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上海服刑者:千里寻幼女,白发终聚首

2019年06月16日 09:00 A
曾经千里寻找亲生女儿的服刑人员王兵,终于要在父亲节前夕,亲眼见到女儿。这将是女儿出生8年以来,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刘素楠

曾经千里寻找亲生女儿的服刑人员王兵,终于要在父亲节前夕,亲眼见到女儿。这是女儿出生8年以来,他们第一次见到彼此。

这是上海市宝山监狱准备的一个惊喜,王兵并不知情。6月12日,离父亲节还有4天,宝山监狱举办“有你才有家”2019年度父亲节主题活动。宽敞的会议室被分成了四部分:舞台区、监狱领导及媒体座位区、服刑人员和探亲家属座位区、服刑人员座位区。

他被安排在服刑人员和探亲家属座位区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宝山监狱邀请了23个服刑人员的家属前来参加活动,在这23名服刑人员旁边,空出了为家属预留的座位。

上午将近9点,家属入场。前排的服刑人员忍不住站起来回头张望,他们挥舞着手臂,招呼自己的家人过来。

王兵没有回头,也没有起立。此前,主管警官告诉他,监狱在努力联系他的小女儿,但路途遥远,孩子年龄又小,能否成行仍是未知。因此,当家属入场时,他一动不动,“肯定都是别人的家属”。

家属入场之后,安静的会议室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一对老夫妻带着小孙子与儿子团聚,那孩子4-5岁光景,带着鸭舌帽,并未对父亲显示出兴趣,而是看着前面的大舞台,露出新奇的神色。

一个身穿黑裙的年轻女人拉着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儿,一溜烟儿小跑到丈夫身边。她的裙子里套着一条西装裤,脸上笑容洋溢。尽管监狱事先已提醒家属穿长衣长裤,但仍然有部分家属忘记,监狱不便把千里迢迢赶来的家属拦在大墙外,民警只好把自己的长裤借出去。

另一个女人和长辈同来,找到丈夫的那一刻,她话未说出口,眼圈已经泛红。一位服刑者张开手臂将家人挽住,对着民警的相机镜头咧开嘴大笑。

偌大的会议室被前来探亲的家属和服刑人员的交谈声填满,泪水、笑容伴着嘈嘈切切的人声,一种感人的温馨扑面而来。有人悄悄说了一句:“年龄越大,越看不了这种场面。”

6月12日,上海宝山监狱举办“有你才有家”2019年度父亲节主题活动。宝山监狱供图

王兵旁边的座位仍然空着,他心里隐约觉得女儿可能来不了了。

2003年,他和女朋友以一种极具戏剧化的方式相识:他曾在温州一企业担任厂长,因债务问题被免,与前妻离了婚。之后,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征婚启事,对方称自己是香港人,坐拥亿万家产,想寻找有管理经验的男伴。他以化名联系对方,假称自己是厂长。两人接触之后,开始同居生活。

2004年,女友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2008年5月起,两人以帮助代购“低价进口高档轿车”的名义,骗取巨额购车款后,将其中部分用以购货搪塞,部分供其挥霍。因为无法按时交货被债主追债,为“填窟窿”,2009年10月到2010年2月,两人又向王兵工作过的某温州公司法定代表人谎称“香港富家女获得巨额遗产,需要投资公司”,又同样以代购“低价进口高档轿车”的名义,诱使其向王兵女友的账户汇款人民币数千万元。

2010年,王兵案发被捕,最终因诈骗罪获刑15年。王兵女友作为同案犯,因为有孕在身而被取保候审。2011年,在生下小女儿后,她企图逃匿最终被抓获,后来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该案一度在上海“轰动一时”。

2012年,王兵和女友双双入狱,两个女儿失去父母庇护,成为事实孤儿。2013年1月,王兵进入宝山监狱服刑。在一次亲情会见上,他才从女友曾经的驾驶员处得知,大女儿已被一位好友领走抚养,但小女儿妮妮无人照顾。

曾有多位好心人收留抚养过妮妮,但最终她被送往了北京太阳村。这是一个公益慈善组织,十多年来一直无偿代养代教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不久,一位上海法官将妮妮带回家,表示愿意抚养孩子。王兵与她签订了助养协议,同意将妮妮放在法官家,一切费用则由法官出。

2013年,王兵第一次见到了小女儿的视频资料。“那时就一岁多,才一点点大,在地上跑。”他心里感到很难受。“那么小就失去父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在身边,感到很愧疚。那位法官真是好人,她自己还有一个孩子要养。”6月12日,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在上海法官家里,妮妮度过了5年安定的生活。她上了幼儿园,学会了ABC和123等启蒙知识。到了2017年,妮妮该上小学。由于户口在江西,她在上海迟迟无法报名上学。法官为此感到着急,联系王兵。王兵想起女友的亲戚是上海人,便给女友写信,尝试走通户口这关。然而,寄出去的信石沉大海。

他只好建议法官再把孩子送回北京太阳村,“在太阳村一定能上学”。当年6月,为了能顺利接受义务教育,妮妮被送往江西太阳村鄱阳湖儿童救助中心。

几经波折之后,王兵突然与女儿失联了。他数次写信给江西太阳村,却杳无音讯。有一天,他梦到自己回家,看见了两个女儿。梦里的妮妮和大女儿长得极像,但见了一面之后,梦里的他就再也找不到女儿们了。

2018年,宝山监狱开展心理健康调适活动,播放电影《解忧杂货店》。随后,宝山监狱让服刑人员写下自己的担忧,监区与监区互相交换,看看谁能帮忙“解忧”。王兵写下了寻找女儿的愿望,主管民警得知后逐级上报,这件事获得了监狱的重视。

宝山监狱九监区党支书、监区长梅钱荣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服刑者的教育改造过程中,他们发现,导致人们犯罪的原因不仅仅是他们缺乏对法律的敬畏,更是因为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的缺失,监狱希望用亲情唤起服刑人员的责任感。“王兵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提交求助报告后,我们监狱非常重视,找到了江西太阳村,最终联系到了他的女儿。”

今年4月,宝山监狱综合治理专职民警李洁在网上找到江西太阳村的联系方式,电话没有打通。她又询问当地司法所,还通过114查询联系方式,最后找到了一位在江西太阳村工作的黄老师,加上了她的微信。

“请问是否有一位叫妮妮的8岁女孩在你们这里?”李洁问。黄老师告诉她确实有一位这样的女孩,她传了一些照片和视频过去。王兵看到后非常激动,日夜担忧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父亲节前夕,宝山监狱便邀请妮妮来上海探亲。

6月12日上午9时,父亲节活动正式开始。服刑者改造宣誓、监狱领导致辞之后,一监区服刑人员带来了合唱《忘记我》。主持人李洁在串场时说:“父爱,有时意味着‘忘记我’。”歌词写道:“忘记我,仿佛我从未出现过。路过我,迷失在熟悉的街头。冲刷我,沉溺在记忆的漩涡。亲吻我,如初次见面时一样。”

王兵和小女儿之间,还没有温暖的回忆,没有熟悉的感觉,没有初次的见面。

活动进程过半,李洁将王兵请上台,让他讲述千里寻亲的故事。“将近两年多,一直没有消息。我一直很担心,毕竟小孩太小……”说到此处,他哽咽了,“我作为一个父亲,对不起她。”2011年5月14日小女儿出生,从她出生到现在,他从来没见过她。

李洁问:“你梦到过小女儿吗?”

“我经常梦到她。”王兵说。

接下来,李洁请他观看一段视频,名为《等着你》。视频其实是一个图片合集,一个小女孩在太阳村艺术团学习乐器,去超市逛街,光脚踩在草地上,戴着红领巾去敬老院看望老人,上央视节目,在游泳池游泳,穿着校服在教室里写字,和同学们在一起开心地笑……

“江西太阳村学校期末考试快到了,不知道她能不能来。”李洁话音刚落,黄老师牵着妮妮的手,从会议室的大门走进来。掌声响了起来,不少民警、服刑人员和家属噙着泪,湿了眼眶。

王兵默不作声,泪水在眼里打转。他的目光跟随着妮妮,从大门追到了舞台。她穿着无袖的黄颜色刺绣裙子,头上扎了个蜈蚣辫,眼睛大而有神,不胖不瘦,看上去健康阳光。黄老师教她打招呼,她对王兵喊了一声“爸爸”,然后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黄老师走到她身后,把她往爸爸身边推了推,妮妮的左手掰着右手手指,咬着嘴唇,眼皮一抬,打量了一下父亲的模样。王兵试图拉妮妮的手,她却顺势将手里的照片送给了他,他伸出去的手只好落在了孩子的肩上。

王兵第一次见到女儿。宝山监狱供图

王兵千里寻亲,终于得以团聚。现在他已经年过六旬了,稍显瘦削,发须微白,眉毛却又密又黑。女儿不再是那个小不点,她长高了很多,很漂亮,像他年轻时候的样子,眉眼间也有她母亲的影子。

“有什么话想对爸爸说?”李洁问她。

妮妮拿着话筒,有点儿害羞,她转过身看了看黄老师。在黄老师的鼓励下,妮妮对着王兵说:“爸爸,我爱你。”说完之后,妮妮往日坚强的小脸上再也止不住流下泪水。最后,王兵紧紧拉着女儿的手,走下了舞台区。

他抱着女儿。女儿把脸贴在他胸口,哭了许久。“小孩看到别人有父母,越来越大之后肯定能体会到自己没有父母的这种感觉,可能觉得这么多年没有父母陪伴,很委屈。”王兵猜测。

不哭之后,妮妮把自己在作业纸上写的一封信送给了父亲。“两年级的小学生,字写得蛮漂亮了。”王兵说,“她说想爸爸,爱爸爸,说她会好好学习,要我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妈妈。”她还小,不知道妈妈和爸爸分别关在不同的监狱。

后来,黄老师鼓励她给父亲跳个舞。王兵感到很欣慰,女儿是一个爱动爱唱爱表演的孩子,性格开朗活泼。

据黄老师介绍,江西太阳村鄱阳湖儿童救助中心专门救助服刑人员子女、单亲家庭子女、孤儿、特困家庭孩子等特殊困境儿童。目前,从幼儿园到初中的适龄儿童有100多个,救助中心成立13年以来共救助了600多个孩子,最早救助的一批孩子不少已经大学毕业,她便是其中一个。

2017年,救助中心十周年之际,她接手了妮妮的照管工作。妮妮顺利上学,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到了晚上,孩子们就住在救助中心的宿舍,每个房间有爱心妈妈照顾日常生活起居。“太阳村有一个小艺术团,她很优秀,会唱歌跳舞,上台也不会紧张,很落落大方。”

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妮妮说最喜欢花木兰,因为她勇敢。妮妮喜欢唱歌,容易流泪,“今天流泪是因为伤心”。第一次见到爸爸,她不觉得爸爸老,“爸爸都是这样”。她觉得他又高又瘦,希望爸爸多吃一点,多长点肉。

主持人、监狱民警李洁采访王兵。宝山监狱供图

妮妮的故事,并不是服刑人员子女遭遇困境的个案。

梅钱荣呼吁社会关注、关爱服刑人员子女,防止服刑人员子女步其父辈后尘。“总的来说,对服刑人员子女的救助尚未成体系。在上海,有一些公益基金会正在做这类事情,宝山监狱每年都有获得助学资助的服刑人员孩子。”当天,上海市爱心帮教基金会捐赠了1000元给妮妮。

此次父亲节活动之后,宝山监狱九监区党支部或将与江西太阳村进行共建活动。“太阳村所做的慈善事业是一个崇高的事业,我们领导也非常支持,很多民警也想为慈善公益事业做贡献。接下来,我们会和江西太阳村携手共建。”梅钱荣说。

每年,太阳村艺术团都会举行探监活动,开展亲情帮教。黄老师透露,她打算在今年暑假带江西太阳村艺术团来上海举办探监活动。

妮妮打算以后经常写信给爸爸,如果没有信纸,就用作业纸来写。“我还不知道电话号码呢!”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主管警官告诉她:“我们会告诉你的。”

“你今天开心吗?”界面新闻记者问道。

“开心。”她一边回答一边点头。

此次初见,王兵如此承诺女儿:“你现在好好学习,等上了初三,爸爸接你回家。”

(王兵、妮妮均为化名)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14)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41)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