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浙江莫干山,住酒店追求的是户外淋浴和睡夯土小屋

除了规模化地输出模式与管理、进一步拓张业务范围,裸心认为下一个十年还有无限可能。

加琳玮 2018/01/10 09: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nakedgroup

从上海市区到浙江湖州莫干山的裸心度假村,开车大概需要3小时。这片山脉从清代开始就是避暑胜地,但到了冬天,南方的湿冷让人不禁裹紧了外衣。民宿鳞次栉比地聚集在山脚下,许多都是当地居民自己的房屋,外墙上用油漆画着简陋的巨大招牌。远处的山头上立着一个城堡,距离它越来越近就说明进入了裸心度假村的范围。要不是两旁的路上隔三差五地立着几栋别墅,很难判断出是否已经进了度假村,因为路面还是原始的样子,四周也没有铜墙铁壁围着。

来往穿梭的电瓶车很是忙碌,而这是度假村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因此行人比较少。由于地形的缘故,无论是泉水、梯田、草地这样的自然景色,还是泳池和喷泉这样的人造景观,都是在不经意间转个弯儿时遇到的,增添了许多惊喜。和当地的许多房屋一样,度假村里的房子都隐藏在竹林中,白天也许看不太出来,但晚上山中一片漆黑时,每个房子便会像星星一样发出暖色的光。

大部分人知道莫干山不是从铸剑师夫妇莫邪与干将的故事开始的,如今让人来到莫干山的是花开遍地民宿和度假村生意——这里不仅集齐了云景、山涧清泉和满坡翠竹,距离上海、苏州和南京市区的车程也在4小时以内,是一个都市人周末逃逸(Weekend Escape)的好去处。于是,莫干山成为了中国民宿业的集中增长地,在十年内爆发式开出530多家民宿,其中有中高端民宿及度假村50余家,裸心度假村只是之一。尤其从2014年开始,随着多家旅游地产商的涌入和居民自发参与,当地旅游业收入从5.73亿元增长至16.7亿元,2017年上半年接待人次已超过28万。

19世纪末的莫干山曾经是外国商人和传教士的后花园,他们在此修建别墅、礼堂、网球场、游泳池和旅馆商店。热闹至1928年而止,民国政府与1928年成立了莫干山管理局,收回了对当地行政事业的管理权并重新对土地买卖进行规定,传教士们便逐步退出了再也无利可图的莫干山。

莫干山再一次为西方人所注意已是几十年后。2000年左右,创办了生活杂志《That's Shanghai》的英国人马克·基多隐居莫干山后出版了《中国杜鹃》一书,书中提及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并对莫干山的前世今生进行了详细描述。后来,他的朋友南非人高天成、法国人司徒夫相继在莫干山创建了“裸心乡”和“莫干山法国山居”,后逐步由民宿发展成度假村。

莫干山风景(摄影:加琳玮)

很多人通过联合办公空间“裸心社(naked Hub)”知道了裸心集团。自2015年11月落地上海后,又于12月收购了上海联合办公空间品牌Raise乐活。目前在中国内地、香港、越南等地拥有20多个联合办公空间,曼谷、吉隆坡以及雅加达等地的联合办公空间也即将落成。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它最早是做民宿起家。

2007年,创始人高天成(Grant Horsfield)和妻子叶凯欣从村民处租下8个农舍共21间房,并完成了民宿群“裸心乡(naked Home)”的改造;4年后,又用筹集的2亿资金将裸心乡扩建为拥有夯土小屋和树顶别墅共121间房的度假村“裸心谷(naked Stables)”;2017年初,耗资3亿对1910年苏格兰传教士梅腾更建造的古堡进行了改造。这个古堡并非自持,而是与莫干山管理局签了40年租期并在裸心乡的基础上对城堡周边地区进行了扩张,建成了“裸心堡(naked Castle)”。

裸心堡

但在莫干山建度假村,高天成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一些用地政策上的难题。莫干山的民宿大多是经营者从当地人手中租赁、购买农舍,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而成。民宿生意火爆起来之前,在区域面积约为185平方公里的莫干山,绝大部分土地基本都是农用地、集体建设土地和未利用土地,商业用途的土地基本没有。但是,由于目前政府政策只对莫干山的乡镇企业用地出台了规范政策,未对集体建设用地进行限制,因此用地方式灵活。

裸心度假村的风格称为“野奢(Rustic luxury)”。野奢酒店的概念兴起于20世纪,指的是既能享受避世宁静,又打破了山野之地物质匮乏观念、有豪华及现代化物质享受的酒店。随着城市中生活节奏加快和对自然环境的向往,度假酒店开始走向具有探险性的户外地区,而“野奢酒店”的概念则顺应这一潮流开始出现,追求在最原始的地方创造最奢华的住宿条件。

野奢酒店的设计者们不断创造体验上的冲击感:荒郊野岭的King Size大床、星空下的无边泳池、雪山边上的温泉清浴、深山中的香薰SPA等。如喜来登酒店集团旗下的拉萨瑞吉度假酒店、长白山万达喜来登等酒店,都是中国境内较为知名的野奢酒店。近一年,仅我们报道过的全球野奢酒店就多达十几家。而世界之大,野奢酒店业也衍生出了不同的地域类别。例如,以长满椰子树的海岛、沙滩类目的地为主的欧式野奢;以离群索居和人文体验为主的东南亚式野奢;还有以险峻峡谷和西部冒险体验为主的美式野奢;最后便是探秘自然的非洲式野奢,这也是裸心度假村所标榜的风格。

高天成在建造之初的理念就是基于对家乡南非的怀念。有着茅草屋顶、坐落在不同海拔处的圆形夯土小屋是度假村里价位较低的房型,但也是最具特色的一种。它们由当地生产的泥胚筑成,既能自然调节屋内湿度也能节省成本。有趣的是,根据海拔不同,小屋分别以野猪、猴子、猫头鹰、老虎、仙鹤和大象等动物来命名,同时以它们的栖息地特征来取景。相应地,周边居住环境也有所不同,或居住在湖边,或处于树林深处,无一例外都能最近距离地接触到自然。虽然正值冬天,用不上阳台上的户外淋浴设施,但夏季傍晚时,在漆黑而静谧的环境中使用也不无私密性。配合极暗的室内灯光,像是真正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

夯土小屋(摄影:加琳玮)
夯土小屋内景

也正是由于隐秘的房屋位置和陡峭地形,步行较为费力,因此度假村内穿梭着几十辆电动高尔夫球车。无论客人想从客房走去仅几百米开外的餐厅用餐、去活动中心做手工、前往马场学骑马、去水疗中心做SPA、还是去接待处退房,都得依靠电瓶车接送。

度假村内虽然也设有步道,但真正走起来还是颇费力气。在没有熟悉环境的情况下,独自探索山路也需要一些勇气。不过,山路的冷清保证了居住的私密性,加之共占地近500多亩的裸心堡和裸心谷内只建造了200多间房屋。因此,在用餐时段,度假村内的多国餐厅裸心味、南非与法式餐厅kikaboni、城堡中的炮台楼餐厅等地点都不会出现人满为患的状况,参加度假村内各类活动也不会拥挤。

住客的度假体验因为人流量稀少而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房价也因此居高不下。而由于携程和去哪儿等OTA(在线旅游平台)的佣金保持在20%至30%的较高水平,因此裸心度假村也未与全部主流OTA建立合作,只在飞猪上开了旗舰店。野奢酒店的消费群体一般以居住在城市中的高收入者为主,但在户外环境的限制下,所能提供的服务是否能和价格实现优良的性价比,一直是野奢类度假村一直备受争议的问题。

拿裸心为例,裸心谷的夯土小屋均价在2000元以上,裸心堡中的主题套房均价为4200元起,崖景套房4000元左右,而房间数更多的套房价格则上万元。而30套树顶别墅在建立之初大部分都已出售,目前仅留两套树顶别墅和全部夯土小屋为自持房产。据悉,如今裸心谷的每个单间平均年收入为100万人民币。

“我们的价格的确贵一些,但是出于环保和克制的理念,还是要以保障体验为主。”裸心度假村董事总经理Tolga Unan说道。为了保护当地生态,裸心度假村内的许多别墅和套房都采用了SIP(structural insulated panels)预处理房屋的建筑技术、可节约32%用水的集成箱式污水处理站和太阳能地热系统。借这些环保措施,裸心度假村在开业两年后获得了国际LEED绿色建筑铂金级认证。

不过,竞争白热化之后,莫干山的民宿度假村生意已经越来越不好做。中国民宿市场的交易规模已在2017年突破了120亿元。在这个日渐成熟的产业中,盲目跟风、缺乏系统性、专业化管理和设计导致的同质化问题开始显现。同时,竞争激烈、淡旺季分割明显所造成的价格上涨愈加严重。对于如今的莫干山来说也是如此。

莫干山管理局局长助理刘建林曾对界面新闻表示,十几年前莫干山脚下农民的房子几千元租一年,只需一年一付,而现在则在五六万的价位,并且需要一次付清20至30年的租金。改造成本、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都在涨价。此外,莫干山民宿的全年平均入住率大部分集中在50%-60%,暑假基本满房,但其余时间只有30%的入住率做支撑。

平时,裸心度假村40%的客人都是企业团队,但好处是这一业务端口切入的客群资源也能被调动至其他业务。目前,裸心社的会员数量约为1万人,与裸心社捆绑的APP“裸心天使”帮助这些入驻企业和个人会员建立联系,这样的信息流有助于裸心集团建立更牢固的品牌认知度,从而惠及集团旗下的其他业务,为度假村引流。

裸心社

然而,高天成曾在36氪的采访中表示,即便是在中国做了10年度假村,但还是觉得很难。因此,下一步准备走出莫干山,对业务模式进行转变——增加酒店管理业务,输出品牌。

接下来,包括裸心度假村及裸心社两大主体业务仍由裸心集团自营,而在中国其他城市已投入建设的项目中,将会采用与业主方共同运营的模式,即为业主方提供整体规划、技术、服务及管理模式的输出。这种挂牌模式在传统酒店集团中较为常见,比如能减少裸心的运营、建造成本负担,同时加快品牌扩张速度。

“过去十年我们基本都是自己进行管理,严格挑选合作对象,把腾出来的资产投资给了设计和技术研发,为下一步计划铺路,”裸心集团营销副总裁王怡君说道,“现在裸心集团决定进行角色转换,从物业管理方变为项目管理方。”

裸心集团接下来的项目有今年五月将在苏州开业的裸心泊、未定开业时间的裸心园、位于绍兴的裸心潭和重庆的裸心壁的度假村项目,这对于裸心度假村来说又是一大考验。例如被誉为东方威尼斯和生态园林的苏州,坐拥太湖、阳澄湖、昆承湖、金鸡湖等水文美景,是度假村选址的好地方。除了早已进驻的洲际、凯宾斯基等国际品牌,在建的苏州四季酒店、阳澄湖半岛悦榕庄、和预计今年开业的苏州中茵太湖Alila等豪华度假村,都将是裸心泊强大的竞争对手。

关于下一个十年的业务拓展,叶凯欣曾在采访中表示,想建造一个沙漠中的度假村。而高天成的想法则更“大”一些:“只要是和人相关的空间,就都是裸心能够改造的目标。民宿、度假村、酒店、联合办公,甚至未来的住宅等居住空间,都会成为裸心创新和改造的目标。”

图片来源:nakedgroup

☞旅行精选-裸心集团十周年优惠活动:

裸心谷/裸心堡

预订两晚,免费乐享项目

(价值高达RMB 2700):

十周年每日暖心早餐/每日森林午餐套餐/每日主厨特制晚餐

多项精采活动/裸叶热石按摩/一杯指定酒饮

预订一晚,免费乐享项目

(价值高达RMB 1700):

十周年每日暖心早餐/每日森林午餐套餐/每日主厨特制晚餐

十项精彩活动

*若欲增加任何套餐以外的额外服务或设备,费用另计

开放预订日期:2018.1.2 - 2018.2.28

接受预订入住期间:2018.1.2 - 2018.2.28

*温馨提醒:本活动不接受的入住日期为2018.2.15 -2.21 预订链接

裸心社

办公位7折优惠

裸心荟价值50元代金券2张

*限定优惠时间:2018.1.2 - 2018.2.28

详情请洽询 400 9203 889

更多生活方式内容请关注界面旗下高品质生活指南: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