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

远不止通俄门?美联邦法官支持司法部彻查特朗普竞选经理

刘芳LF 2018/05/16 22:26 A
“马纳福特不仅是和总统竞选‘有关’,他曾是总统竞选团队的主席。他曾为乌克兰亲俄党派所做的工作和他与这些俄罗斯政治人物的关系是涉及公众利益、需要公开的重大事宜。”

2017年11月,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马纳福特在华盛顿一法院结束保释金听证会以后离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官5月15日驳回了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要求公诉人撤销对其刑事指控的动议,裁定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符合司法程序,在华盛顿地区法院的刑事指控有效。

这一裁定意味着除了“通俄门”之外,美国司法部由此正式获得法院支持,可进一步调查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去年8月2日写给穆勒的备忘录中,涉及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以及之后大面积被涂黑的内容。这部分至今仍未公开的内容详细描述了罗森斯坦给予穆勒调查的范围和权限。

在备忘录中,罗森斯坦写道:“在2017年5月我发布了一个名为‘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俄罗斯干涉2016年总统大选及相关事宜’的指令,也叫2017年第3915号令(No.3915-2017)。这个指令授权你对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证实的,1)任何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和相关人员的联系或协作;2)任何在这项调查中直接出现的其他事宜进行调查。”

2017年8月2日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就第3915号指令的调查范围和权限给穆勒写的备忘录

在这份总共4页的备忘录中可以看到,第3页的内容几乎全被遮盖。罗森斯坦在这份写给穆勒的文件中指出,这是“给你的权限提供更具体清晰的描述,以下都在你调查的范围”。其中,可见的与马纳福特有关的犯罪指控内容包括“与俄罗斯官员串通协助俄政府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就职前后接受乌克兰政府政治献金”等。

马纳福特与亚努科维奇的关系早已不是新鲜事。2016年,《纽约时报》就曾报道2007至2012年间,亚努科维奇所在的亲俄政党向马纳福特秘密支付1270万美元现金的消息。

2015年1月12日,国际刑警组织网站公布全球通缉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等人的决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此,马纳福特深感不安。同样令他不安的还有那份备忘录中大面积涂黑、没有公开的调查内容。这也就是为什么在2月22日马纳福特及另一位特朗普前竞选助手盖茨(Rick Gates)因洗钱、银行欺诈、逃税等罪名在弗吉尼亚州联邦地方法院被起诉、盖茨认罪后,马纳福特不得不在华盛顿弗吉尼亚分别提起要求公诉人撤销刑事指控动议(motion to dismiss)的原因。

马纳福特和律师认为,司法部对他的上述指控不属于“通俄门”调查范围。为此,美国司法部写了一份长达53页的回复,援引了60多个经典司法案例和将近40部刑事法律法规,来陈述为什么穆勒的调查没有超出权限。司法部认为,美国宪法和成文法“不要求司法部在任命特别检察官前采取特别步骤或规则来定义他的司法权限”。

美司法部回复Manafort动议的材料中援引的大量案例截图

为了进一步解释特别检察官司法权的历史,司法部在这份文件中援引了一系列先例来证明穆勒在法律方面的权限。包括:

  • 1974年尼克松水门事件特别调查(United States v. Nixon, 418 U.S. 683, 694 & n.8);
  • 2003年前CIA高级特工瓦莱丽·威尔逊(Valerie Plame Wilson)身份被泄露事件特别调查(Libby, 429 F. Supp. 2d at 28-29);
  • 1987年伊朗军火门事件特别调查(In re Sealed Case, 829 F.2d at 52-53, 55)等。

针对马纳福特的动议,华盛顿联邦法院法官杰克逊(Amy Berman Jackson)选择站在司法部这一边。她在裁定中写道:

“我必须强调即使是在这个阶段,马纳福特依然有疑罪从无的权利。但这些指控不会被撤销,案件将进入庭审阶段。马纳福特不仅是和总统竞选‘有关’,他曾是总统竞选团队的主席。他曾为乌克兰亲俄党派所做的工作和他与这些俄罗斯政治人物的关系是涉及公众利益、需要公开的重大事宜。”

杰克逊表示,对马纳福特的调查是对竞选团队“通俄”与否的合理探索,司法部的政策条文无法支持马纳福特推翻指控,对穆勒的委任指令本身符合法规,而特别检察官也有来自上级的详细任务清单,决定了调查范围,而这个决定的权利合法。

审理马纳福特案的联邦法官约翰逊 图片来源:美联社 

查阅马纳福特的资料不难发现,他服务过的美国总统不止特朗普一人,自从1976年开始介入政治以来,他还曾服务过福特、里根和老布什总统。他的海外客户名单更令人印象深刻,除了亲俄派乌克兰政党,他的大客户还包括前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前刚果民主共和国独裁者蒙博托·塞塞·塞科(Mobutu Sese Seko)和安哥拉反政府武装领导人萨文比(Jonas Savimbi)等。

前刚果民主共和国独裁蒙博托·塞塞·塞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事实上,自2014年亚努科维奇逃亡后,FBI就已开始对马纳福特展开调查。而在四年后的这一天,美国联邦法官的裁定告诉他,针对他的全面调查还远没有结束。

来源:界面新闻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25)

分享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3)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