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品是怎么改变盲人生活的?

已经有很多公司在行动,但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王付娇 饶文怡 2017/12/29 08:15 | 评论(17)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9月的苹果秋季发布会上,来自中国的祝子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宣传视频里。

画面中,祝子和陪跑员一起,从上海的地标建筑前奔跑而过。

祝子全名祝陪华,89年生,家住上海。因为先天性遗传造成了用眼障碍,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科技产品的热爱。比如他跑步健身时,会用Apple Watch来导航、监测心率和步速。苹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主动联系上了他拍宣传片。

9月12日苹果发布会刚开始放视频的时候,他还在到处切换直播源,后来手机一直震,朋友们比他还激动:“你上苹果发布会了,快看!”

祝子看不见,他一般靠听觉和触觉完成对电子产品的操作。视障圈内像他这样关注苹果发布会的人少之又少。在给界面新闻记者演示日常App操作的过程中,他常常说,“太慢了太慢了”。并不是因为手机慢,而是因为交互方式。

视障人群使用手机,并非有什么特殊的版本,而是靠读屏软件读取App上的信息。可以说,读屏软件就是他们的“眼睛”——文本内容、操作按钮、图片样式,都是可供读取的内容。

iOS内有系统自带的读屏功能Voice Over,安卓里叫Talk Back。PC端也有专业的商用读屏软件,比如争渡等。

而读屏软件依赖的完全是App上的各个标签。如果App在开发时忘记加标签,或者加的标签不兼容读屏软件,读出来的结果就是“未添加标签”。

你可以试试,读屏操作用起来有多困难。

常用的操作手势如下:单击读取屏幕内容,双击表示激活该项目。以iOS为例,打开设置/通用/辅助功能/Voice Over。你可以闭上眼睛尝试下这个新的世界。

(常用操作手势)

界面新闻记者仅仅是想找到微信打开一个聊天窗口,就尝试了至少5分钟:无数次找错了微信的标签页、没有选中、选中了没有正常激活、找不准人、误碰点开了一个文件系统开始疯狂读取文件内容、找不到返回在哪儿。最后不得不通过Siri暂停了VoiceOver,切回正常模式。

让我们普通人难以忍受的这一切,正是视障人群生活的常态。据中国残联统计,目前中国的视障人数在1300万左右,约占中国人口的1%。

2016年4月7日,根据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秘书处发布的一份《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有63%的视障者认为互联网的价值非常大,互联网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科技给了他们新的眼睛。但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

1. 被互联网改变的生活

祝子的生活是被互联网产品拯救的。

出行的时候,导航地图有很大的帮助。别小看出门这么简单一件事,对很多视障人群就是天大的难关。

早期,祝子很多地方不认识,不是特别敢去。连基本方向都不知道,就更别提路上的危险了。现在的地图导航至少能提供一个大概的方向;滴滴可以到家门口来接祝子出门;微信和支付宝解决了识别纸币的麻烦。

从07年高中时使用多普达Windows Smart Phone开始,祝子的成长伴随着智能产品的迅速迭代更新。手机慢慢从安卓换成了苹果,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祝子拿着最新的iPhone X。

在iOS系统中,读屏的VoiceOver是底层服务,祝子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一台新iPhone从激活、配置到正常使用的全过程。但安卓系统上,因为需要配上第三方商业读屏软件,得靠朋友帮忙安装激活。打开软件,才可以使用。

更大的问题是,安卓商用读屏软件,需要Root的权限。这两年,随着安卓版本越来越高,Root权限获取也愈发艰难。且不论中间有多少程序崩溃、死机的情况。不出声,祝子的世界就又回到了一片黑暗。

各家软件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现在很多App,考虑更多的依然是界面美观,很多的按钮、控件,都是通过图形画出来的。看上去很好,但对于视障人群来讲,不友善,也不易读取。比如一些确定、取消的按钮,完全没有办法点击到它。

这中间又以电商App更为恶劣。电商产品以大幅的促销信息、五颜六色的广告吸引用户,且对读屏软件的兼容性差。视障人群使用体验尤其糟糕。

2017年10月国际盲人节期间,因《奇葩说》火起来的视障者蔡聪特意录了一段视频,传播信息无障碍的理念。他在视频中刻意嘲讽到,“心疼你们,用了电商App才知道你们平时要看这么多广告。”

(电商App糟糕的无障碍体验)

最让祝子崩溃的,还有验证码。

验证码是各个网站App在注册、支付时常用的功能,为了区别机器恶意干扰。但安全和易用天生不可兼得。

图片识别类验证码还好,祝子找朋友看一下就可以解决,但遇上那种滑块拖到哪儿的验证码,祝子真是手足无措。如果网站设计有信息无障碍的意识,旁边加上语音验证,就是对祝子最大的仁慈了。

在这一点上,用户吐槽最多的就是12306的图片验证。视力正常的用户也有很高的几率选错。

2016年1月春运期间,视障人士陈斌因图形验证码的阻拦无法通过12306网站购买返乡火车票,一纸诉状将铁路总公司等三家单位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责令被告单位承诺对该网站进行信息无障碍改造。

之前数百名视障人群给铁总写联名信,要求信息公开,优化图片验证模式,一直未收到回复。

祝子现在买票就只好使用第三方购票产品,比如携程、飞猪、去哪儿,但时常有信息滞后,付完款后出票失败的情况;如果去火车站买,就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时间成本。

视障人群不堪其扰,起诉公司的案例,铁总不是第一个。从2013年开始,视障者就通过各种渠道向网易云音乐反馈,该产品的信息无障碍做的很难用。均没有回应。

2015年,伴随着苹果XcodeGhost事件爆发,当视障者再次发微博希望云音乐做无障碍的时候。当时的网易云音乐负责人,微博名为“师母”的负责人终于出现,强势回复如下:

“我们研究过,云音乐支持无障碍要做到挺复杂的,不是改几行代码就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后面会去改,但你一定要让我给你个具体的某个版本,我没法给出来。

不要把网易想象成随便说两句就打发你们的人,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益处。我们确实是去研究过iOS无障碍的设计,但由于之前我们的代码很少用到标准的控件,使得很多地方不能直接加中文备注,明白吗?这些我之前也有解释过,我们会有安排的,但这工作量确实不小。”

云音乐的傲慢和推脱态度一时引起微博口水战,产品负责人对此的不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2. 科技公司在行动

像网易云音乐的反应一样,不少人对“信息无障碍”的概念有误解,认为该人群数量少、不值得企业花人力物力投入,性价比低。

更难的是,开发者大多数不是残障人士,并不理解残障人士的需求;另外,开发和测试流程中也没有把无障碍作为必要流程,这导致很多App的无障碍情况无法持续保持稳定。

“信息无障碍”这个名词译自“Accessibility”,指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方便、无障碍地获取信息并利用信息。中国逐渐开始接受信息无障碍的理念,也是近几年的事情。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首席专家张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02年前后,我国就有相应的组织在开发针对于中国残障人士使用信息技术的辅助工具;2006年前后工信部组织开发针对于网站技术标准。

至今,包括更迭的相关标准已经有7个,并且仍在继续开发。2008年前后,信息无障碍多指针对于残障人士使用计算机互联网的辅助技术、方法、工具。

最常见的一个误解是,信息无障碍并不只是针对视障人群。老年人、色弱色盲乃至任何人都可以从信息无障碍中获得帮助。是一个产品从设计之初就该被考虑进去的因素,与产品经理的概念和意识有关。

视障工程师顾伶磊在一次评论中提到,一个产品,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支持一类人群的使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bug。

“这里更多是理念的事情,如果厂商看作是一个产品易用性的提升,面向的就不仅仅是视障人群,而是体现一个产品的价值。” 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技术主管刘彪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根据中残联2015年的一次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存在视力障碍残疾人1691万人以上。而由于移动设备的使用门槛比较低加上良好的易用性,目前使用iPhone等设备上网已经成了视障人群一个主要的信息来源。

相对普通用户,视障用户对于此类设备和设备上App的依赖程度更高,忠实度也更高。

钉钉产品工程师须莫认为,产品信息无障碍并没有那么复杂。它并不是全新开发出一个“盲人版本”。而是将产品优化,打上易于读屏软件识别的标签。

一开始钉钉对读屏的支持也不好。当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找到钉钉、提出bug时,钉钉团队意识到需要进行修改。

一个月左右,钉钉产品团队打上了很多业余时间,将整个流程走通。钉钉版本更新快,经常3周左右更新一个版本,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就每隔几个月就会发来一个测试结果,然后钉钉团队定期修复bug,不断更新。

但从第一个无障碍版本开始,0至1结束后,每个版本的更新中,产品经理就自然会考虑到信息无障碍的需求。

11月7日,锤子科技在成都举行秋季新品发布会,发布了最新系统Smartisan OS 4.1,带来了131项新功能和63项优化。其中有一项是专门为残障人士设计的无障碍模式1.0beta版本。锤子科技也第一次将“信息无障碍”的概念深入普通用户中。

锤子产品总监朱萧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除了一般手机的标配读屏功能外,锤子手机有三个特别针对视障人士的设计:

1)可以直接读出App的名字。一般手机一般是在屏幕上手指滑动,按顺序一个个选App,如果是选列表中的第10个应用,就要按10次,锤子手机是可以点到哪里就可以直接读出来这个app。

2)通过语音进行批量处理。比如说,用户只需要对手机念微信扫码,就可以回到桌面,直接打开微信付款。又比如说用户手机在微博里面,直接说微信支付,就可以直接到微信付款界面。

3)针对图片的OCR识别。很普通,但是没有厂商做好过。锤子联合了专门做OCR的全能扫描王,把第三方App内无法读屏的内容通过OCR转换成文字,再读出来。

祝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打开一张图片,现在的VoiceOver虽然不能读出特别具体的信息,但能告诉个大概,包括拍摄时间、机型、画面大概信息。例如:卷毛狗、最上面有文字、全角斜线95、屏幕中心等等类似这种说明。没有办法做特别精准的描述。

“我们的工程师听说这个产品是为了视障人士的时候,他们会非常积极地配合,甚至加班,有很强的团队认同感,会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这个是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加班也是自发行为,态度都很好,帮助我们公司团队凝聚力。”朱萧木说。

但是,大部分国内手机厂商的现状是,谷歌本身做安卓的时候,集成了无障碍功能,但是在国内很多定制版的系统去掉了这些功能,所以很多厂商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一部分是缺失的。

像锤子、钉钉这样能够与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顺利沟通,做出无障碍改进的公司还是少数。研究会首席专家张昆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许多产品还没有将信息无障碍融入产品开发及维护的必须流程,无障碍很难保持持续、稳定的状态。”

3. 要生活,而不只是生存

现在祝子在一家名为“在黑暗中对话”的体验馆工作,做一名体验引导员。平时关注信息无障碍化的进展。体验馆内有专业的避光措施。

界面新闻记者曾经体验过在全黑的环境中吃饭。在黑暗中有恐惧感,需要调动身体的一切感知能力,分辨是何种食物、位置在哪里。那种专注力和感受力是平时我们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吃饭时不曾有过的。

祝子希望,通过黑暗中的体验,可以让用户更多珍惜有光亮的机会。

有一次,祝子去超市买东西,遇到销售人员唐突地询问他:“去你们那按摩能不能便宜点?”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盲人按摩”是许多视障人群的主要就业机会。

这份引导员的工作是祝子实习两年多,经过层层面试、培训获得的。现在,随着信息无障碍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视障群体有更多的选择和就业机会。

蔡勇斌是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测试总监。视障人群从事专业的测试工作需要多于常人的学习时长。最疯狂的时候,蔡勇斌每天从早上6-7点开始学代码,一直到晚上6-7点。背过300行代码,“做梦都在想这个事情。”

2014年年初,蔡勇斌在网上“看到”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在全国范围内招募视障工程师。简历面试后,顺利入行。在2014年时国内信息无障碍的概念还不普及,当时的产品,包括淘宝、支付宝都很难用。合作测试的产品也很少。

到现在,与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产品至少有30-40家。但发现bug,找bug,给产品提出问题,优化视障人群的用户体验,这是一个无止尽的事情。本质上和任何产品用户体验不断完善没有区别。

早期的交互方式,非常简单粗暴。可能只有一两个动作。现在长按、侧拉,用两个手指做动作,操作方式已经很不一样。在蔡勇斌的设想里,未来视障人群的用户体验将会和健全人越来越近。未来,再加上可穿戴设备,可弥补更多感知上的缺陷。

由于很高的学习成本和技术门槛,视障工程师的就业人群还是占非常少的比例。残联提供的就业培训里,还是以推拿按摩为主,或者有人也从事钢琴调音师类似的工作。测试工程师给他们打开了新的就业渠道,但这还远远不够。

“我可选的东西太少了,如果视力好我可以去选画画、摄影。但现在,还是太窄了。在这么少的选择里面,IT是我最喜欢的。”蔡勇斌无奈地说到。

据祝子介绍,目前苹果偶尔会招聘视障员工,腾讯开发App有时候会招视障的测试组。但很多测试的时候并不是招全职员工,只是在产品上线前兼职测试。

据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首席专家张昆介绍,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有强制性的法律要求,信息无障碍已成为互联网公司必须考虑的规范。

在基础法律上,有《残障人士歧视法案》这一基础法案,政府被要求在通信、信息科技、运输、教育等等行业和领域,实现无障碍。并且出台Section 508,对于政府采购无障碍服务和产品给予最大的支持和政策鼓励。同时,各行业主管部门也会出台相关的法规,对于无障碍进行指导和支持,比如通信行业,有《21世纪通讯及视频科技无障碍法案》,给出了无障碍指导意见以及政策支持方向。

信息无障碍本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恩惠。这些强制性和政策鼓励性法规是推动信息无障碍发展的助推器。但国内尚未形成完善的政策、行业规范,更加缺乏专业人才。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再健康的人也有变老的时候、有接受信息不便的时候、有家人朋友需要帮助的时候。所以,信息无障碍的意义不仅仅是让残障人士有平等融入社会的机会,更是关乎你我。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