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与Lyft崛起 纽约出租车何去何从?

“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是这座城市能量与热情的化身,而‘黑客入侵’依然是促进美国社会适应新文化的重要力量之一。”

Edward Helmore 2017/08/13 10:00 | 评论(2)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长期以来,曼哈顿的黄色出租车一直如同这座城市的纤维,满怀能量编织进了纽约文化历史脉络之中。从《的士速递》(Taxi)到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在《出租车司机》(Robert de Niro)里饰演的夜班司机拉维斯·比克尔(Travis Bickle),出租车的身影无处不在。

但这种拥有城市营业执照的黄色出租车系统正在加速崩溃当中。移民群体中90%的人都是司机,他们将其视作晋升到中产阶级的跳板,而现在似乎不太可能了。

摩根士丹利出炉的报告显示,2016年4月,纽约市13587辆黄色出租车总计完成了1100万趟运程,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9%。而就在同一月份,优步(Uber)、来福车(Lyft)完成了550万趟运程。这种转变必将推动以运用程序APP为基础的打车服务占据更多市场,也意味着黄色出租车的市场地位受到威胁。

“黄色出租车要玩完了。”一位黑色出租车司机Jagdish在上周接受采访时说,“优步抢走了全部生意。”

Jagdish介绍道,他的哥哥两年前花63万美元买下了经营黄色出租车的许可证。“现在这个证只值一半的价钱了。他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几乎难以维持生计。”他还补充表示,通过电话订购的黑色出租车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

纽约出租车管理局颁发的执照价格曾在2013年达到惊人的100万美元。而如今,不断下跌的价格令众多经营者手头拮据,甚至遭遇严重的信贷危机。

Jagdish坐在切尔西一家出租车司机偏爱的印度咖啡馆接受了采访,他表示,现在应该警告那些移民们,开出租车再也不是通往中产阶级社会的可行之路。“如果你想惩罚某人,请告诉他们来纽约开出租车谋生。如果你憎恶谁,也可以对他这么做。”

纽约市内三家专为出租车许可证提供借贷服务的信用社均出现资金周转问题,并已接受政府干预,黄色出租车的前路必将愈发艰难。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现在之所以很难与优步竞争,部分原因在于黄色出租车通常由车队统一管理,24小时昼夜不停地运转导致车身变脏;而优步的汽车都是私家所有和私人运营,没有同样的持续使用压力。

Utpal Sarkar六年前从巴基斯坦来到美国,工作是驾驶一辆磨损不堪的本田汽车。“所有人都愿意乘坐干净整洁的优步。”虽然挣的没优步司机多,但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依然是他在邓肯甜甜圈打工收入的两倍。

优步的普及性毕竟还没到那么高。纽约出现地铁系统崩溃等问题的时候,用APP打车的人数激增往往会导致严重的交通拥堵。沙勒咨询(Schaller Consulting)2月份公布的报告显示,通过APP打车导致汽车行驶路程一年增长了6亿车行里程,或者说城市交通流量增加了3%到4%。平均交通速度则从2011年每小时12英里降低到了如今的每小时8.1英里。

这种状况让今年下半年面临继任选举的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倍感压力,负责管控交通经费的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据说可能会参加2020年的总统大选。

今年早些时候,白思豪表示自己并不会出台措施帮助黄色出租车行业走出困境,也不会有意限制市场新玩家的发展。“自由市场机制为来福车、优步乃至其他企业创造了准入机会,出租车行业应当从中有所学习。”

经济学家对白思豪的观点表示赞同。基斯·莱格特(Keith Leggett)认为,多年以来黄色出租车产业一直受到特别保护免于竞争,但“现在不得不学着面对灵活机敏的竞争对手了,正因如此,我们才看到许多出租车司机忧心忡忡”。黄色出租车的市场份额出现了大幅缩减,“但它们依然占据着纽约交通出行方式的主导地位。”

黄色出租车的支持者们则认为,以APP运营的打车企业具有特别优势,比如并没有缴纳公共交通改进费用。

如果这一产业真的走到了十字路口,那么纽约面临着失去什么的危机呢?《出租车》一书作者格雷姆·霍奇思(Graham Hodges)认为,“纽约的出租车司机是这座城市能量与热情的化身,而‘黑客入侵’依然是促进美国社会适应新文化的重要力量之一。”

在霍奇思看来,出租车经营许可证价值的下跌最终可能会将车队所有者挤出市场,而小型的私人运营者则有望重新见到往日市场的繁荣景象。“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在许可证上大量高额投资的主要是车队老板和经纪商。证书价格的下降会让普通的个人司机有能力承担这笔费用。”

霍奇思相信,政府绝不会真的放任黄色出租车陷入危机而不顾,任凭其被优步和来福车全盘打垮,并且预料称政界人士不处理黄色出租车面临的问题,最终会产生意料之外的倒逼效果,交通拥堵将导致更多的“悲剧事件”,迫使政治家们行动起来。“这种局面一旦出现,受损的就不再是出租车了,而是那些看起来似乎合法的互联网打车软件。出租车产业和许可证的保值都还有前景可待。”

“在我而言,司机与城市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天然纽带。”

(翻译:刘欣)

来源:卫报

原标题:End of the road? New York's cabs face uncertain future in wake of Uber and Lyft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