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b专注东南亚网约车市场 正和滴滴谈自动驾驶合作

Grab主席Ming Maa表示,“在我看来,实现自动驾驶是迟早的事,我们非常关注自动驾驶企业,无论是中国的百度还是美国的Drive.ai,它们在技术方面有许多进展,我们和滴滴也正紧密联系,商谈在自动驾驶项目上的合作。”

 

文/吴睿婕

6月13日,丰田汽车公司宣布向东南亚打车企业Grab投资10亿美元。据Grab介绍,这是有史以来汽车制造商在全球打车行业中最大的一笔投资。据悉,丰田公司的一名高管将加入Grab的董事会。

对此,Grab主席Ming Maa表示,作为全球汽车行业的领导者,丰田的投资展现出了他们对Grab在东南亚推出的各项移动服务的信心。

6月7日,Ming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他表示,过去的15个月对于Grab来说是具有突破性的。“我们的业务范围从之前的34个城市迅速扩展到217个城市,我们的服务也从单纯的打车服务延伸至送餐、移动支付等等。此外,我们预计今年Grab的年营收运转率(revenues run rate )将达10亿美元,这也是第一家东南亚的科技公司达到这个目标。”

此外,就Grab最新的业务进展、与Uber和Go-Jek两大对手的竞争。以及对东南亚市场出行行业的展望等问题,Ming也作出了相应的回应和分析。“现在的东南亚与之前的中国和印度非常相似,市场机会非常巨大,但这里的技术人才仍不足,这也是我们将面对的挑战。”他说道。

期待与中企合作开拓东南亚市场 正和滴滴谈自动驾驶合作

《21世纪》:Grab正从一个提供打车服务的企业转型,不断扩大服务类型,目前Grab正在开发什么服务?预计在什么时候正式运营?

Ming Maa:多模式出行(multimodal)是我们正在开拓的业务,简单来说,我们将在Grab的APP上为乘客提供组合式的出行方案,以上班路程为例,用户在APP上利用GrabPay一键下单付费,就可以出门坐接驳车到地铁站、乘坐地铁、再从地铁出口打车至目的地,三个步骤无缝连接,不需要再分别在公交车或地铁上买票,或是在出了地铁后还要花10分钟叫车。我们意识到,要想真正提高出行的效率,一定是将公共交通和私人打车服务连接起来,以达到最优配置,并且要有高效的支付手段,否则这些都无从谈起。我们已经在新加坡推出了可承载8到12人的接驳车,目前,我们还正在和地铁公司商谈合作。

《21世纪》:Grab最新上线的服务是Grab Ventures(Grab风投),你能具体谈谈吗?

Ming Maa:Grab Ventures将在未来2年内与8-10家初创公司合作,一方面为他们提供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利用我们的客户群体,为他们提供产品推广的渠道。我们希望与许多企业建立开放的伙伴关系,关注的领域集中在交通运输、食品、物流和金融服务等行业,其中也包括中国的企业,当中国公司考虑在东南亚地区扩张时,它们将很有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助。对于Grab来说,与其他企业建立合作关系也让我们能够快速的扩大影响力。

《21世纪》:Grab Ventures对自动驾驶企业Drive.ai也展现出兴趣,Grab从2016年开始就有意愿开拓自动驾驶方面的服务了,你如何看待这一技术?

Ming Maa:收购Uber后,我认为我们将有更多精力去探索除了打车服务以外的东西,比如自动驾驶。在我看来,实现自动驾驶是迟早的事,我们非常关注自动驾驶企业,无论是中国的百度还是美国的Drive.ai,它们在技术方面有许多进展,我们和滴滴也正紧密联系,商谈在自动驾驶项目上的合作。我认为新加坡将是第一个实现自动驾驶的国家,新加坡地方虽小,但却非常有秩序,道路规划和法律法规也很完善,政府对自动驾驶也持支持态度。不过,这是一个热带国家,在这里随时都有可能下一场持续30分钟的暴雨,天气因素将成为自动驾驶最大的挑战。如果Grab要融合自动驾驶服务的话,我想应该会以混合的形式。当天气恶劣时,自动驾驶的风险较高,我们会使用常规的人工驾驶服务,当天气放晴再重启自动驾驶服务。此外,应用电动汽车也是我们发展的方向,这也将有助于我们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Go-Jek为送餐服务提供基础 收购Uber后获大量资本青睐

《21世纪》:不久前印尼打车公司Go-Jek宣布他们要进军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市场,这对Grab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如何看待与Go-Jek之间的竞争?

Ming Maa:Go-Jek是一个很好的竞争者,其实我们的规模比他们要大六倍,我们欢迎他们来到这里,良性的竞争让我们变得更好。从竞争关系上来说,Go-Jek在送餐服务上的确是领先我们的,但严格来说他们只是提供跑腿服务。在Go-Jek上,如果你用手机点餐,商家并不会直接接单,而是由系统派单给送货员,送货员去餐厅为顾客点餐,然后把食物送回到客户手中。在雅加达,很可能送货员要花40分钟去餐馆,再花15至20分钟等待食物出炉,再用40分钟送餐到家,这非常糟糕。我们收购Uber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就是其原来在东南亚推出的送餐服务UberEats,它采用的是和中国的美团以及饿了么一样的模式,将商家、送货员和用户连接起来,用户直接向商家下单,送货员只负责就近送餐,大大提升了效率。我们也很感激,Go-Jek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引导市场接受了送餐服务,为我们提供了基础。

《21世纪》:收购Uber后,除了送餐服务外,还有什么变化?

Ming Maa:这是东南亚企业第一次与在国际科技公司的竞争中获得“胜利”,在送餐服务上,我们把Uber所有的司机、乘客、食品商都带到了我们的平台上,使我们的业务从只在两个国家运营迅速扩张到现在的六个国家,我们也将成为东南亚地区第一家有较大规模的区域性的送餐服务的企业。通过合并两个平台,现在我们的司机已达到380万,用户超过1亿。当然,在过渡中也有困难,我们对挑选从Uber转来Grab的员工非常谨慎,企业文化的融合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我们原有的目标,并且招揽有同样的理念的人才。坦率地说,在收购Uber之后,的确有很多不同的投资者对我们展现出更大的兴趣,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他们看重的是我们的客户基础,想利用Grab作为他们的市场渠道来接触用户,在这个地区推出各种各样的服务并扩大市场。

专注东南亚市场 但人才短缺仍是挑战

《21世纪》:你如何分析东南亚打车市场的前景和挑战?

Ming Maa:我认为东南亚打车市场的特点有三。首先,和美国或中国相比,这里的私家车很少,尤其是在除了新加坡以外的国家。第二,这里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非常差,雅加达的人口有4000万,但在那里却没有地铁。第三,东南亚许多城市的人口密度都非常高。这三个因素使得打车服务在东南亚非常具有吸引力,我们估计,东南亚打车服务的市场规模约为250亿美元。如果我们只专注于打车,不发展任何其他服务,我们的业务依然会呈倍数增长。不过,东南亚市场的多样性是非常大的挑战之一,要想成功在8个甚至10个不同的国家中成功运营非常困难。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解决了本土化运营的问题,并且发展出了可复制的模式,以便我们在各个国家进一步推出其他业务。另外,东南亚的人才非常短缺。这里不像中国或美国人才济济,对人才的吸引力也不够,我们去年才成功从硅谷招募了员工来到这里,如果放在五年前,他们并不会想来东南亚,而是会去中国或者印度。虽然我们也很希望培养本地的人才,但考虑到我们现在业务发展的速度之快,我们还是需要从世界各地招贤纳士。

《21世纪》:Grab是如何实现本土化运营的?

Ming Maa:我们从一开始就深知本土化运营的重要性,尤其是对于东南亚的国家来说,差异已经不仅仅存在于国家和国家之间,甚至存在于城市与城市之间,道路规范、语言、消费者行为特点可能都有着天壤之别。我们在不同的国家招募当地的人运营业务,他们更了解当地市场和消费者的特点,为当地量身定做最佳的运营方案。Grab平台上有着东南亚地区内所有的交通工具,我们在印尼有摩托车,在泰国有三轮车,在其他国家我们有普通的轿车,我经常开玩笑说如果哪个国家还有五个轮子的交通工具,我们肯定也会有。这也是Uber在进入东南亚市场时做不到的。

《21世纪》:是否有考虑过开拓别的地区的市场?为什么?

Ming Maa:没有。我们只想专注在东南亚地区,在这里没有阿里巴巴或腾讯等巨头的入侵,他们在东南亚尝试过渗透市场,但并不顺利。我们关注的是有共同棘手问题的区域市场,如交通拥堵严重、现金使用率高等等,具有这些特点的市场就是东南亚。我们在此深耕,专注于提供打车、送餐、支付服务等等,市场已经足够大。如从移动支付服务来看,东南亚的零售支出非常大,而其中90%以上是通过现金,只要我们可以从这里面抓住很小的一部分市场,就已经能为我们带来非常可观的业务增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专访Grab主席:将专注东南亚市场 正和滴滴谈自动驾驶合作

最新更新时间:06/14 14:10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