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爆城威尼斯的两公里之外 丽都岛重塑“小生意”旅行体验

要将自己重新打造成可持续旅游目的地的意大利小岛。

Julia Buckley 2017/08/12 08:00 | 评论(2)A+
来源:界面新闻

在威尼斯,七八月正是游客纷至沓来,河流散发恶臭的时候。只有那些一点都不了解威尼斯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去浸润这份闷热。

我坐在与威尼斯遥向对应的丽都岛沙滩上, 海风吹拂着头发,钟声在耳边回响,庆幸自己发现了威尼斯的一个秘密——丽都岛。

几乎没有人会专程为了丽都岛而前往威尼斯——除非是在九月。九月的时候,人们挤上快船游艇蜂拥而至,寻找出席威尼斯电影节的明星身影。而除了这10天,怎么还会有人乘飞机来到这处游船之城,在满是巴士的郊区闲逛呢?

听当地人说,其实丽都岛也并非一直这样凄凉。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时候,丽都岛曾是很受人们欢迎的地方。长约12公里的细长沙洲是威尼斯的天然屏障,建造了许多别墅和沙滩小屋,欧洲人一到夏天都会来到这里度假。

种满夹竹桃的街区。

然而,当威尼斯声名远播越来越火热的时候,丽都岛却面临着一场身份危机,也逐渐被人遗忘。直到最近,威尼斯的游客超载问题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旅行者入城游览的体验越来越糟糕,当地政府试图将游客们的目光引向威尼斯的周边地区。

丽都岛的魔力并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没有大规模的旅游业。这里的魔力在于当地人非常用心地去管理这座城市:让小生意兴旺起来,保持一种集体感,让一切事物小而美,保留着当地的特色。一个当地人,第四代旅馆老板Michaela Cafarchia为了能够把这个小岛传承给后台,今年组建了一个联盟,取名“威尼斯丽都联盟(Consorzio Venezia e il Suo Lido)”,旨在以联盟的形式齐心协力,共同合作。

静谧风光,胜似天堂

岛上许多生意都是以家庭为单位运营的。入住酒店,我和热情的当地接待人员相聊甚欢;当我第二次来到那家拥有86年历史的冰淇淋店,工作人员热烈地欢迎我:“嗨,甜心!”。Lio是一家坐落在沙滩上的海边餐馆。一天晚上,我没有提前告知便来到这里吃晚饭。这里早已满座,但是工作人员并没有将我拒之门外(旅行指南上推荐的每一家餐馆都是这样做的),而是帮我找了一张桌子。

菜单上有一些常见的食物——披萨、意大利面、海鲜,菜肴却非常注重当地食材,甚至有一个披萨上只放了产自丽都的蔬菜,其他什么也没有;而且,有许多沙拉都是“来自威内托花园”,你能体味到那种本地采摘的新鲜感。他们告诉我,这是联盟倡议中的一部分——每家餐馆都承诺至少拥有一种当地取材的菜品。

丽都岛的风光

我在丽都待了五天。前两天骑自行车(这里有许多可以租用的单车,但是大部分酒店都有自己的自行车)或是步行,沿着种植着夹竹桃的道路,路过了一栋栋大厦。一栋新哥特式的大厦,一座中世纪英国小屋,一座壮观的瑞士房子、一间涡轮发电的北欧小屋, 这些大厦诉说着丽都曾停满私人飞机的历史。

Nicelli机场建于20世纪30年代。我在这个小机场解决了午餐。游客们在这里来来往往,准备在湖面上来一段直升机飞行。当地人却聚集在餐馆中,品尝着湖中可口的对虾,沉浸在保存完好的艺术装饰建筑内,看着小型私人飞机在跑道上飞驰。

亚得里亚海

我沿着奥帕蒂亚海滨骑行。这里没有了夹竹桃,取而代之的是维多利亚风格的小屋。远方轮船后面的太阳渐渐下山,沙子缓缓地流入亚得里亚海,天空将海面染成了一片紫罗兰色。

路过大桥,沿着河流骑行,我在马术中心停了下来。这里的检阅台就在水上(你可以从这里学习骑马,但是你不能离开这里,初学者只能在围栏里面骑马)。我在长椅上停下来,俯视着Lazzaretto Vecchio岛屿上的砖墙——这是一座远离海岸的古老的隔离岛。

一艘船停在那里,手拿着太阳伞的人们从船上下来,蝉鸣已经淹没了他们的声音。我抬脚踏进了草丛中——这里的海岸上铺满了野生的紫罗兰——看着小船经过,船夫们做着他们日常的工作,几个青少年打开了广播,将轮船停泊在这里。一位老太太开心地停在了我的附近,她身子下的轮椅吱吱呀呀地响着。我不由自主地跟上了她的脚步。这里就像费里尼电影中的真实场景一样。

Malamocco村庄附近未开垦的荒地

但丽都岛远远不止如此。行程的倒数第二天,我前往沙滩上的另外一端,这里的耕地上种满了洋蓟和其他植物。Malamocco是一处未经破坏的天然村庄。在拜占庭时代,这里和威尼斯一样重要,但是随着世界向工业化进发,这里的一切都停滞了。一家名为Relais Alberti的酒店在当地颇有名气,它践行的理念是慢悠悠的旅游体验。工作人员会引导客人去田里摘菜,然后将摘下来的蔬菜送到一间16世纪风格的厨房里烹煮。

Locandiera的意思是旅店老板,这个词可以追溯到哥尔多尼时代。老板带着我前往村庄拱门下,我们沿着一条人行小道,这里一边是田地,另外一边是盐碱地。风呼呼地吹着,带着点海水的气息。

走了几步,我们便处于加厚的墙壁(Murazzi)附近。上面有一条自行车道。下面的海水击打着墙壁下方,这处墙壁的作用便是保护丽都免受亚得里亚海的侵袭(最窄的地方只有200米)。

防洪坝The Murazzi

除了加厚墙壁之外,这座岛屿还有一层保护。在沙滩终点,充满争议的莫斯拦洪坝旁边,是丽都最原始、壮观的沙滩。这里的海岸线上漂浮着木头,被漂白的大树桩从沙子里冒出来,被用作临时毛巾架。

莫斯大坝远离海岸,慢慢地腐烂着。海水朝我们涌来。我一边喝着桑格利亚汽酒,一边告诉自己,这就是意大利,到处都是太阳躺椅,沙滩如此珍贵。

丽都岛的沙滩

最后一天——我计划去威尼斯。我告诉我自己,在威尼斯,每走一步,你都会看到不止一个展览;不止一个世界级的艺术作品。

然后我将一个脚趾踩进沙子里,我告诉我自己,我应该至少去朱代卡岛看一看。这是两年一次的旅行,应该去拉沙佩勒看看,还有我最喜欢的圣乔治城中的丁托列托。我与文化游客犯罪感做着激烈的斗争。

但同时又想起威尼斯的每个地方、每个平底船上都蜂拥地挤着被太阳暴晒的人群。

我还是待在了沙滩上——这次更为优雅。一边是海,另外一边是披萨饼店,高级的卫生间。木制的小屋,四张帆布躺椅,一张双人大小的太阳椅。

此时,丽都辉煌时代重现,我有点期待看到马塞罗·马斯托依安尼向我走来。

翻译:尉艳华

来源:independent.co.uk

原标题:Venice lido: The island reinventing itself as a sustainable tourist destination

最新更新时间:08/12 15:27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