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当跨境电商们撞上亚马逊“关联账户”的枪口

撞到亚马逊“关联账户”枪口上时,跨境电商们才意识到,IP地址日渐捉襟见肘,原来对他们的生意有莫大的影响。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消费者在家里轻松“买全球”,跨境电商们在平台上“卖全球”却并不那么轻松。

跨境电商进出口已经成为中国外贸发展新的增长点。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近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介绍,13个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下称综试区)跨境电商进出口的规模就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一倍以上。

这是个高机遇与高风险并存的领域。有一个风险,跨境电商有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亚马逊等国际电商平台若确认一个卖家无合理理由操作多个账户,就会封掉这些账户。

1、亚马逊的枪口

2017年7月中旬,众多亚马逊中国卖家都收到亚马逊官方发来的邮件,询问卖家是否使用多个账号经营。

卖家小伙伴们在QQ群里就炸开了锅:怎么莫名收到这种信息?究竟要不要交出我多个账号!

邮件大意是,亚马逊一如既往地向买家和卖家保证平台是安全及值得信赖的,因此,禁止卖家使用或维护多个账户。尽管亚马逊理解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需要使用多个账户,不过,为了更好地理解业务需求,请卖家列出这些账户以及相关联的原因。

相对卖家,亚马逊更注重买家的购物体验。为了防止卖家重复铺货,销售相同的产品,规定一个卖家只能在亚马逊上操作和持有一个账户。

事实上,亚马逊在官方网站公布的“禁止的卖家行为”中的第一条就是“使用多个卖家账户”。

这就意味着,一旦亚马逊确认卖家无合理理由拥有多个账户,就会封掉这些账户。

来自广州的唐伟(化名)从2013年开始专注做亚马逊卖家,目前团队十多人。他自称是屌丝卖家,前前后后经营有将近20个账号,被亚马逊封掉4个,其中3个是由于账户关联。

“亚马逊规定一个卖家只能拥有一个店铺,如果你被检测有多个账户关联了,结果会很惨。”唐伟回忆称,“账户被封、丧失销售权,对我是灾难性的打击。”截至目前,他多次联系亚马逊客服均无正面回复,因此带来的损失已有2.82万美元。

唐伟说,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可销售权的丢失让他损失平均每天3000美元的销售额,超过50万元的库存也因账户关闭无法操作,只能丢在国外(亚马逊代清关、退换标,短期仓储等一条龙服务),经济损失巨大。

记者查看亚马逊网站的用户注册协议显示,对注册账户,亚马逊保留自行决定拒绝提供服务、关闭账户、删除或编辑内容或取消订单的权利。

唐伟说,在杜绝多账号经营方面,亚马逊做得是滴水不漏。他的遭遇,国内千万个亚马逊卖家也有遇到。

记者走访了深圳跨境出口电商的集中地带——华强北和华南城,这个说法一再被证实。

有些卖家被判定多账户关联运营是缘于不了解亚马逊的规则,有些则是莫名被推到枪口上。

据记者了解,所有卖家的后台操作,亚马逊都可以检测到。亚马逊会通过匹配关联因素,判断多个账号是否属于同一卖家。其中,强关联因素是多个账号的IP地址相同,即共用同一个公网IP。

潘志远(化名)是从业一年多的年轻亚马逊卖家,和妻子两人加一台电脑,在家里开亚马逊店铺。经营了一年多。7月初,他收到亚马逊的邮件,称监测到他的亚马逊账号存在多个账号关联的可能性,要求他提供这些账号及其合理的原因,否则将对其店铺采取进一步措施。

潘志远只有一个亚马逊账号,预警邮件令他茫然。

潘志远说,亚马逊邮件中没有向他说明怀疑其账号关联的具体原因,而他也听同行说亚马逊向来不会告知原因。不知所措之下,他在一个跨境出口电商卖家论坛发帖求助。卖家们相互帮助,回应者众。他索性建立了一个QQ群。

根据潘志远的描述,群友一致认为,问题出在潘所居住小区的家用宽带网络,有可能共用该小区网络的居民也开始在亚马逊开店。

“用家庭宽带网络在亚马逊开店,必死无疑。”

从业多年、经验老到的卖家们指出,家庭宽带网络都是私网IP,不是公网IP,因此,同一小区里每家的IP地址都是相同的、重复的,一旦有人也在这个网络范围内开店,即大家共用同一个公网IP地址,就会导致账号“关联”。

在跨境电商平台中,亚马逊、eBay、速卖通、Wish被称为跨境出口电商的“四大天王”,其他三大平台对“关联”的规定及监管之严格不亚于亚马逊。

“其实和亚马逊一样,所有卖家的后台操作都难逃系统的检测,一旦平台认定某几个账号是由同一个企业或者个人操作,那就存在关联的可能,且是不可逆的。”QQ群里一位资深卖家告诉记者。

2. “幕后黑手”

在互联网中,IP地址等同于通信网络行业的电话号码。每台联网的电脑上都需要有IP地址才能正常通信,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之间传递信件,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个邮寄地址一样。

申请亚马逊专业卖家账户需要准备的资料有若干项,其中包括1条宽带或1张移动4G上网卡。

然而,大部分跨境电商们并不知道,IP地址已经捉襟见肘。

2011年2月,全球互联网IP地址分配机构(IANA,The 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宣布全球IPv4地址池耗尽。同年4月15日,亚太区的IP地址分配机构(APNIC,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也宣布亚太区可正常分配的IPv4地址池耗尽。此后,欧洲、中东区,拉美和加勒比区、北美区IP地址分配的机构相继也耗光了可分配的地址空间,目前只剩下非洲地区的机构可以根据需要分配IP地址。

全球五大地区性互联网注册机构的IPv4地址消耗趋势
图片来源:国际互联网协会网站《State of IPv6 Deployment 2017》

据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徐明伟介绍,每个电脑主机的地址格式是由IPv4协议规定的,核心技术来源于美国,发明互联网的工程师志愿者在1981年创造了42亿个IP地址,其中,北美地区占有3/4,约30亿个,而人口众多的中国只有8%左右,3.3亿个。

图片来源:www.ipip.net

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已达7.51亿,换句话说,平均两个网民共享一个IP地址。

拥有几百台计算机的大型集团局域网用户,当他们申请IPv4地址时,所分配的地址也不过只有几个或十几个。这样少的IP地址无法满足网络用户的需求,于是就诞生了CGN技术。

中国移动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CGN(Carrier Grade NAT)就是通过使用少量的公网IP地址代表较多的私网IP地址。公网IP地址是指在互联网上全球唯一的IP地址,私网IP地址是指内部网络或主机的IP地址。私有IP地址是为了不至于每个手机、电脑都占有一个公网IP专门,可以被每个区域、每个企业所有电脑共同使用,有助于减缓可用的IP地址空间的枯竭。

典型的CGN网络拓扑。图片来源:网络

一位通信网络行业研究人士指出,由于CGN技术,目前家用宽带几乎可以说都是私网IP。2016年12月29日,中国电信北京分公司正式实施宽带CGN技术。该人士告诉记者,这可能是目前为止全国唯一公开披露此消息的城市。

该人士说,目前,除北京之外,已有相当多的城市的固网宽带业务CGN已经实施完毕,并在不断升级。不过,三大运营商并没有广而告之,这一业务也没有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

正是由于运营商默默地部署了CGN,导致使用家用宽带的亚马逊卖家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共用所在社区的同一个公网IPv4地址,而亚马逊后台的程序算法则认为,这是一个人使用一个IP维护的多个账户,即多账户关联,于是封掉卖家的账号,关闭店铺。

对于大多数中小卖家来说,一个亚马逊账号被封了,损失巨大。

上述QQ群里的资深卖家告诉记者,“卖家最怕IP关联。最好是一个账号有一条独立IP,多个账号就要有多条独立IP。”

3.  日渐枯竭的IP地址

2016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深圳等12个城市新设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从跨境电商活跃卖家的数据看,深圳占据全国的40%,是全国跨境电商“第一市”。其中又以华南城和华强北为要地。

华南城和华强北的跨境电商卖家经过这两年的野蛮生长,已懂得规避IP地址关联的风险。资金实力殷实的大卖家从运营商购买独立IP——企业专线,并配建网络设备机房。

企业专线,即“互联网专线接入”,是指运营商为企业用户提供各种速率的专用链路,拥有固定公网IP,实现方便高速上网。

家庭和商业宽带的网络质量无法与企业专线相提并论,虽然号称百兆甚至千兆,但上下行带宽却不对称,即下载速度快,上传速度却很慢,加上运营商随时在网内升级CGN技术,并不符合企业用户的需求。因此,企业规模稍微扩大,就得转向企业专线。

有颗树(836586.OC)是国内第一批跨境电商企业。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为跨境电商出口业务,主要销售渠道为亚马逊、eBay、速卖通、Wish等第三方平台,在这些平台上进行商品零售的B2C业务。2016年,营业收入24亿元,同比增长140%,净利润1亿元,同比增长62%。

新三板挂牌企业能符合上市条件需要满足一定的财务条件,而能达到这样的条件,四大平台规定的“一个人、一个账户、一个店铺”,是万万做不到这样的业绩的。

比如,挂牌企业在创业板IPO需满足以下财务条件:(1)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或者最近一年盈利,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2)最近一期末净资产不少于2000万元,且不存在未弥补亏损。

让人意外的是,有颗树通过年报如实向外界公开了自己存在多账户运营。

该公司2016年报的“风险提示”中提到,“在部分第三方平台的网店并非唯一以公司名义设立,其中大多数是以公司的员工个人信息或其他主体(个人或公司)信息设立的,与公司签订了《电子商务销售型店铺代持协议》,其所绑定的支付平台账户大多也是以员工或其他主体(个人或公司)信息注册的。有棵树出口事业部通过在eBay、Amazon、速卖通和Wish等第三方国际运营平台等平台下辖的200多个成熟店铺,向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来自中国制造的产品。”

“未来若出现第三方平台调整经营策略或公司无法继续控制和使用相关网店和支付平台账户,非以公司名义设立的网店可能面临不能继续使用的风险,公司的经营状况将受到一定的影响。”

从小卖家成长到年销售额24亿元的跨国企业,离不开这些批量的成熟店铺。有颗树的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公司经营模式更倾向于eBay模式,所以,大部分店铺在eBay,前前后后运营有300多个店铺。

天泽信息(300209.SZ)拟以约34亿元收购有棵树,对赌条件是公司承诺未来三年净利润10亿元,这意味着,公司需要在四大平台上以更多账号运营更多的店铺。有棵树董事、CFO兼董事会秘书李志强认为,大的跨境出口企业纷纷往并购这个方向走,很多时候是希望尽早获得资源和资金,把业务进一步做大做强。

多账号运营的情况也存在于其他跨境电商巨头。

主营跨境出口电商业务的赛维电商(839586.OC)发布的2016年报披露,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14.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0.96%;净利润人民币3877万元,较上期增长104.53%。目前自有品牌多达12个,覆盖内衣、家居服、情趣用品、男装等。主要市场是北美和欧洲,两个市场占公司总营收的80%。以自营平台和第三方平台为主,第三方平台涉猎亚马逊、eBay、Wish和速卖通等。

赛维电商在全球四大平台的店铺数量。图片来源:赛维电商2016年年报

国内首家直接上市的跨境电商公司傲基电商(834206.OC)发布的2016年年报信息则显示,通过亚马逊、eBay、Wish、自有网站等渠道,向境外个人买家销售无人机、手机、移动3C、服装、百货、家具用品等。2016年,公司的营业收入2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3亿元,增幅达到143.51%。利润总额1.5亿元,较上期增长583.97%。其中,在“其他费用”中,网络费和差旅费合计117万元。

那么,大卖家是如何多账号运营而不被亚马逊发预警信息呢?

据记者采访了解到,主要解决方案就是从运营商拉企业专线,一条专线就有一个固定的公网IP,200个店铺就需要200个固定IP地址,这是防止因IP地址导致账号关联最高枕无忧的网络环境。

一位华为不愿具名的网络工程师对此评价道:“在IPv4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这是运营商把公网IP作为增值服务销售的前奏。”

然而,中小卖家尚不能高枕无忧。记者在华南城和华强北采访中了解到,同样多账号运营的中小卖家无法覆盖拉企业专线、建机房的成本,他们多是购买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云计算厂商的VPS(Virtual Private Server虚拟专用服务器)或者购买路由器。

简单理解,VPS就是一台拥有固定公网IP的服务器,优点是无需用户建设机房环境。

IP地址的总量和活跃数量,是衡量各家云计算厂商业务的一个关键指标。从地址活跃度来看,阿里云第一,腾讯云第二。

图片来源:《全球云服务商IP地址与分析报告》

不难看出,跨境出口电商不论是选择企业专线还是VPS,非常依赖公网IP,这是公司的重要资产。

腾讯云行业解决方案总经理郑立鹏告诉记者:“IP确实是稀缺资源,我们一直在采购新的IP。可是,僧多粥少。”

徐明伟则强调,中国互联网虽然发展迅速,但起步比较晚,这使得在中国互联网急需大量IP地址的时候,其已大量被欧美等发达国家占有。尽管中国在尽量争取,但还是只能获得有限量的IP地址。

数据也印证了他的观点。

自从2011年初全球IPv4地址总库分配完毕,我国IPv4地址总数几乎没有增量,3.3亿个基本保持不变。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如果需要IPv4地址,只有两种选择:等待未来某个时间有可回收的地址段释放出,或者从有多余地址的组织或机构购买。

美国网络地址注册管理组织(ARIN, American Registry for Internet Numbers)总裁及CEO约翰·库兰表示,ARIN从国际互联网分配机构(IANA, The Internet Assigned Numbers Authority)获得的IPv4地址以及回收得到的IPv4地址都会用于满足那些已经提交但待批准的申请。

作为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 Asia-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re)的会员单位,咖啡路由器技术总监方泉川告诉记者,为了延缓IPv4地址耗尽,IPv4的分配速度是受控的,不然早就没了。他说,APNIC的每个会员最多只能申请8C即1024个IPv4,而且要等候至少十个月以上。也因此,很多企业和机构只好向运营商租用。

CNNIC(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是中国的国家级互联网注册机构,为中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有一定数量地址需求的企事业单位提供地址资源的分配和注册管理服务。一位中国电信不具名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运营商从2015年开始,已经无法从IP地址分配管理机构申请到新的IPv4地址资源。

“部分大型的互联网公司,也正在从其它渠道申请或购买IP地址,申请携带IP地址入网,满足自身大量IP地址的需求。”

之所以IPv4地址僧多粥少,徐明伟介绍说,是因为在互联网的初始阶段,并没有很多主机,全世界也只有美国的几所大学、科研院所及美国军方使用IP网络。然而,互联网的爆炸式增长超出了任何人的预计。随着各类网络应用的用户规模不断上升、接入Internet的计算机数量的不断猛增,42亿个IP地址被迅速分配消耗。

“IPv4地址的短缺让互联网面临危机,新加入的主机无法获得地址,就无法成为互联网世界的一员。这个危机在中国尤其明显。”徐明伟说。

中国互联网应用进入多元化阶段,对地址资源的需求急剧增加。除了跨境电商的迅猛增长将产生对IP地址的大量需求外,各种各样联网的智能终端乃至移动智能终端,比如信息家电、手机、PDA、网络汽车、传感器、网络摄像头等,IPv4地址匮乏的状况日益突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通信网络行业资深人士对记者指出,过去十年,中国的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加速了IP地址的消耗。

4、分配模式

全球贸易正逐渐电商化。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6年度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6.7万亿元,其中,跨境出口电商交易规模就占了5.5万亿元,占跨境电商交易规模的80%以上。

Facebook官方授权的中国广告代理商——飞书互动华南区总经理陈勇告诉记者,从2014年至今两年多,跨境出口电商在Facebook上的广告投放每年保持在100%以上的速度增长,数量也同步增长。可以说,出口的跨境电商正在飞速增长。

“以前跨境出口电商行业是走草根式的、低价倾销的路子,如今已向价廉物美的中高档自主品牌的方向转变。”陈勇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B2B与跨境电商部主任、高级分析师张周平认为,从政策、市场增速视角判断,当前正处于跨境出口电商发展的黄金期。原因一是国内政策期许、支持跨境电商发展,提供外贸新渠道,政府实施“互联网+外贸”战略,促进跨境电商发展;二是从业者以及资本市场热情高涨,积极看好跨境出口发展。

作为依赖互联网平台的新兴产业,跨境出口电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途径,IP地址越发成为稀缺资源。

尽管IP资源“一票难求”,但是价格并未有预期中的“水涨船高”。不过,由于其特殊的分配模式,价格居高不下。

互联网IP地址分配实行分级管理。

全球互联网上的IP地址分配由国际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IANA)负责,其掌握着互联网域名系统的设计、维护及地址资源分配等方面的绝对权力。

IANA将地址分配给区域互联网地址注册机构(RIR),RIR负责各自地区的IP地址分配、注册和管理工作。通常RIR会直接或通过当地的国家级互联网注册机构(NIR)将IP地址进一步分配给本地互联网注册机构(LIR),然后由LIR进一步分配给下游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或终端用户。

目前,全球共有5个RIR:ARIN(负责北美地区业务)、RIPE NCC(负责欧洲地区业务)、APNIC(负责亚太地区业务)、LACNIC(负责拉丁美洲地区业务)、AfriNIC(负责非洲地区业务)。

图片来源: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APNIC负责亚太地区国家的IP地址分配工作。CNNIC是APNIC认定的中国大陆地区唯一的国家互联网注册机构(NIR),帮助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单位和组织从APNIC申请IP地址互联网资源。

每个组织像维护一个蓄水池一样维护着一个地址池,从高层组织往低层组织。例如,IP地址首先由IANA分配到亚太地区,再分配到中国电信,再由中国电信分配到每一台管辖的主机。

APNIC的政策对其IP地址的分配是采用会员制的,APNIC将IP地址分配给其会员单位,而会员必须首先缴纳会员费,同时缴纳IP地址的使用年费。这种管理机制使很多企业用户必须承担双重成本才能拿到IP地址。

据了解,截至目前,APNIC有6217个会员,中国共有226个单位直接向APNIC申请IP地址,这种分散式的申请模式使得资源难以实现整合,无形中也使IP地址申请和使用成本居高不下。

记者在APNIC官方网站查询到,最少的会员年费额度是1050澳元(合人民币5607元),最多可申请256个IP地址,即平均每个IP为21元左右。在这个基础会员费的基础上,根据所需申请的IP数量再叠加计算。

一位APNIC会员单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不同级别的会员可以申请其对应数量的IP。看上去,IP价格不算昂贵,但关键是,每年都必须按照级别向APNIC交纳会费。由于等待回收的IP数量有限,至少需要轮候10个月以上才能申请到。但一旦停止交费,APNIC就会收回会员资格以及全部的IP地址,包括之前购买的。

CNNIC与APNIC的费用政策不同。2015年9月1日开始执行的CNNIC IP地址分配联盟费用政策规定,新申请并获准成为CNNIC IP地址分配联盟会员的单位,需交纳1万元的会员开户费,续签协议继续成为会员时,无需再交纳此费用。

IPv4地址从1个C到2个A共分为20个级别。每个C类地址可连接254台主机,每个B类地址可连接64516台主机,每个A类地址可连接16387064台主机。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IP地址分配联盟费用政策(2015)。图片来源: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中国个人网站第一人、创办了手机之家的高春辉,自2013年开始从事关于互联网IP地址与地理位置相关的业务。据其在ipip.net公司2017年7月发布的全球首份公共云IP地址「注册与活跃」报告中的解读,中国尚有6000万-7000万IP地址在沉睡中,一方面是由于有公司买断了储备,另一方面买来是为了等着高价卖。

5、呼之未出的IPv6

目前IP协议的版本号是4,简称为IPv4,它的下一个版本就是IPv6。

与IPv4协议相比,IPv6最大的优势在于其地址长度达到了128位,这使得IP地址的数目达到了3.4x1038。有说法称,如果IPv6地址被充分利用的话,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都可以拥有一个IPv6地址。

“物联网技术贯穿的智慧城市建设,IP地址是基础。”郑立鹏向记者打了个比方,“如果IP地址足够多,物联网技术下,每个消防栓会配有一个IP地址。万一消防栓里缺水,会自动报警提醒,前段时间杭州豪宅大火的事件或许就可以避免。”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在公开场合强调,物联网将成为运营商(尤其是宽带业务占比大的电信运营商)最大的潜在业务。

尽管IPv6发展是必由之路,也十分紧迫,但全球发展进程并不快。

郑立鹏和华为网络工程师的观点一致,之所以IPv6推行缓慢,是因为在设计交换机的协议的时候,就是根据IPv4来设计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很多路由器、电脑软件、操作系统的标准都是根据IPv4开发的。而推动IPv6,对于千千万万设备制造厂商来说,成本是很高的。哪怕是华为,也没有那么强的动力来推动IPv6,因为,总是可以共享IP地址的。

Facebook称,公司全面升级启用了IPv6系统。负责这一项目的工程师萨布称,迄今IPv6地址占互联网地址总数的9%左右,不过这种升级并不廉价。

对于IPv6的商用部署,中国走得没那么快。

今年6月,国际互联网协会发布的报告《State of IPv6 Deployment 2017》提到,IPv6用户占比排名比利时居首,为51.65%,其次是美国,采用率为35.2%,中国排在65位,IPv6采用率仅为1.2%。报告内采用了谷歌统计的37个国家的数据,其中,在亚太地区,印度和日本等国家的采用率较高,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都在积极推进IPv6的部署,中国的IPv6采用率偏低。

每个国家的IPv6采用率。图片来源:国际互联网协会网站《State of IPv6 Deployment 2017》

绿色区域表示,IPv6应用比较广泛(绿色越深,应用越广泛),同时用户体验IPv6网站的时候,很少碰到问题。

橙色区域表示,IPv6应用比较广泛,但是用户在体验IPv6网站的时候,仍然会碰到明显的连接和延迟的问题。

红色区域表示,是IPv6应用不广泛,同时用户在体验IPv6网站的时候,会明显感觉到连接和延迟的问题。

对此,前述中国电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一是因为我国互联网用户数量大,迁移的工作量大;二是受网络的限制,谷歌可能没法完全统计我国IPv6的应用情况。

截至2017年6月,我国IPv4地址数量为3.3亿个,IPv6地址21283块/32,半年增长0.4%。

郑立鹏告诉记者,国内IP地址资源紧张,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互联网经济发展,就像当年的TD-SCDMA,阻碍国内互联网行业发展至少三年。

上述华为网络工程师也表示,IPv4资源有限,不影响普通人上网。但是,随着通过网络提供服务的公司越来越多,消耗的IP地址也随之越来越多。

“IPv4地址紧缺正在成为制约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重要因素,推进IPv6业务应用和用户终端的同步发展,已成为业内必须重视的问题。”CNNIC主任助理胡安磊在2017中国IP地址分配联盟高峰会议上这么强调。

最终解决IPv4地址枯竭问题的方案,还是要互联网整体向下一代互联网络IPv6演进。上述中国电信人士也指出,这一方面需要运营商完成骨干网络、接入网络的改造,另一方面也需要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同步推进改造其系统和应用,共同整体推进。

相关阅读:【图解】中国跨境电商跨入“万亿时代”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