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岛 | 在这个有魔力的地方,调色板与意式风格家具正在亲密对话

2017年05月16日 15:00 A
画家Sergio Fiorentino用意式风格为自己设计家具,这里除了能居住之外,还将成为他的工作场所。

画家Sergio Fiorentino重返西西里岛,在随处可见巴洛克建筑的明亮小城Noto建造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和工作室。他的调色板与他喜好的物体进行持续的对话。他选择用意式风格为自己设计家具。

工作室墙面由Noto城的石头砌成,保留原貌。Claudio Salocch设计的落地灯des seventies Riflessione(By skipper)。1940年代的Zodiaco风扇。

白色巴洛克建筑映衬背后的蓝天,当地特有的石头泛出淡淡的金色,这些强烈的色彩使西西里艺术家Fiorentino五年前重返故土,定居在西西里岛东南部的Noto小城——这个“有魔力的地方”。他先在法国美术学院学习,然后追随自己的喜好而行:设计、装饰艺术和Novecento艺术风格。他说:“我有段时间不再作画了,但这个地方释放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让我重新提起了画笔。” 奔波多地之后,画家在这里真正感到了落脚的需要。他必须找到一个特别的地方,这地方还得是灵感的源泉。

Sergio Fiorentino在工作室,身前的Medea椅由Tagliabue兄弟在1950年代按照Vittorio Nobili的图纸设计。
起居室墙上靠着1960年代的落地镜(By Cristal Art)和Sergio Fiorentino的作品肖像画《Volto》。Federico Munari的红色扶手椅和Gastone Rinaldi的DU 55P蓝色扶手椅(1954年,By Rima)。Arredoluce的照明灯fifties。

终于找到了。那就是熙笃会修道院的餐厅和仓库。这里除了能居住之外,还将成为他的工作场所。建于18世纪上半叶的修道院,是Noto城最古老的建筑之一。从教堂旁穿过一个院子,可到达建筑的侧翼,岁月的痕迹很快跳入眼帘:石路、石墙以及古老的建筑构造。最小程度的翻修突出了强烈的历史氛围,尤其是容纳卧室的阁楼,以及楼下的浴室和厨房。

客厅,Federico Munari在1950年代设计的红色长沙发。Sergio Fiorentino创作的肖像画《Volto》。

“要让这地方能住人,就得添置必要的东西,但我要让它们看起来是暂时性的东西。我不把它们隐藏起来,而要给人感觉只是临时改造,随时可以撤销,这挺有意思的。”房子的主人解释道。帮他完成任务的建筑师Massimo Carnemolla也是西西里人。

Paolo Rizzatto设计的照明灯“265”(1973年,By Arteluce)。墙上是Sergio Fiorentino创作的肖像画《Gemelli》。
厨房里钢铜结合,由Sergio Fiorentino设计。工作台上的传统彩陶花瓶Testa di Moro,1860年产自Caltagirone地区。画家也设计了楼上卧室里的家具。

修道院的空间里不仅展示画家Fiorentino的作品,还有他挚爱的收藏:许多20世纪的设计作品,包括大师名作,如Gio Ponti在1951年设计的Superleggera和Luigi Caccia Dominioni在1950年为Azucena设计的照明灯。有些家具是Fiorentino自己制作的:平行六面体系列的每个部分都有两只铜管长腿,仿佛从地下穿过家具再通往天花板,或穿过侧墙固定家具似的。别忘了,还有一根金色管子从阁楼往下通向厨房,整个构成独特的骨架,这个装置与建筑背景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阁楼下方的厨房,钢制阶梯通向卧室。Arredoluce出品的两盏壁灯(1950年)和Sergio Fiorentino创作的油画《Volto Rosso》。
客厅里有主人的两份挚爱,摆放在自己作品旁的复古家具和陶瓷雕塑。Ugo La Pietra创作的陶瓷雕塑《浴女》;Gianfranco Frattini设计的两把扶手摇椅(1960年,By Bernini)。
Federico Munari于1950年代设计的扶手椅和红色沙发以及Gastone Rinaldi设计的DU 55P蓝色扶手椅(1954年,By Rima)。1950年代的矮桌上摆放着Sergio Fiorentino设计的花瓶Mediterraneo—Tu atore(By Rometti)。

看似随意,实则精心

室内的特别关注点放在陶瓷制品上,这是画家真正的收藏品,包括Caltagirone地区的古彩陶、未来主义艺术品及Fiorentino设计的Rometti花瓶。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彩陶《浴女》,她的目光望向将其照亮的彩绘玻璃大窗,这是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Ugo La Pietra的作品。墙上展示的是Fiorentino在此地创作的绘画作品:人面与人体,底色为连贯的淡彩。他毫不掩饰对人物面孔的兴趣。主人公紧张的表情与态度似乎蒙上了一层纱,一种滤纸般的铜绿色水溶颜料。

采光井刚好照亮金属壁炉台上的Ugo La Pietra的彩陶雕塑。
餐厅凹壁摆放着部分未来主义陶瓷和20世纪藏品。

“渐渐地,我靠近画里的主人公,缩短与他们的距离。但在最近,我脱离了这样的看法,终于能画些风景了,仿佛由水下的人体肌肉构成的风景。”他描述道。他画自己的房子了吗?Fiorentino说没有。沉思片刻,接着他又兴奋地说:“在一幅画着Noto城的作品里,从拉长的透视角度看,出发点实际上就是我的工作室,从很远的地方看到的红点。”可以这么说,今后Fiorentino的世界便从这里开始。

在1950年代的藤桌上,是未来主义运动的创始人Tullio Mazzotti(1899-1971,又名Tullio D' Albisola),于1929年创作的盛水瓶Follia anti imitativa di Tullio。

Sergio Fiorentino为自己的房间设计的家具,仿佛沿着铜管滑动,给人一种悬浮感,这在他的作品和他的房子里常出现。
Gio Ponti设计的扶手椅(真实性有待考证)。
Luigi Caccia Dominioni(由Azucena,Arredoluce和Chiarini出品)以及Leocillo Leonardi设计的台灯藏品,皆产自1950年代。

撰文→Annalisa Rosso / 摄影→Filippo Bamberghi

来源:IDEAT理想家 查看原文

广告等商务合作,请点击这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展开全文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点赞(0)

界面新闻

主页

界面新闻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更多专业报道

全部评论(0)

打开界面新闻,查看全部评论

界面新闻

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