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镒资产郭钧之伤

2018年,郭钧52岁,身上早已褪尽过往的光芒,改弦易辙成为新三板汉镒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近期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执行逮捕。

观点地产网 2018/01/12 22:23 | 评论(0)A+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文/钟凯 李奕和

古有北宋王安石笔下方仲永,今有汉镒资产郭钧。

这样一句话以形容今天的郭钧是否贴切,抑或虽有夸大其词之意。但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年少得志之士最后殊途同归,多少令世人哀叹、惋惜。

郭钧者,房地产圈闻之也久。

外界对郭钧过往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头顶多个光鲜的光环,诸如“北大高材生”“年少得志”“明日之子”“中国房地产第一CEO”,这是行业里对他贴得最多的标签。

2018年,郭钧52岁,身上早已褪尽过往的光芒,改弦易辙成为新三板汉镒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近期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执行逮捕。

邑人奇之

郭钧的职业生涯极盛一时,从早年与地产的结缘开始。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1988年,22岁的郭钧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进入深圳市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任职。和“92派”那批人类似,这位年轻人身上透出一股不安分,改革的春风直吹得人微醺,他在党政机关单位待了不到两年,迈开双脚循着起风的方向走。

辞掉人生第一份工作,郭钧在1990年辗转加入当时尚名不经传的万科,出任《万科周刊》第一任主编。

《万科周刊》被外界冠以万科“黄埔军校”之称,主要由于历任主编陆续成为房地产界的风云人物。在郭钧之后,包括林少洲、丁长峰、全忠、姜宇、单小海等人均展现过独当一面的将帅才能。而郭钧开《万科周刊》从文转商之先河,自然犹如一颗新星受到瞩目。

郭钧崭露头角的时间是1992年——恰好那位老人的南巡讲话鼓舞了整片国土,同样鼓舞了地方改革,比如天津确定建立公积金制,为当地房地产市场的形成奠定了制度基础。王石抓住机会大刀阔斧地实施跨区域经营,24岁的郭钧被委以重任,远赴千里出任天津万科董事经理。

让一位年轻人开疆拓土,是一个冒险的决定,但王石或许看到了下属有野心有抱负的一面。郭钧的确完成了任务。天津万科先是推出城市花园、花园新城、都市花园等项目一炮打响,此后开启“圈地运动”,万科的名号最终在当地打响。

旁人于期间回忆的微小细节,展示过郭钧身上的职业经理人闪光点。诸如1993年,万科新职工首篇周刊投稿“沙里淘金,创造高潮”,郭钧前后改了五稿;1998年,天津万科收缩主流业务,通过大地产业务弥补亏损,包括郭钧在内管理层只拿70%工资。

春风得意马蹄疾,2000年3月,郭钧升任万科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及天津万科公司董事长。这一年,他年仅34岁。

不能称前时之闻

也正是2000年开始,郭钧的人生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

香港导演王家卫曾在电影里描述过人生的心态变迁,“墨镜王”说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见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2000年的郭钧便处于这个阶段。

在那之前一年,王石退居幕后,临走前把万科总经理交给了比郭钧年长一岁、同是北大88届毕业的郁亮。这种举动预示着,万科的指挥棒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与郭钧无缘。

瑜亮之争,郭钧承认或者不承认,职业天花板就在那里。

郭钧不甘心,他还年轻,要继续迈开双脚循着起风的方向走。终于在获任万科副总经理后不久,他风风火火地跳槽至华远,出任北京市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华远尽管今非昔比,但在千禧年前后可是老牌房企的代表,业界素有“南万科北华远”之称,这种地位足以匹配郭钧当时的知名度。

对于郭钧而言,或许更重要的是,华远给他的头衔是董事总经理,这种满足感也是王石在万科所无法给予的。果不其然,外界随后给郭钧冠以“中国房地产第一CEO”的美名。

或许只有到了这个阶段,管理者才会注意到办公椅上方,那把仅用一根马鬃悬挂着的利剑。

郭钧在华远走马上任后,过得并不顺利。观点地产新媒体查询过往报道,郭钧当时恰逢任志强在华远辞职过渡阶段,两人在项目拿地、奖金管理、高层沟通等多个问题上分歧严重。

矛盾最公开化的时候,任志强一度向华润(老华远的控股股东)要求罢免郭钧,郭钧则“能在董事会上获得多数支持”(源自任志强回忆录)。最后以任志强远走告终,但郭钧难言胜利者,2002年转任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后一年后,他便黯然离职。

离开国企后,郭钧的思想认识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与其打工,不如自立山头。这种理念像种吗啡般诱惑,以至于至今他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观点地产新媒体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起,郭钧担任高层的公司包括天津海贸物业有限公司、君龙东亚(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天津海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天津福圣隆商贸有限公司等,要么法人代表是自己,要么存在产权关系,业务范围则从房地产跨界到文化艺术交流等。

将上述公司名输入搜索引擎,得到的结果,大多是它们的工商注册信息,抑或被记入“企业界犯罪案件追踪”。

泯然众人矣

压倒郭钧“下海”人生的稻草,是他2007年与发妻吴东楣成立了汉镒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汉镒资产在2015年上市,官网显示公司系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机构,以不动产、服务业各类产权资产为经营对象为房产所有者、企业所有者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协助完成低效存量资产高效化配置,目前不动产资产管理经营实现资产市值超过20亿元。

2016年,汉镒资产营收1001.51万元,同比下降65%,亏损387.32万元;2017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为0,净亏损296万元,截至期末的负债为7600余万元。

2017年6月,汉镒资产涉嫌5起诉讼案件和20起劳动仲裁案件,涉及诉讼和仲裁金额超过5200万元;同时因迟迟未披露2016年年报,公司构成信披违规。

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2017年7月,汉镒资产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10月因未执行法院劳动仲裁结果被原告提出破产申请。10月25日,郭钧及其公司均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以上的种种内忧外患,为郭钧的最终走向埋下了伏笔。至12月12日,汉镒资产一纸公告披露,郭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执行逮捕措施,案件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随着“明日之子”等的最终落幕,郭钧留给外界更多的是无尽叹息。

业内人士称,万科形成的企业文化与团队合作精神在别的企业中很难找到。这些职业经理人在相对规范的环境中成长,一旦习惯万科这种操作平台,再到别的企业去做往往很难融合进去。所以,从万科出去的职业经理人难言顺利。

2018年新年钟声至今绕梁,郭钧已经52岁,从北大毕业第三十个年头。过去三十年,他的职业轨迹大致分三部分:越十年升起,而十年游荡,二十年之外,转而自立门户。

从市委纪律检查一职“入世”,到最终涉嫌犯罪锒铛入狱,不知道如今坐在铁牢里的河南汉子,回想起这段时期将作何感想。

沉舟侧畔,84派的任正非、柳传志、张瑞敏已经各占一方天地,92派的冯仑、潘石屹、易小迪陆续活跃在地产圈。而回过头来,与郭钧同届的郁亮,已经把万科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过去三十年是中国解放以来发展最迅猛的时期,有人中流击水,有人沉寂无名。

郭钧担任华润置地执行董事时,曾参加过一个活动,公开谈了北大、房地产、经理人等话题,他说这是人生到那个阶段“最重要的三件东西”。

末了,他饶有意味地对台下说,“我希望下次再来讲可以再加一个题目,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创业家’。”

来源:观点地产网

原标题:观点人物 郭钧之伤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