莫干山基地有被收回风险

事实上,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是贾跃亭选定的第三块汽车制造基地。前两块基地分别为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经济开发区(莫干山基地)和广州南沙保税港区(南沙基地)。

根据FF与第九城市签订的协议,FF将提供其在中国的土地使用权作为新合资公司的生产基地。但南沙基地已在去年年底与恒大“和平分手”后归恒大所有,目前FF手中只有莫干山生产基地。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乐视汽车耗资2.79亿元,拿下莫干山高新区北部砂村区块创业大道北侧“2013-006-1”地块用于汽车制造,占地面积1351亩。2017年4月,乐视汽车又购入该区域的6块工业用地约679亩。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第九城市向美国证券交易会(SEC)提交的文件中明确,FF向合资公司提供其或关联公司的资产产权以及资源,但不包括莫干山政府直接或间接持有的资产和权益。

如果第九城市与FF的合资公司最终落户呼和浩特,FF莫干山基地或将被当地政府收回。“如果一切不能按原计划进行,土地要被收回也是没办法的事。”上述FF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留莫干山基地的土地使用权。”

公开资料显示,FF拥有的莫干山7块地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块约90.04公顷,约定竣工时间为36个月。以2016年12月开始奠基计算,到2019年11月正好满36个月。

《土地管理法》规定,原批准用地未在约定时间内完成竣工,若非政府方面原因,当地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有权回收土地使用权;若申请使用权延续,则视延期原因来判定是否批准延期竣工。

“在合资公司确定落户呼和浩特市前,很多事情均存在不确定性。”一位接近FF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合资公司真的落户呼和浩特市,对于FF来说会是一件麻烦事,公司还要给德清经济开发区相关部门一个说法。”

关于莫干山基地具体使用情况,记者通过多种途径联系第九城市,但截至发稿前均未获得回复。

与呼和浩特仅签订意向协议

今年3月,互联网公司第九城市与FF签订协议,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等领域展开合作。“合资公司的成立等事宜皆由第九城市执行。”FF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表示。

三个月后,FF与第九城市合作的造车项目有了新进展。打开第九城市官网,一篇名为《九城与呼和浩特签订合作备忘录 与FF合资公司获得资源及资金支持》官方消息稿映入眼帘。

根据《备忘录》,第九城市和沙尔沁工业区将共同设立新能源产业基金,第九城市及其下属企业出资不低于5亿元(包括购买工业用地、商业用地的资金),政府出资不低于15亿元(包括资金补贴、基础设施、其他商业配套建设等)。同时,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还承诺通过推荐地方产业基金及银行联合提供无息、贴息或低息贷款支持,为新能源项目提供40亿元的项目融资。

此外,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将为合资公司项目预留不少于5000亩土地供应,并支持合资公司获取新能源乘用车整车生产资质。

“包括55亿元资金在内的要求均为对方提出,但具体如何落实、能否落实则是‘两码事’。任何要求都可以提,我们能不能落实,一切还是未知数。”上述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称。

第九城市尚未完成2亿美元注资

事实上,自从与FF建立合资公司以来,第九城市便开始加速布局新能源,布局范围从电动车生产制造、充电运营平台到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

公开资料显示,5月27日,第九城市宣布通过旗下子公司和充电桩运营平台深圳驿普乐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驿普乐氏)签署合资协议,双方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双方签订的合资协议,九城将以现金入股,占合资公司80%股份;驿普乐氏则以专有技术作价投入合资公司,占20%股份。

随后,6月17日,第九城市再次对外宣布,公司及旗下全资子公司已经和电动汽车动力电池及新能源储能和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科信动力系统设计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动力)及其大股东卡姆丹克太阳能集团达成投资协议,第九城市将以换股方式获取科信动力的股份,入局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新能源储能系统及电池管理系统等产品生产及运营。

但加速布局新能源的第九城市当前资金状况并不理想。根据第九城市2018年中报,公司报告期内的总营收仅为2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33.63%;报告期内净利润为-1100万美元。而转战新能源,被第九城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朱骏认为是该公司从一家互联网公司向高科技出行生态公司转型的机会。

据了解,在2009年第九城市失去了《魔兽世界》的代理权后,第九城市发展就急转直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的十年时间里,第九城市连续6年出现亏损,累计亏损额达20亿元。

一位接近FF的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坦言,第九城市预注入与FF合资公司的6亿美元并不一定由九城一家公司投入,或将在后期联合其他投行一起向合资公司注资。

第九城市在4月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第九城市将与香港投行尚乘集团(AMTD)及美国投行马克西姆集团(Maxim)在香港开启路演,并与多位投资人及香港投资机构进行会谈,拟分三期募集6亿美元。

据了解,根据与FF达成的协议,今年6月份,第九城市将完成对合资公司的第一期资金注入,注入资金金额为2亿美元。

但上述FF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接到有关第九城市向合资公司注资2亿美元的消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5)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4)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下载界面APP 订阅更多品牌栏目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