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二十多年的审判:梵蒂冈“三号人物”因娈童事件在澳获刑六年

2019年03月13日 20:16 A
“我很难对这一结果感到安慰。感谢法院承认了我作为一个孩子所遭受的伤害,但我的心不能平静。”

资料图:2014年9月,罗马,梵蒂冈前财务主管佩尔出席会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刘芳

当地时间3月13日,梵蒂冈前财务主管兼教皇方济各的顾问佩尔(George Pell)在墨尔本被判6年监禁,罪名是在1996年12月和1997年1月猥亵男童。

自此,佩尔成了因对儿童性侵而被判有罪的最高级别天主教神职人员,也是第一位红衣主教。根据判决,佩尔将在监狱服刑至少3年零8个月,然后才有资格获得假释。目前,这位前梵蒂冈“第三号人物”已否认罪名并提出上诉。

根据澳洲保护性侵受害者的相关法律,受害人的姓名不能公开,该案中两名被害者分别被称为J和R。

首席法官基德(Peter Kidd)称,佩尔在圣帕特里克大教堂的圣殿里对J和R的行为是“无耻和强迫的性攻击”。他说:“两名受害者在被侵犯过程中有明显的痛苦。并且他们知道被虐待的过程还有目击者,这使他们感到了更深的耻辱。”

“我认为这些虐待和违法行为情节特别严重,”基德法官说,“你的行为充满了惊人的傲慢。”基德法官认为,这种傲慢来自于佩尔和受害者之间权利的极度不平等。

梵蒂冈第三号人物佩尔和教皇

1996年,佩尔成为墨尔本新上任的红衣主教。澳大利亚国家电视台(ABC)调查新闻Four Corners本月4日播出的节目称,当时墨尔本主教管区的恋童癖神父比其他地方多,佩尔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重塑公众对天主教会的信心。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佩尔说:“我们希望(通过最新的举措)减轻受害者及其家属的痛苦。我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举措将有助于解决这一可悲和令人深感遗憾的问题。”

而事实上,佩尔自己就是他所说的可悲的问题。新闻发布会几个月后,佩尔在周日弥撒后对本案的受害者实施了性侵。那年他们13岁。

根据澳大利亚检方Crown Prosecutor的指控,佩尔暴露了自己,让第一个男孩蹲下。接下来佩尔对第二个男孩实施了性侵。在整个过程中两名男孩都曾多次要求离开,但想到自己在学校的奖学金和佩尔的地位,两人都未在第一时间告诉任何人。

在被性侵的第二年,第一个被性侵的男孩开始吸食海洛因,性格也开始变孤僻和叛逆,从此拒绝和家人的交流。2014年,这名受害者死于海洛因过量,年仅31岁。而他也把当年的秘密带进了坟墓,这就是本案中的受害者R。

R的去世显然给当年同时被侵犯的J带来了巨大冲击。在R的葬礼上,J将当年的往事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当即联系了天主教性侵幸存者组织Broken Rites。自此,墨尔本警方便开始了调查,直至将佩尔从梵蒂冈传唤回澳大利亚接受审判。

2019年2月26日,佩尔从墨尔本当地法庭走出。

在最终被判的五项罪名里,佩尔被陪审团认定一项强奸儿童罪名成立,另外四项为猥亵儿童罪。

J的律师沃勒(Vivian Waller)表示:“我的当事人经历了一段很长的旅程。和许多幸存者一样,他也经历过抑郁、孤独和与各种问题的长期抗争。在这类工作中,我们经常看到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小时候信任了一个觉得应该害怕的人。这对他们今后的人际关系有长期的影响,幸存者很难信任那些真正值得信任的人。”

根据Four Corners调查记者米利根(Louise Milligan)的调查,佩尔的行为绝不是一次例外。他对自己的权力是如此的自信,以至于习惯性地将自己暴露在儿童面前。在当天的节目中,有三名已过不惑之年的幸存者证明,佩尔曾和他们玩“游泳池游戏”或“更衣室游戏”,一丝不挂地对他们进行猥亵。

迪格南(Damian Dignan)是佩尔性侵的幸存者之一。在2016年接受米利根采访时,他已有酗酒问题并不幸罹患白血病。当时,警方已经就他的指控对佩尔提出控告,但迪格南于2017年1月死亡,终年47岁。

佩尔的性侵受害者迪格南。图片来源:ABC

另一名佩尔性侵幸存者马纽门特(Lyndon Monument)也常年和毒品斗争。他的哥哥没能经受在学校被性侵的痛苦自杀身亡。马纽门特在采访中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吸毒,为了让痛苦消失。我永远不会伤害自己,因为我爱我的家人和孩子,但我真的不喜欢活着。我不在乎(明天)会不会被公交车撞死。我不会做任何伤害我孩子的事,所以我只是继续战斗。”

佩尔的另一名性侵受害者马纽门特。图片来源:ABC

在审判结束后,受害者J通过律师沃勒发表了一份声明。他表示,“目前,我很难对这一结果感到安慰。我感谢法院承认了我作为一个孩子所遭受的伤害,但我的心不能平静”,因为这一时刻已经被佩尔的上诉“蒙上了阴影”。

J还表示:“作为一个艰难的选择,我向警方报告了一名位高权重的人的违法行为。我为受害者挺身而出提供了证据。”

已经去世的受害者R的父亲也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他表示:“这个判决没有办法换回我的儿子。我本来期望判佩尔20年,但是至少他被关起来就不能再伤害任何人了。我觉得我儿子的生命就因为这个人两分钟的快感被浪费了。”

 对于挺身而出的J,受害者R的父亲对《悉尼先驱晨报》表示:“我想给他一个拥抱。他小时候就是个好孩子,现在是一个了不起的男人。”

一名在法庭外观看庭审现场直播的性侵受害者Michael Advocate(化名)表示,相比受害者所遭受的痛苦来说,佩尔的刑期实在太轻了。

他说:“受害者们将以最支离破碎和痛苦不堪的方式度过一生。这就像是试图用一条永远不会修复的断腿来生活。”

2月下旬,教皇方济各曾召开首个旨在防止神职人员性侵的主教会议。教皇在会上提出21项惩罚实施性侵行为的神职人员、保护儿童安全的建议。

“天主圣洁的子民正在看着及等候具体且有效措施,而非只是谴责,”他说,“让我们倾听年幼者的呼喊,他们要求公道。”

同样为性侵受害者的Michael Advocate在法庭外哭泣。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佩尔案审判这一天,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发表声明说:“ 今天我的心和所有被唤起旧时创伤的澳大利亚人在一起,和所有那些因为娈童的痛苦而痛失家人的澳大利亚人在一起。我们永远不能低估一个幸存者寻求正义所需要的勇气和毅力。”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8)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