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谜巢》等中外合拍片遇冷 这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不过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来源:界面新闻

中澳合拍片《谜巢》

文丨James Robert Douglas(《卫报》澳大利亚电影专栏记者)

去年《战狼2》在中国收获高达8.54亿美元票房,成为有史以来单一电影市场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中国观众的经济实力再次受到世界关注,评论人士认为这会动摇北美地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的地位,影片中的民族情绪也屡被提及。好莱坞电影曾一度被批评有“文化帝国主义之嫌”,但迈克尔·贝的爱国主义情怀电影现在已经让大家对此见怪不怪了。而当中国采取和好莱坞一样的策略时,却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

《战狼2》的反响标志着中国日益显著的世界超级大国地位,中国电影的文化影响力也是国家地位的一种体现。中国电影市场的利益空间充满诱惑力,但对于西方电影业来说,与中国合作意味着要在制片上做出妥协。

澳大利亚电影业已经开始调整电影制作来适应中国的要求,目前的结果好坏参半。

“我们以好莱坞电影的名义发行电影,但实际上它们是澳大利亚电影”

在一些细节上中国对好莱坞的影响已经很明显了。比如中国明星在《变形金刚》和《X战警》里饰演配角,以及中国版的《钢铁侠3》额外加上了四分钟。不过最大的举措还是合拍片,在一些项目中,国际电影制作方与中国国家电影权威机构进行了官方正式合作。

目前这样合作的结果喜忧参半。2017年,中美合拍片《长城》在中国遭受冷遇,在美国也反响平平。由马特·达蒙来主演这部中国中世纪神话作品被批是在“洗白”。作为一个合拍大片的范例,这种模式的未来似乎并不光明。(一篇报道的标题写道:“《长城》瞄准了中美两国市场,结果却两面遇冷。”)

澳大利亚电影业也在中国身上下了赌注。2017年澳大利亚影视艺术学院奖(AACTA)增设了年度最佳亚洲电影奖项,以此彰显澳大利亚与亚洲电影行业的紧密联系,这也反映出华裔对当地电影票房日益增强的影响力。(《战狼2》在评比中获得提名,但最终输给了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去年11月,中澳电影合作拍摄协议迎来十周年。在协议下已经有8部电影获批制作,4部已经公开发行。

最新一部上映的合拍片是《谜巢》(Guardians of the Tomb),电影拥有包括凯尔希·格兰莫在内的国际化阵容。主角被困在一座中国古代帝陵之中,与一窝史前蜘蛛斗智斗勇。

《谜巢》

《谜巢》的发行公司极光影业是一家国际化的电影销售、发行公司。2012年它发行的澳大利亚电影《大海啸之鲨口逃生》在中国的票房达到2800万美元。(它在澳大利亚的票房是80万美元。)

从那时开始,极光影业在澳大利亚、中国和好莱坞的交汇处取得了一席之地。在澳大利亚银幕组织(Screen Australia)的帮助下,极光影业发起了名为“Chinalight”的联合制作项目。极光影业的澳大利亚CEO加里·汉密尔顿将澳大利亚视为中国通向好莱坞的大门。“我们不把像《谜巢》这样的电影称为澳大利亚电影,虽然它们实际上是。”他说,“我们以好莱坞电影的名义发行电影,但实际上它们是澳大利亚电影。”

但是这些“实际上是澳大利亚电影”的作品对于澳大利亚当地利益相关者来说是一种妥协的产物。他们必须接受这些由澳大利亚本土电影公司制作的电影不以澳大利亚观众为受众,在内容上也几乎与澳大利亚无关。比如《谜巢》虽然由澳大利亚银幕组织支持制作,但内容主要为中国市场设计。虽然《谜巢》在中国的电影银幕占据了2500席,但在澳大利亚仅占12席。所以为什么要将公共资金投向这些在海外生存的电影呢?

“《谜巢》完全是在澳大利亚拍摄的,”汉密尔顿说,“电影在中国只拍摄了三天,编剧、导演是澳大利亚人,用了很多澳大利亚演员。我觉得这是一种权衡。如果你用澳大利亚纳税人的钱拍摄一部只针对本地市场的本土电影,不过是在扶持国内电影行业,因为这样肯定无法收回成本。”

“大多数澳大利亚电影如果不出口就难以为继。并且与《雄狮》(Lion)这样的电影不同,大多数澳大利亚电影如果讲述的是当地的故事,它们就不会选择出口。”

在《谜巢》中澳大利亚本土的故事元素很少。中国主演李冰冰、来自美国的格兰莫和凯南·鲁兹是影片的重心,澳大利亚的肖恩·雅格逊出演配角。最具有辨识度的澳大利亚元素出现在影片开头,一队古代中国船员在与澳大利亚土著进行贸易。通过简单的画面,影片揭示了它的背景前提:在中国沙漠中心魔窟蜘蛛存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个画面也展示了文化交流的传统,同时这部电影本身也成为该过程的一部分。

《谜巢》中的凯南·鲁兹,该电影在澳大利亚拍摄

作为一部合拍片,《谜巢》不受中国进口限额的限制(中国每年进口外国影片数量限制在34部左右),并且与单纯进口片相比,影片的外国投资者获得了更高的票房分账比例(由25%上升至42%)。这部电影在中国银幕中占据2500席,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澳大利亚的银幕总和。合拍片的经济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它还有利于改善澳大利亚的就业问题。

2017年成龙的电影《机器之血》作为一部非官方的合拍片也得到了澳大利亚的支持。这部电影在悉尼拍摄,是在澳大利亚拍摄的中国电影中预算规模最大的。剧组在拍摄选址上受到澳大利亚政府新南威尔士影视基金(Made in NSW fund)的吸引,该基金称这部电影将创造200个制片岗位。

但是正如《长城》的遭遇,《机器之血》和《谜巢》在中国的票房都表现平平。2017年12月上映的《机器之血》收获4600万美元,《谜巢》自1月中旬在中国上映以来只收获了800万美元。

“有时候他们自己也不确定这些电影到底是中国电影还是西方电影”

虽然澳大利亚观众不是《谜巢》等片的目标受众,但中国电影在澳大利亚仍然有一个小规模的市场。《谜巢》在澳大利亚由一家名为Asia Releasing的公司发行,这家公司主要服务于在西方的华裔群体。公司CEO米特·巴洛认为,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在过去十年,华裔群体出现了对中国电影的明显需求。

比如2017年《战狼2》在澳大利亚收获140万美元。这个数字听起来可能相对较小,但与当地市场中更加主流的澳大利亚电影票房相比就不那么小了。(浪漫爱情电影《阿里的婚礼》在院线放映中收获100万美元票房。)去年中国电影在澳大利亚的总票房约为500万美元。中国电影在澳大利亚市场份额的扩大反映着华裔人口的增长,在澳华裔占总人口比例由2006年的1.2%上升到现在的2.2%。

去年《战狼2》在中国收获8.54亿美元,在澳大利亚收获140万美元

像《谜巢》和《机器之血》这样的电影将澳大利亚元素降到了最低,前者仅体现为澳大利亚演员肖恩·雅格逊的出演,后者体现为一个从悉尼歌剧院顶部跌落的镜头。这些电影主要的目标受众是华裔族群。“西方观众对这些电影确实没有兴趣,”巴洛说。中国留学生在观众中占据了重要比例,总体而言主要的观众群体聚集在悉尼和墨尔本。

巴洛说《谜巢》在澳大利亚的排片冷遇和它在中国票房的低迷是一致的。“合拍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说,“有时候它们会走进一个进退维谷的处境,制作方自己也不确定它们到底是中国电影还是西方电影。”

汉密尔顿和极光影业仍然在寻找下一个既能迎合中国又能创造国际吸引力的项目。他们的下一个希望是中澳合拍片《Killer 10》。这部战争题材的电影将由澳大利亚导演菲利普·诺伊斯执导。虽然涉及一个军事故事,这部电影不会出现像《战狼2》那样的现代地缘政治元素。在汉密尔顿的计划中,这部电影将成为“第一部反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美并肩作战的国际电影”。汉密尔顿设想了一个多元化的十强演员阵容,将包括中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电影明星。

他对合拍片的未来表示乐观。“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还不太成功的合拍片,”汉密尔顿说。“中国和美国也开始关注合拍片了。一旦有一部合拍片同时在中国和美国都收获巨额票房,每个人都会追逐这项事业。合拍片的浪潮才刚刚开始。”

翻译:周珣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