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edia】国产网剧跨入亿级单位 但大IP大制作就有好作品了吗?

到2020年,国产网络剧单集成本或将达到6000万,制作成本足以对标美剧市场。但这仅仅是对标价格,虚高的成本会影响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三文娱 2017/06/20 09:02 | 评论(0)A+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剧照

作者:BB酱

上海的著名商圈静安寺,拥有着高密度的咖啡厅与酒店,上海电视节的主会场就落于此地。每年的六月,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视人会聚集在此结识伙伴、推销作品、讨论电视剧的发展与未来。

往年,一线卫视频道是这场盛会的主角,而近两年,会场的焦点则转向了另外一个新群体——有着雄厚资本背景的互联网公司。

一线卫视淡出,互联网公司崛起

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视频网站还在争相购买独家版权。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宣布要在未来一年内花费100亿采购内容,爱奇艺CEO龚宇在去年也表示,2017年至少花费100亿元采购优质版权内容。

去年年初,腾讯视频以单集900万的价格买下《如懿传》网络独播权,掀起了视频网站头部大剧购买上的军备竞赛。随后网络版权单集800万元的《琅琊榜2》、单集800万元的《赢天下》、单集750万元的《择天记》、单集600万元的《军师联盟》等价格高企的项目频频闪现。

如果说一年之前,互联网公司还仅仅作为输出平台的角色,疯狂采购版权剧,而今年他们已经占据了影视产业链的上游,以出品方的姿态站到了影视大潮的风尖浪口上。

上海电视节期间,企鹅影视、爱奇艺、优酷几乎同时发布了自己的2017年片单计划:企鹅影视带着60部头部IP自制内容来势汹汹;爱奇艺豪掷7.08亿买下周星驰《西游伏妖篇》《爱奇艺》的网络剧改编权;优酷也不甘示弱,一口气发布六部独家剧集。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网剧市场就呈现出爆发趋势,2014年-2016年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每年都有一两部具有代表性的网剧以黑马姿态成为影视从业者们口中的“爆款”。从2014年的《灵魂摆渡》,到2015年的《太子妃升职记》,再到2016年的《余罪》,这些网剧以其小体量、低成本、娱乐性强的特点迅速吸引了投资人的注意。

网络剧发展如此之快,在企鹅影视天机工作室总经理常斌看来,这是因为互联网视频平台仅靠一些大的版权剧,很难支撑互联网发展需求,需要很多定制化、个性化的内容。同时,网络拉低了入行门槛,促使一批新兴公司进入这个行业,推动了网剧市场的发展,而如今网剧正向着精品化方向迈进。

精品化的网剧正以激进的方式摆脱观众对网络剧“粗制滥造,内容浮夸”的刻板印象:大量的电影团队开始从大银幕转战小荧屏,行业级扛鼎人物也在向网剧靠拢,周星驰、管虎、唐季礼、冯小刚、张黎等一众导演也开始在网剧领域内探索。

这些现象的背后,一场对大IP、大制作、资本的白热化争夺俨然开始上演。

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称:“视频平台纷纷加大头部内容投入比例,过去一年,全网S级自制网剧单集成本年增速最高达到了230%,网剧由小作坊式操作向精品头部内容转化迹象明显。”

明星、资本、IP,一样都不缺

首先是资本的介入,让互联网公司与这个行业里头部内容制造者们的联系更加紧密。

2017年开年,当周星驰还在为《西游伏妖篇》兢兢业业路演时,上海新文化的一则公告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周星驰这三个字的价值。1月3日晚间,上海新文化宣布以13亿投资周星驰名下独资公司PDAL,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新文化试图通过控股周星驰公司来绑定周星驰。圈内不止周星驰,冯小刚名下公司东阳美拉传媒同样以资本并购的方式与华谊兄弟紧密联系在一起。欢瑞世纪联合张涵予成立了合资公司,而双方合作的第一部电视剧《天下长安》已经立项。

没有哪个时代的明星大导像今天这样如此近距离地靠近资本,不过这种“上市公司+明星股东”的模式因轻资产和高估值现象而备受投资者质疑。

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对三文娱称,“轻资产公司,像影视、互联网属于人才、资本密集型产业,公司是靠人力驱动的”。创投的热钱流向行业里的头部内容属于正常情况。

“现在影视圈内有一个趋势,影视投资都在扶持一些年轻导演,因为他们有可能成为这些上市公司并购的下一个目标。”

就在上海电视节期间,爱奇艺宣布了制定三个计划:海豚计划、幼虎计划和天鹅计划,海豚计划是爱奇艺网剧定价的招标计划,幼虎计划是扶持制片人新人,天鹅计划则是培养新演员。在资本层面上,企鹅影视和阿里分别以股权投资的方式支持网剧一哥白一骢的公司灵河文化。

有了资本和人才,互联网公司同样不缺乏内容源头。

在企鹅影视发布的60多部剧集中,《全职高手》、《三生三世枕上书》、《庆余年》、《斗破苍穹》等热门IP均来自腾讯旗下阅文集团。企鹅影视还拿下了江南的龙族系列,两者共同开发《龙族之龙王》;南派三叔的填坑之作、揭秘小哥身世的《藏海花》也宣布花落企鹅;起点中文网作家跳舞拿出了自己的成名作《恶魔法则》和企鹅影视联合开发。

企鹅影视CEO孙忠怀

 

此外,8部《鬼吹灯》的网络剧改编,第一部、第二部分别是由正午阳光团队孔笙导演和《老炮儿》导演管虎执导,剩下的三部《鬼吹灯系列》《龙岭迷窟》、《云南虫谷》、《昆仑神宫》将由《走向共和》的导演张黎执导。导演管虎在完成《黄皮子坟》之后,他还将执导《南海归墟》、《怒晴湘西》、《巫峡棺山》,至此,八部《鬼吹灯》的制作阵容已全部揭晓。

除了以上作品以外,与企鹅影视联合开发的影视公司还有唐人影视、耀客传媒、柠萌影业和新丽传媒,这些影视公司几乎都是行业内业绩突出的影视新贵。

与此同时,在这场影视行业全面互联网化的过程中,行业内盈利能力差,制作水平欠佳的影视公司深陷严重亏损的泥淖中而被排除在互联网公司合作名单之外。

据三文娱统计,2016年148家新三板影视传媒公司中,有23%的公司处于净亏损状态,曾出品过《华丽上班族》、《毒战》的海润影业亏损最为严重,其次是电视剧《猎场》的出品方青雨传媒,该公司此前与湖南卫视、乐视网对簿公堂,导致了这部由胡歌主演的职场力作无限期延播。

在影视剧制作成本尚未破亿的时代,海润影业和青雨传媒都曾是行业里的佼佼者,然而,越来越高的制作成本已经超出了许多中小型影视公司的掌控范围。

王晓晖也对行业从业者们发出了预警,“如果上万家的影视公司都按照大IP、大制作投入的话很多公司会倒掉的”。

在投资人曹海涛看来,这种制作成本动辄上亿的模式并不可持续,虽然利润看上去已经破亿,但实际上毛利率并没有变化。“你现在投一个亿,回来两个亿,过去是投两千万,回来四千万。你会发现因为毛利没有变化,但是因为剧的成本发生变化了,买剧价格也高了,那么毛利也没有发生变化,最后的变化是利润的绝对值上的变化。”

大制作、大IP、大投入下的乱象

与大制作、大IP、大投入相伴而来的是背景五毛特效、演员抠图表演,资本、IP和明星既是流量的杀手锏,也是口碑崩盘的原罪。

热衷于IP改编源自于热门IP自带流量, “简单化、投资少、来钱快”,IP降低了影视剧改编的技术门槛,资本介入之后,要求“量”和“回报率”,热门IP不经评估改编一下就能用,小生花旦自带流量无需演技都能演,整个影视圈被资本所裹挟。随之而来的是IP价格和明星片酬的水涨船高,整个影视剧市场呈现扭曲式发展。

狂热的IP盛行之风下,每一家影视公司都会囤积一些IP版权。“如今是IP时代,每家大公司都要储备一些项目。”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三文娱,“握有大IP的公司其实就只是随便买了一个小说,原小说是否具备粉丝基数、改编难易程度,改编价值几何几乎没有统一的评估标准。”

白一骢则认为,“其实我们现在整个基础行业的技术是匹配不了我们的IP储备量的。换句话说,我们有这么多好的IP,其实没有那么多拥有技术的团队能把它做完。换句话说,我们有钱、有IP,能把它做完的团队是不够的。”

真正有能力完成一个作品的团队依然是稀缺的,同样做盗墓题材的网剧,做过《盗墓笔记》的白一骢依然会建议他的团队多向《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的团队学习。

被资本裹挟的影视剧行业面临着诸多盈利性的现实问题。影视行业受到政策、演员片酬、影视项目周期性等因素影响,利润波动较大,从许多公司的年报中可以看出。

2015年被新文化收购的摩天轮承诺2015年当期净利润2200多万元,但公司经审计的实际净利润仅为920万元。对比2014年摩天轮近3100万元的净利润,其2015年的净利润骤降七成。

而另外一家影视公司大晟时代文化在年报中披露,公司在2015年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中联传动业绩承诺完成率仅为69.20%,其未能实现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八月未央》《捉妖世家》《小时代》等10部网络剧未能按计划时间取得电视剧的发行许可证。

资本求量,时间成本也被纳入计量考核。在越来越快餐化的影视剧市场上,影视剧沦为对赌协议下的筹码。影视投资人曹海涛对三文娱称,业绩承诺完不成,压力最大的是上市公司,因此其会尽可能实现业绩承诺指标,“一般来说承诺业绩差20%~30%,上市公司都会采用方法去弥补”。

而白一骢也表示,有业内人曾找到他拍摄一个有着广泛读者基础的大IP,但是拍摄时间紧张,他以“拍摄时间紧张,不可能完成”拒绝了,对方却告诉他“我没办法,我财报到了,在财报之前我要把它做出来”。

对于影视公司的并购方来说,为了保证完成业绩承诺,同样面临着对赌压力。

去年刚刚二度借壳上市成功的欢瑞世纪签下了三年的对赌协议,欢瑞世纪在2016年到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1亿、3.03亿及3.64亿。就在不久前,欢瑞世纪旗下全资子公司欢瑞影视与安徽卫视签订购剧合同,欢瑞世纪税后收入1.6亿,距离2017年财年的 3.03亿元还有1.43亿的差距。

但完成另外一个多亿的营收并不简单,目前欢瑞世纪已经列入拍摄计划的影视剧就多达十部,《十年一品温如言》《盗墓笔记2》《青云志3》《吉祥纹莲花楼》《封神三部曲》《昆仑》《沧海》《琉璃美人煞》《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其中《天乩之白蛇传说》《十年一品温如言》已经拍摄完成。

所以说,大投入、大制作越来越多,就意味着真正的大剧出现吗?

王晓晖对此持怀疑态度,“我们认为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像前段时间《摔跤吧!爸爸》那样的,无论是品质、商业影响等等都能够结合在一起的产品相对于价格而言增长得太慢了。”

据王晓晖介绍,目前网络剧成本的静态增速最顶尖的剧按照40%,2020年单集会达到6000万,相当于1000万美金。制作成本上足以对标美剧市场,然而仅仅是对标价格而已,虚高的制作成本会影响到网剧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身边做剧的人越来越多了,资本涌入,很多剧本都看不过来了,这让我们很焦虑,因为好的不多,消耗的时间又特别长。”

很显然,真正的头部内容依然稀缺,精品网剧仍值得期待。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