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学到了这些

以真实地样子被看见,我们才能感受到孤单得到缓解。

KnowYourself 2018/01/10 09:00 | 评论(1)A+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是瑞秋·布罗斯纳安主演的一部喜剧,以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为背景,讲述了一位家庭主妇突然遭遇婚姻危机,在机缘巧合下走上脱口秀表演之路,展现了她逐渐获得精神独立的过程。这部剧在去年年底上映,获得热烈好评,被不少影迷视为年度最佳剧集。

她的梦想,曾是做一位完美的家庭主妇

米琪·麦瑟尔出生在犹太家庭,从小到大生活安逸,到著名女校读书,学习俄罗斯文学。后来,米琪认识乔尔,两人相处融洽,步入婚姻殿堂。四年过去,他们有了一对儿女。乔尔是公司高管,米琪没有外出工作,她要做的是成为完美的家庭主妇,可谓非常努力。

米琪要时刻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对丈夫也不例外。她不想让丈夫看见自己没化妆的样子。等丈夫睡着,米琪起身到卫生间卸妆;一早她就起床,化好妆再躺回床上,为了能让丈夫一觉醒来看到美美的自己。

不仅要保持颜值,米琪还严格控制身材。她在结婚前就一直测量身材,通过节食、健身等方式将身型维持在最理想的状态。这习惯在怀孕时都没有中断。婚后四年,生过两个孩子,米琪的身材依然苗条如初。

对丈夫全方位的支持也是米琪的生活重心。乔尔喜爱脱口秀,下班后会到小酒吧义务演出。乔尔尚在初步阶段,为了能在最佳时段登台,米琪会做美味的牛腩讨好酒吧负责人。她还有一本专用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乔尔的演出状况。

如此用心的米琪想不到乔尔要离开自己。在一晚的演出中,乔尔表现很差,心情糟糕,回到家后开始打包行李,决定离开这个家。在米琪的追问下,乔尔说自己和秘书潘妮在一起了。

米琪没有多大愤怒,她想到的是挽留丈夫。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安稳又美好,自己爱乔尔,孩子也需要他,他怎么会想要离开。

难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好?米琪继续挽留,保证以后会更加努力、用心。如果是因为今晚的表演糟糕,他们可以一起改善。如此低姿态的挽留没任何效果,乔尔收拾好衣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米琪跟在乔尔身后,不敢相信他竟会这么绝情,她不敢相信丈夫出轨这类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觉得自己足够优秀,面容姣好,身材健美,厨艺精湛,温柔体贴,算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妻子,为什么还会面对婚姻的失败。

一个女人想要独立,必须冲破重重困境

伤心的米琪喝得醉醺醺,来到小酒吧取餐具,阴差阳错地走上表演台,酣畅淋漓地吐槽了自己的生活,赢得满堂彩。

米琪优秀的口才令一位酒吧员工大为惊叹,她觉得米琪应该成为一名专业表演者。

米琪觉得这异想天开,当场拒绝了。在她看到之前那些脱口秀的材料时,想到自己破裂的婚姻,她决定豁出去,试一次。可想而知,这条路将会非常曲折艰难。

米琪最先要面对的是生活的巨大改变。以前的日子非常安稳,一切都很熟悉,突然要踏足全新的领域,每个人都会有所胆怯。所以,第二天想挖掘米琪的那位经纪人来到她的家中,米琪否定了之前的想法,说那只是醉话。

米琪的父母自然不愿让女儿的婚姻就这么毁了。无论是顾及家庭颜面,还是考虑对儿女的教养,父母都希望女儿能理性地考虑问题,将乔尔请回来,恢复之前的生活。

乔尔自然也要承受他父母的压力,在折腾几天后,他无法忍受,决定重新来过。然而,米琪因为内心积压的怒火直接拒绝了。

正是这份冲动情绪,让她冲出了对婚姻的依附,迈向脱口秀表演之路。然而,米琪要面对的困难比想象中更多。

在家庭方面,父母不会支持自己做脱口秀表演者,米琪只能躲在房间里听经典录音,偷偷学习。为了观摩别人的演出,米琪要很晚才回家,父母也会以关爱之名想要控制米琪的生活作息。

在自身方面,米琪之前的人生非常顺利,除了丈夫的出轨,她几乎没遇过较大挫折。要想成为一位专业脱口秀演员,必须经受一次次尬场的打击,这让养尊处优的米琪感到非常挫败,萌生中途放弃的念头。

在社会方面,女性想要在脱口秀这一行当发展非常困难。一位前辈告诫米琪,没有人想要看到女人的才华,人们眼中更多的是色欲,要想在台上获得成功,不能以女人的身份登场,不能展现自我,必须扮演某个角色才行。

米琪没有退缩,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式。她频繁参加同事们的家庭聚会,在聚会上观察各类人的生活,摸索他们的心理,通过在聚会上的发言磨炼口才,表演水平越来越高。

与其同时,米琪发现自己作为女性在生活中、在社会上的某种困境,她的独立意识逐渐觉醒。她发觉,社会在宣传方面似乎在诱导女性将注意力放在物质消费上,而不是公共事务上,将女性禁锢在狭窄的私人生活里。

这个社会也在不断塑造着一种温柔无助的女性形象,像一个崇拜男性、等着被男性拯救的角色,从不敢提出真实的要求,将内心的欲望和才智深深压抑在体内。米琪越发无法容忍这样的氛围,也不愿继续下去,她在演出中痛斥这一切,宣扬女性的独立。

从表面上美满的婚姻生活到丈夫突然的离家,从初入脱口秀的磕磕碰碰到苦练之后的游刃有余,米琪经历的这一转变可谓是大快人心。她从围着家庭和丈夫团团转的角色脱身,对过去的自己和当前的社会有了全新认识。有时候生活的磨难带来的不仅仅是痛苦本身,也可能是一个能从固有的困境中突破的契机。米琪抓住了这个机会,完成了华丽的转身。

男性,也可能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

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在这一季的结尾,米琪和离开自己的丈夫似乎很可能重归于好。如果说米琪曾被禁锢在男权社会所塑造的女性角色里,那么乔尔一定程度上同样是这个社会潜在逻辑的受害者。

在出走的那天晚上,乔尔受到演出失败的巨大打击,他告诉米琪自己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他将脱口秀视为梦想,但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他想开始另一种生活。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米琪后来到过乔尔的新住处,就隔着一条街,他根本没有离开原有的环境,甚至家里的装修和摆设都和之前一模一样。米琪不断质问乔尔,乔尔才说出当初离开的真正原因:他觉得米琪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看自己了。

这说明,乔尔从前在妻子面前都在塑造一个被她崇拜和支持的高大形象。他担心的,不是自己在脱口秀上的资质平庸,而是这个处在家庭核心地位的丈夫形象崩塌了。

乔尔根本不喜欢女秘书潘妮,他离开米琪后,从未摘下自己的婚戒。他尝试和潘妮一起生活,主要是因为潘妮是个没什么想法、非常容易顺从的女性。当他真和潘妮相处,他才发现潘妮和自己根本无法交流。

乔尔喜欢米琪,但又害怕米琪,因为米琪太完美了。他知道,做着家庭主妇的米琪其实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她不仅美丽漂亮,还聪明、有趣,懂得讨人欢心。面对这么优秀的妻子,他感到的不再是刚刚认识时的开心,而是与她一起生活时的自卑。

乔尔一直受到这种观念的影响,即丈夫才是家庭的中流砥柱,他要在外工作,为家庭提供足够的物质资源,他还要成为家庭的精神支柱,能够灵活面对各种突发事件,要在妻子和儿女面前树立自己的威严。他越是看到米琪作为一个妻子的完美,他越是害怕自己的“不称职”。

很难讲乔尔是否真的热爱脱口秀,他很少勤奋练习,更像是将这作为一个手段,让自己能在某一方面显示自己的独特性,能让妻子崇拜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是父亲托关系安排的,他的房子是父亲买的,他赚的不多,没什么存款,家里的花销几乎都来自父母。

说乔尔是男权主义的受害者,还因为他有着一位非常大男子主义的父亲。父亲白手起家,获得事业成功,他对儿子过分呵护,主要是为了显示自己作为父亲的强大。他不让儿子有自主的想法,在乔尔试图独立成长时,又用儿子之前的软弱来打击他。乔尔想要与父亲坦诚地沟通这个问题,只是都没能付诸行动。

工作是父亲安排的,内心反叛的乔尔不会真正喜欢,也缺乏动力。在一次公司会议上,乔尔提出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想法,受到领导重视。他获得晋升,有了一定的自信。这时,他又想要回到米琪身边。而这份自信不是真正的醒悟,他只是觉得自己似乎能够胜任过去那个想要维持的丈夫形象。

当两人在分开后再次同床共枕,讲了一些心里话,乔尔开心地以为就要回到过去了。结果,他在小酒吧里看到米琪精彩的表演,他的自卑再次被触发。米琪是那么自信,那么光彩夺目,她毫不避讳地讲述自身的真实经历,让乔尔难以接受。他非常愤怒,痛斥米琪的经纪人,说她毁了一个家庭。

当米琪在台上宣扬着女性的独立,台下有一位男子与她对吵起来,愤而离场。乔尔追出去,与那位侮辱了妻子的人打起来,用这样的方式维护米琪。与米琪的独立过程相比,乔尔仍困在过去的刻板认识里,他也在一点点觉醒,只是更缓慢一些。

毫无疑问,米琪与乔尔是相爱的,尤其是他们在最初认识的时候,只是当他们进入婚姻之后,两人的亲密关系没有更进一步,反而变得疏离。这种变化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们在婚姻中努力扮演着某种固定的角色,逐渐忘记了真实的彼此。

米琪要扮演的是一个安顺的家庭主妇,将精力全部放在对家庭的维持上,抚养儿女,支持丈夫,而乔尔要扮演的是一位在家庭中享受控制权的丈夫,要让妻子崇拜自己、依附自己。但是这样的角色设定对米琪和乔尔来讲都不合适,米琪恰恰拥有着过人的才华和满身的能量,乔尔在父亲的压迫下仍旧是一个未能充分挖掘自己、认识自我的大孩子,他们对角色的扮演都不符合他们自身的实际情况。

米琪和乔尔步入婚姻,从未思考过他们在婚后该是什么样子才能更好地相处,只是按照社会的约定成俗、按照自己父母的关系,接受了这样的模式。在结婚之后,他们不自觉地想用对角色的完美扮演来构建一段美好的关系,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一个人成为了完美的妻子,另一个人成为了合格的丈夫,两人肯定会拥有美满的爱情和婚姻。然而,对角色的扮演,让米琪和乔尔迷失了自我,也失去了对对方真实的认识。

两个连彼此真实的样子都看不见的人,如何能够链接,如何能够亲密,又如何能够相爱呢?

两人分开之后的距离,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来审视过去的生活。米琪在走上脱口秀的道路上,开始意识到那个被掩藏的自我,所以她更快地醒悟了,她想要遵循自己的本性来生活。她对过去的关系也有了新的认识,她觉得自己在婚姻中丢了太多,她一定程度上也能够明白真实的乔尔。

当乔尔有了回心转意的念头,她想起两人的相爱,她不是在情绪的煽动下做出的决定。就像她自己说的,她现在和过去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如果她再次和乔尔走到一起,那也不是她简单地想要回到过去的婚姻状态里,而是自主做出的一次自由选择。

通过这部电影,想跟很多还在苦苦扮演着关系里的特定角色的伴侣们说,比起竭尽所能地让对方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当你们看到了彼此的卑劣、原谅了对方的自私、接受了自身的复杂的时刻,你们才能够前所未有地真正亲近起来。即便是无可奈何地看见了对方让自己失望的一面,对于不真实的伴侣们来说,这可能还是比平日里的扮演更接近爱。

爱不能保证一定会让我们变得更好,但爱一定要求我们是真实地处于这段关系中。也只有是以真实地样子被看见,我们才能够感受到孤单得到缓解。

 

来源:KnowYourself

原标题:我爱你的复杂真相,不爱你的完美无缺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