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机芯片独角兽成群 挖矿GPU走弱 加密货币挖矿狂欢要散场了吗

欢乐派对总有结束的时候,而挖矿可能也不例外。

DeepTech深科技 2018/05/17 16:00 | 评论(0)A+

作者:林宗辉 詹子娴

不久前,NVIDIA 和 AMD 公布上季财报,两家公司均创下了好成绩,NVIDIA 营收 32.07 亿美元,净利达 12.44 亿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大增 66%、145%。 AMD 营收达到了 16.47 亿美元,净利为 8100 万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亏损 3300 万美元,AMD 不但转亏为盈,而且还出现可观的获利。而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两大GPU过去缠斗多年的主要业务,这一波让这两家巨头笑到合不拢嘴的洪水商机,主要就来自于加密货币挖矿热潮所带动的GPU需求。

过去 GPU 业者对于挖矿商机都十分敏感,不愿多谈,一直维持低调态度,不过,NVIDIA 在最近一次的财报发布后,终于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松口,首度将挖矿热潮转为实际的数字,对外公布单季营收中有 2.89 亿美元来自加密货币采矿的需求,占总营收比重 9%,高于华尔街预估的 2 亿美元。

而 AMD 首席财务官 Devinder Kumar 也表示,带动营收成长的双引擎一是游戏,另一就是区块链,加密货币相关的销售额占整体收入的 10% 左右。

若单以 NVIDIA 一季营收达到超过 30 亿美元,AMD 单季营收也超过 15 亿美元来看,相照之下,来自挖矿需求的收入贡献,单单一个季度就合计超过 4 亿美元水准——若与先前几年相比,这不但是成长最快,最大的领域,同时也是“从无到有”的营收新渠道。

但若要把 NVDIA、AMD 拿来与矿机专用芯片相比,其中,比特大陆 2017 年年收入就高达 25 亿美元,其单季营收则是已突破 6 亿美元水准。以此来看,或许很多人都会发现,在这一场加密货币狂热派对玩的最尽兴的,并不是还端着身份,藏着捂着不想让人知道自己靠加密货币热潮赚了多少钱的 GPU 巨头们,而是早已放开了手脚准备大干一场的矿机芯片厂们。

派对即将结束

不过,欢乐派对总有结束的时候,而挖矿可能也不例外。

面对市场对于加密货币需求的疑问,NVIDIA 财务官 Colette Kress 开门见山得说,估计本季度来自加密货币的收入约是第一季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三分之二不见了。另外,AMD 也提出了类似看法,Devinder Kumar 指出,本季区块链相关应用的绘图晶片需求将呈现下滑。

对于加密货币的前景一直是多空论战,不过从 GPU 业者的说法来看,挖矿需求开始出现降温已经获得证实。比起去年底的大热潮,加密货币在 2018 年首季的表现可说是惨烈,特别是比特币从历史高点接近 2 万美元,根据 coinmarketcap.com 上 5 月 16 日的报价为 8,225.2 美元,以太币也从高点 1400 多美元,跌至 685.88 美元。

加密货币的价格下跌,利润不如以往诱人,在矿工减少添加更多新硬件设备的情况下,显卡的价格也随之反应,目前GPU的价格虽然比到一年前的水准来得要高,但已经比今年早些时候便宜很多,不论是矿工停止购买新的 GPU,还是开始在市场上出售二手显卡,GPU 业者首当其冲。

挖矿需求冷却并不会直接反映到GPU业者的营收

很多人都会觉得,之前渠道所能买到的游戏 GPU 产品涨价幅度非常夸张,成为 GPU 业者的额外营收来源,但实际上,GPU 业者的主要获利来源是 GPU 以及相关套片(包含显存与周边料件)的销售搭配获利,渠道的溢价基本上都是渠道相关的业者吃掉,业者 GPU 并没有办法得到任何好处。

所以,当 GPU 业者先后在财报中提出一定比例的挖矿营收贡献,主要就是来自 GPU 芯片套片的出货量扩增。

而目前,游戏绘图卡的价格回稳,基本上代表了需求已经明显降温,由于游戏市场的应用需求走势相对稳定,因此基本上可视为来自挖矿的需求大幅回落,而首先冲击到的是相关的品牌商与通路业者。

另一方面,板卡产品减少,也代表 GPU 套片的需求也跟着减少,但由于品牌厂对于套片的需求预估通常都会预先规划一个季度左右,所以近来供过于求导致的降价抛售主要还是品牌业者对手上现货的调控,暂时对 GPU 业者还没有明显的影响,但下一季可能就会根据市场状况来调整订单,并反映在 GPU 业者的营收上。

对GPU业者的冲击

而就财务分析的看法,很多人会认为诸如 NVIDIA 与 AMD 的财报提到加密货币应用占其营收约 10% 这样的数字,就会直觉的认为其对两家 GPU 厂商的出货贡献也差不多等同于 10% 时,若挖矿需求下跌,甚至完全消失,那也不过是影响 10% 左右的营收。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这个 10% 的估算仅是非常粗略的计算,GPU业者的出货是透过品牌厂或渠道商,基本上他们并无法掌握确切的出货数据。主要原因在于不少一般游戏绘图卡的买家其实买了相关产品却转而用于挖矿,导致这部分的估算落差恐怕要比业者给的数据来得更夸张。

另外,面对挖矿风潮退烧,相关的二手卡市场也会对相关产品的出货造成冲击。所以我们讨论挖矿退烧的冲击时,就不能只从 GPU 业者给的 10% 数据去估算,而是必须考量到一般游戏卡的挪用比例,以及二手卡对市场产生的冲击。

若从 NVIDIA 的游戏卡营收内涵来看,2017 年之前游戏 GPU 业绩的成长主要是因为 AMD 产品偏弱势,且 NVIDIA 的游戏卡产品均价不断提升之故,而 2017 年之后,挖矿应用爆炸性成长,使用 GPU 来挖矿的使用者越来越多,情况也有了变化。

DT君认为,挖矿应用对 GPU 的需求在 2018 年第一季度已经达到最高峰,这可以从电脑产品的出货状况来推算。正常情况之下,第1季因为是电脑类产品传统出货淡季,过去游戏GPU出货也会受到相对程度的影响,然而从调研数据来看,2018 年第一季度电脑类产品出货相较前季下滑了14%,但 NVIDIA 第一季度游戏 GPU 方面的营收却几乎没有下滑,可见挖矿应用仍带来相当明显的支撑。

如此一来一往估算下来,其占实际营收的比重恐怕就不是 10% 而已,DT君认为应可能会超过 20%。

随着加密货币价值的大幅滑落,以及更经济的专用挖矿 ASIC 平台推出,在最极端的状况下,假设 GPU 的挖矿市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归零,且伴随着大量二手矿卡杀出市场,代表诸如 NVIDIA 之类的 GPU 业者,不仅要损失帐面上的 20% 的营收,还会因为二手矿卡的杀出导致产品出货进一步萎缩。

事实上,NVIDIA 自己估算挖矿 GPU 的需求,在 2018 年第二季可能会有超过 6 成的衰退,换言之,原本能够弥补 20% 左右营收的挖矿生意在下一季可能只能填补不到 8%,加上二手矿卡的捣乱,NVIDIA 的营收可能会一举被打回去年第三季的水平。

另一方面,AMD 虽然也是自估挖矿卡业务占营收达 10% 左右,但其内涵与 NVIDIA 并不相同,目前AMD有来自强势 CPU 产品的营收贡献,而投入在 GPU 产品的成本其实并不高,过去几季的 GPU 主打产品都是好几年前的老旧架构,而DT君认为,也因为这样,AMD 更愿意面对来自挖矿的 GPU 营收估算,其给出的营收比重也要比 NVIDIA 的数字更接近现实。

另外,AMD 也在财报上表示,来自挖矿,或者区块链计算的”营收比重”在第二季度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而不是像 NVIDIA 直接承认来自挖矿的”营收”会有明显的下滑,其实也颇值得玩味。

冲击不同,NVIDIA与AMD的应对之策亦不同

由于高度倚赖 GPU 产品营收,NVIDIA 对挖矿生意的动向其实相当敏感,也知道这方面的营收并不可靠,在大赚挖矿财的同时,也更深层的布局市场,期望能未雨绸缪。前段时间的 GPP 计划就是要推动合作厂商的渠道确保对强力产品品牌进行独占,收场,避免惹祸上身,徒让 AMD 坐收渔利。

也因此,提升产品出货动能的指望,就落到了新产品的布局上,根据DT君得到的消息,NVIDIA 将在 2018 年台北的 Computex 期间发布新的 GPU 产品,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上市,一方面炒热市场气氛,维持住股价,一方面则是希望通过新产品打开真正的游戏应用市场,鼓励消费者持续购买新品,而不是购买二手矿卡。

相对之下,AMD则是相当淡定,CEO苏姿丰认为:“我们没有看到二手 GPU 进入市场带来的高风险”,“在区块链上有非常多的应用以及加密货币,我们看到的是,挖矿的人会根据市场变化从一种货币转到另一种货币。”

但苏姿丰的自信其来有自,该公司目前主打产品在于 CPU 身上,通过成功的架构革新,几乎取得与英特尔平起平坐的地位,根据市场渠道调查,上半年的出货量几乎和英特尔达到同等水平,而新款产品亦即将发布,市场也预期 AMD 在 CPU 市场的咸鱼翻身,将成推动其营收扩大的最大功臣。

过去几年的时间,AMD 把研发资金都投注在 CPU 产品上,GPU 产品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 2018 年虽然还是会有新的 GPU 产品出现,但基本上只是工艺上的改良,而非真正架构上的革新,而基于新工艺的产品一开始也只会针对专业计算等高附加价值市场来推动,不走游戏市场,矿工也不会拿这种昂贵计算卡来挖矿,而游戏 GPU 则还是继续使用老旧架构来打低价策略。

基于老旧架构,低价的游戏 GPU 即便面对挖矿市场冷却,也不会有太明显的冲击,毕竟老旧架构基本上研发成本都已经摊提完毕,只剩制造与料件成本,多卖多赚,少卖也不会太亏,加上预期 CPU 市场的持续火热,AMD 的营收虽还是会受到挖矿的冷却冲击,但是在强势 CPU 产品的带动下,预计对整体营收内涵的影响幅度不会太大,至少,远小于 NVIDIA。

AMD气定神闲,NVIDIA积极奋发

当然,苏姿丰的论点并没有完全解释 AMD 目前的处境,在立场不同的情况下,其对加密货币的市场理解也未必能说服所有人。目前,确实有非常多种的加密货币,根据 coinmarketcap.com 的统计,目前大概有 1610 种加密货币,但是其中只有少数具有高利益价值,像是加密货币总市值375多亿美元里,比特币就占了 37% 左右,而且比特币,以太币这类具有高价值及流通量的货币,当其价格下跌,往往也会影响其他加密货币价格跟着走跌,再加上加密货币都有其总量限制,可挖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少,因此当矿工们可图的利润降低,自然就会减少其采购硬件设备的动机。

挖矿需求的冷却对 NVIDIA 与 AMD 的营收冲击内涵并不同,基本上,NVIDIA目前游戏 GPU 营收仍占过半,对挖矿需求冷却的反应也会更激烈,相较之下, AMD 的冷淡作为,主要是因为其 CPU 营收强势,掩盖了原本就偏弱势的 GPU 业务,加上原本 AMD 目前在 GPU 投入的研发与行销成本就少,即便挖矿市场明显消退,也不至于带来太明显的冲击。

NVIDIA 已经开始紧张了,之前的 GPP 计划只是冰山一角,但搞垄断肯定不可行,因此还是要回归产品布局,实打实的作法,才能受到市场肯定,并避免惹祸上身,第2季我们也可以看到 NVIDIA 在产品布局和营销策略上会有更积极的作为。相较之下,AMD 在游戏 GPU 市场就不会有太明显的反应,毕竟今年还是以CPU为重,确保咸鱼翻身后不会又被翻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如果加密货币在短期之内又暴涨,那 GPU 挖矿的需求肯定又会被拉抬一波,而且像以太币,门罗币这种极端排斥 ASIC 挖矿的加密货币未来重要性也是值得观察的动向,若相关币值也是持续走升,那么 GPU 挖矿的热潮就很难真正消退。

GPU是过程,区块链的长远发展仍要看未来的新计算架构

GPU 在区块链的建立过程担任过很重要的角色,不仅成为庞大的算力来源基础,也以相对 CPU 计算更合宜的性能价格比打进挖矿产业。然而,GPU 作为区块链的算力来源其实有相当大的缺点,由于 GPU 的运作功耗极为庞大,目前维持整体区块链的算力所需要的功耗已经相当于一个中等国家的规模,先不论这么多算力的投入是否浪费,其消耗的电力以及发出的热量,对于现在的地球环境是极度不友善的。

那么,维持区块链算力的来源需要坚持使用GPU吗?其实答案是否定的,目前ASIC已经用更精简的架构和更低的功耗在区块链中证明其计算价值,而随着未来包含量子计算与光子计算等新兴计算架构的发展,这些架构也都将逐步取代未来GPU在区块链中扮演的角色。

目前,量子计算和光子计算最大的功耗来源是冷却系统而非计算本身,冷却系统的功耗支出是固定的,相关计算架构的规模随着技术发展快速增加,而最重要的是,用于计算的功耗几乎等于零。没错,量子计算和光子计算在计算过程中几乎都是不耗能的,若以之取代既有的GPU架构,作为区块链的算力核心,那么理论上就可以大幅改善目前GPU计算所造成的功耗危机。

不过,用量子计算等未来计算架构来当作区块链计算核心其实还是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这些新架构的量产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而且成本高昂,没有办法像现在GPU那般平易近人,这会造成算力分布的不均衡,毕竟只有少数有钱人才有办法负担这样的架构。

其次,量子计算对密码学是一个重大的革新,尤其对建立在密码学基础上的区块链更是一大挑战,为因应量子计算的加入,整体加解密算法就要有相当程度的变革,避免因为量子计算的加入而让算力过度集中,这在过渡时期肯定会造成程度的混乱。

但无论如何,区块链走向更强大的计算架构是不可逆的趋势,现有的GPU架构过去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但未来逐渐被取代也已经是不可避免。

过去两年的挖矿热潮为 GPU 业者带来一波欢乐派对,但随着相关加密货币的价值走向正常化,矿藏量的逐渐减少,以及庞大功耗带来的争议,加上新兴计算架构的发展,让两大 GPU 业者很有默契的不在挖矿应用上做文章,也为未来GPU或许会将发展重点从计算回归绘图的方向埋下伏笔。

矿机ASIC热窝养出一群中国芯片独角兽,挖矿只是一时,算力才是未来

根据路透社日前的报道,中国,同时也是全球前 3 大矿机 ASIC 厂中,有两家公司即将在香港申请IPO,并且根据消息,这两家公司首次上市发行股票募资金额都将分别高达10亿美元,这两家公司分别是排名第二的嘉楠耘智,以及排名第三的亿邦科技(浙江翼比特)。

以嘉楠耘智与亿邦科技传出的 IPO 募资金额分别都将高达 10 亿美元来看,可以推演出的是,这两家公司不但已然是标准的独角兽公司,更是在国内少见的芯片行业独角兽。近来,在国内最受瞩目的芯片行业新创公司独角兽,莫过于以 AI IP 为核心的寒武纪,根据其最新一轮的融资活动来看,外界多半预估其整体估值已然超过 20 亿美元以上。

但相对于在 2017 年就已开始被热烈追逐,且被认为是具有深厚核心技术根底的寒武纪,不论是在矿机 ASIC 领域排名第一的比特大陆,又或是嘉楠耘智,甚或是亿邦科技(浙江翼比特),显然就没有那么“高大上”。特别是被冠上挖矿名号后,从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到亿邦科技在过去一段时间可以说是低调再低调,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些公司赚的是加密货币热潮中的挖矿财。

而在加密货币可能扰乱金融秩序,甚至是ICO项目骗局屡见不鲜的情况下,部份挖矿活动确有严格管制必要,所谓的“挖矿”,原本只是用来在区块链上进行验证交易的算法机制,但在加密货币缺乏管制,ICO乱象丛生的拖累下,也因此被污染化。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比特大陆,嘉楠耘智虽说都是从矿机ASIC起家,进而跻身成为新创芯片独角兽,但这群独角兽也很清楚,近两年单纯因为加密货币价格飙涨所带动的挖矿热终究会过去,而整体区块链算力的需求却仍将持续存在,特别是在未来区块链技术延伸到不同领域导入应用,算力架构的需求不但存在,而且更有可能进一步升级。而这也是为何包括比特大陆,嘉楠耘智都曾对外表示,其现阶段的研发重点不只在矿机ASIC,也将扩大到AI领域。

因为,不论是外界已有一定概念的AI,或者是还在持续发展中的区块链,”算力为王”都是不容否认的共识,自然也会成为这群新崛起的中国芯片独角兽锁定的下一个战场。

在国内过去一段时间对于自有芯片产业发展的热烈讨论声中,有许多不同的检讨或者建议声音出现,但却鲜少有人注意到,这群搭着挖矿热潮长成的芯片独角兽群,或许有可能会成为新一代中国芯片产业明日之星。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