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们高唱着“我们不一样”分道扬镳

不管有没有FM,今天的这些网络音频平台也早就不是最初的网络电台了。

刺猬公社 2018/01/12 11:00 | 评论(0)A+

文 | 晓通

一直没下雪的北京最近格外冷,但是几家音频公司这几天在北京却非常热闹。

前天下午,刚刚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D轮融资的荔枝FM在北京举办“品牌战略升级发布会”,发布了由“熊本熊”之父水野学全新设计的品牌logo和字体。

左为原logo,右为新logo

还发布了吉祥物Teki,呃,是不是有点像大白?

熊本熊设计师水野学和Teki

紧接着的昨天下午,喜马拉雅FM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音频IP发布会”,宣布包括杨澜、郭德纲、王耀庆、郝景芳在内的多位垂直领域大咖将会在2018年推出付费课程。

2018喜马拉雅音频IP发布会现场

一个来自广州,一个来自上海,两家来自南方的音频平台在2018年开始之际相聚北京,向外界宣布,新的一年要搞点事情。

前脚荔枝FM创始人赖奕龙刚刚宣布将品牌名称“荔枝FM”中的“FM”去掉,后脚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就在发布会上回忆到,创办喜马拉雅FM自己并不想在品牌名称后面加上“FM”这个后缀。

“我觉得加上‘FM’就变窄了。”余建军回想起当初自己和公司联合创始人陈小雨有过激烈的争论。“但是又不得不加这个东西,因为用户的认知有一个过程。”

“当时我们约定,等做到足够牛X的一天,就把‘FM’去掉。”余建军说。

喜马拉雅FM或许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到足够牛,但是荔枝却是已经把“FM”这个后缀从品牌名称中去掉——因为“原有品牌名称‘荔枝FM’已经无法涵盖企业的发展愿景和使命”。

有FM还是没有FM,现在的喜马拉雅FM还是过去的荔枝FM,早就不是在同一条赛道竞技的选手。

不只是这两家,在如今的互联网音频行业中,从最初的网络电台到现在,曾经以“FM”为后缀的音频企业们都已经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大家在发展道路上已经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

音频和互联网的结合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那一年苹果在iTunes上推出“播客”,从那时起,音频媒体开始与互联网结合。从2005年到2011年,这个时间段是音频媒体对于互联网的探索阶段。

这个阶段内的音频媒体以个人播客为主,大多是独立制作传播音频内容的主播或者制作人。他们作为第一批尝试音频内容和互联网结合的人,在整体生态尚未完善的情况下,制作和分享的动力多是来自兴趣爱好。

直到进入2011年,在线音频行业开始进入整体发展的下一个阶段。

2011年到2013年,包括蜻蜓FM、喜马拉雅FM、荔枝FM在内的多家网络音频公司创建,音频媒体开始全面与互联网接轨。算上后来的考拉FM、凤凰FM、多听FM、懒人听书,FM曾有过“音频七雄”的称号。

不同于现在,音频内容可以与知识付费完美结合,在这些网络音频平台创建之初,其功能基本都是纯粹的网络电台。也就是说把以前的广播电台节目搬到了网上,可以用电脑和手机听电台节目了。

对于这个阶段的网络音频行业来说,商业化始终是不甚明朗。尽管有平台率先推出了会员付费这种模式,但是消费者版权意识的薄弱使得音频内容的付费效果不佳。

回过头来看,在商业化方面,那个时期效果最好的方法其实和传统广播时代一样,还是广告。

2014年之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音频开始和文字、视频等各种内容结合,在线音频行业开始进入所谓的泛媒体传播时代。

如果说到2013年为止,还是网络音频行业萌芽发展的阶段,那么2014年到2016年则算得上是网络音频行业竞争激烈的混战时期。

2015年11月,多家头部网络音频平台被质疑数据造假,对于音频行业发展前景的讨论一时之间甚嚣尘上。

2016年6月,考拉FM裁员40多人,撤掉音娱中心,将精力全部投入车载音频的研发。

也是在这一年,同样被融资和商业模式困扰的荔枝FM创始人赖奕龙找到经纬创投的张颖,想“跟他要钱”,张颖只对他说了五个字:自强则顽强。

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到“移动互联网电台迎来新一轮寒冬?”这样的问句。

的确,商业化模式不明晰,盈利似乎遥遥无期,基本上都还是在烧融资的钱,以后怎么办?整个网络音频行业需要一个机会来咸鱼翻身。

这个机会在2016年左右出现的,那就是知识付费。

知识付费概念其实从2015年“在行”和“得到”推出后便开始发展,2016年上半年,千聊、知乎、分答等一系列语音问答类型产品的上线,反而是一直在做音频内容的主流电台应用没有第一时间跟上。

2016年6月,喜马拉雅FM推出了奇葩说团队打造的知识付费音频产品《好好说话》,开售当天销售额达到500万。2017年6月,蜻蜓FM上线《矮大紧指北》,一个月流水超过2000万。

知识付费就这样为网络音频行业带来了变革。对于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来说,知识付费补全了在线音频行业在商业化方面的一大空缺,并且很快超越广告成为了最主要的盈利来源。

喜马拉雅FM在2016年和2017年举办两次知识狂欢节,总销售额从第一年的5088万增长到第二年的1.96亿。收入的增长使得其有底气喊出要做“知识付费届淘宝”的口号。

蜻蜓FM的关注点则偏向人文历史方面,其付费内容更多是人文、历史、艺术等注重精神陪伴层面的产品。

在这种知识付费和网络音频平台无缝结合的时候,荔枝却显得“岁月静好”,始终没怎么赶知识付费的浪潮。

因为荔枝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商业化道路,最重要的是还是很挣钱的商业模式——那就是直播打赏。

就在2016年知识付费萌芽,多数音频行业玩家都在涌入知识付费行业的时候,荔枝FM在同年10月份上线了语音直播功能,并且引入了打赏功能。

就这样,荔枝从语音直播切入,以情感类和音乐类内容为主,将礼物打赏和付费连麦等功能结合起来。

跟据荔枝公布的数据,在语音直播和打赏功能推出三个月后,直播收入就超过了1000万。在10号的发布会上,赖奕龙也公开说到,荔枝的语音直播收入已经达到1亿元规模。

没赶上知识付费的车,但是荔枝也算得上是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赛道。

四家音频平台最新融资记录

在此之外,除了考拉FM专注车载音频和车联网内容,其余的网络电台应用已经淡出了主流消费者的视野。

从2011年开始算起,网络音频行业到现在的发展也不过短短六七年的时间。经过了知识付费、语音直播、车联网这些方向的摸索,网络音频平台下一步会走向何处?

喜马拉雅FM在昨天的发布会上一口气公布了2018年将要上线的十几个超级IP,从姚明、杨澜、董路,到郝景芳、崔永元、王耀庆,涵盖了体育、财经、教育、健康等多个领域。

2017年末时曾有分析成知识付费领域的头部内容竞争也许会告一段落,转向对中长尾流量的争夺,但是从喜马拉雅FM的架势来看,头部内容或许依然会是兵家必争之地。

对于整个网络音频行业来说,也许就像余建军在昨天发布会上提到的,“整个声音市场现在还处在幼儿园的阶段,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来源:刺猬公社

原标题:FM们高唱着“我们不一样”分道扬镳

最新更新时间:01/12 12:27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