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不需要女性?一名《死或生》女性选手的职业生涯之路

在电子竞技领域,女性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她们无法像男选手那样通过玩游戏致富。一部分女性选手的职业生涯从CGS赛事起步,她们仍然需要更多的机会以及关注。

触乐 2017/05/17 12:26 | 评论(21)A+

作为电竞领域史上收入最高的女性选手之一,凡妮莎·阿蒂加(Vanessa Arteaga)从小就玩格斗游戏。

阿蒂加的哥哥最初带她了解格斗游戏,因为在小时候,他需要有人跟他一起玩。2000年阿蒂加12岁,她哥哥买了一份《死或生2》,起初她有些犹豫——在那之前她从未接触过3D格斗游戏。

但阿蒂加很快就爱上了,她喜欢那款游戏的角色、动作风格、场景和防守反击的玩法。

阿蒂加还注意到,与她在上个世纪90年代玩过的其他格斗游戏所不同的是,《死或生2》中绝大多数角色都是女性。作为一个年轻女孩,她喜欢在游戏中扮演女人。“我确实倾向于选择女格斗家——即便她们只是游戏角色,你看到她们时仍会想:‘她们太酷了!我想成为她们那样!’尤其在我年轻的时候,会更喜欢女性角色。”

凡妮莎·阿蒂加(Vanessa Arteaga)

2006年,时年18岁的阿蒂加在网上已经难逢敌手。次年她成为《死或生4》的一名职业选手,并参加了Championship Gaming Series(下文简称CGS)赛事,与男选手跨性别对战。后来随着赛制改动,她又参加了《死或生4》的女子组比赛。

阿蒂加在2007年CGS《死或生4》女子组比赛中保持不败,而整个2008年CGS赛季在与15名选手的对战中,只输了一场。

阿蒂加在CGS赛场共赢得了2万美元的奖金。根据电竞数据网站Esportsrankings的统计,这让她成为了电竞史上收入排在第2028名的职业选手,同时也是收入排名第9的女选手——除了阿蒂加之外,另有4名参加CGS赛事的女选手也进入了女性电竞选手收入榜的前16名。

《死或生4》

在电子竞技领域,女性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她们无法像男选手那样通过玩游戏致富,所以十年前那届颇显奇怪的CGS赛事,对她们来说已经是难得的赚钱机会。

极少有女性出现在电竞赛事的最高舞台。《英雄联盟》《Dota 2》的所有顶尖职业战队都由男性组成,Sasha "Scarlett" Hostyn是唯一一位参与顶级赛事竞争的《星际争霸2》女选手。Ricki Ortiz是一个著名《街头霸王》选手,她在格斗游戏网站Shoryuken的《街头霸王5》排行榜上排在第15,在2017年卡普空职业巡回赛选手排行榜上排名第40,是唯一一名进入这两份榜单前100名的女选手。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与男性同行相比,女性电竞职业选手在技巧或身体方面有任何劣势。

2016年,《计算机传播期刊》发表了一份针对超过1万名男性和女性游戏玩家的研究报告。通过追踪和对比男女玩家在《无尽的任务2》和《Chevaliers’ Romance III》中的升级速度,报告发现男性和女性玩家的游戏水平没有明显差异

2015年一份类似的研究报告也曾指出,《英雄联盟》女性玩家和男性玩家的升级速度大致相当。不过如果女玩家与另一名男玩家搭档,她们的自信心有可能会下降,并且她们更偏爱扮演辅助和协作角色。

某些职业战队及赛事希望吸引更多女性参与。PMS Clan和Smash Sisters等女子战队鼓励女选手参与女性邀请赛以及跨性别的赛事。《反恐精英》也有几支名头不小的女子战队。

但就连创办女子职业战队的一些女性也承认,仅限女性参加的赛事存在争议。PMS Clan在2012年成立,创始人本人从不参加仅限女性的比赛,不过她相信如果女性主导一项赛事,那么她们将得到更多学习和训练的机会。“她们必须得到支持,让个人安全得到保障。互联网上的环境太恶劣了,你要么是胖女孩,要么时候坏女孩,要么就是丑女孩。”

在当年,CGS试图解决许多女选手所面临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缺少机会。理论上讲女选手可以参加英特尔极限大师杯、卡普空职业巡回赛等任何赛事,不过很少有女性能够进入顶级排名。

这也许是因为女选手面临着系统性的骚扰。第一位参加《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女选手因为遭遇大规模的骚扰而退出;《反恐精英》和《星际争霸》的女选手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她们的比赛成绩不俗,但仍会受到骚扰。另外,根据期刊《计算机与人类行为》一份以“定式观念威胁”(stereotype threat)为主题的一份学术报告显示,由于传统观念认为女性不擅长玩游戏,女选手的信心和表现也会受到影响。

当职业战队挑选女选手时,选材标准除了女选手玩游戏的技术之外,还有她们的外貌。

2011年,Kim“Eve”Shee-Yoon与韩国《星际争霸》战队SlayerS签约,当时SlayerS经理坦言之所以选择Eve,是因为“她的技术和外貌。”

就算像Frag Dolls那样的女子电竞战队,也曾经将选手颜值作为她们选拔人才的一个标准。2004年,Frag Dolls在为PAX游戏展召集女玩家时明确指出,参赛者需要发送游戏简历和“几张照片”。并蒂莲女子战队TFG(Twins Flower - Girls)今年在接受Motherboard采访时称,他们会根据颜值评估潜在候选人。战队经理郝宇(Yu Hao,音译)解释说,这个决定关系到钱:“如果投资人面前放着两份简历,其中一个女孩长得好看,另外一个女孩技术好但相貌不佳,投资人肯定会选择第一个女孩。”

并蒂莲女子战队部分成员

在2006年,Championship Gaming Series最初举办了两场邀请赛,每一场都有《死或生4》的比赛。安柏·达尔顿担任赛事顾问,为主办方挑选游戏提供建议。据达尔顿说,赛事主办方“绝对对女选手感兴趣,对举办女子赛事感兴趣。”

“事实上我建议他们不要举办只有女性参加的赛事,而是挑选几款拥有顶尖女选手的游戏作为比赛项目……我推荐他们选择一款女选手有可能会夺冠的游戏。”

微软公司是Championship Gaming Series的赞助商,所以主办方必须选择一款Xbox 360游戏。达尔顿和她在PMS Clan战队的队友们注意到,某些《死或生4》女性玩家水平相当不错——包括凡妮莎·阿蒂加。

阿蒂加也这样认为,原因是她经常在网上遇到其他《死或生》的女性玩家。“过去我很难找到玩格斗游戏的女性,就连玩游戏的女性都很少,不过某些女性非常愿意试试《死或生》。我不确信《死或生》为什么会吸引她们,但与《街头霸王》等其他格斗游戏相比,更多女性愿意玩《死或生》。”阿蒂加说。

所以,Championship Gaming Series选择了《死或生4》作为比赛项目之一。

在当时,《死或生4》中的女性角色以及玩这款游戏的女选手都没有被人们认真看待。在2006年首轮邀请赛上,某评论员在介绍《死或生4》时说:“我只知道这款游戏里有热辣小妞,她们会打架,我很爱她们。”

凡妮莎·阿蒂加在第二轮邀请赛上亮相,她与对手进行了一场双方实力接近,胜负只在毫厘之间的比赛。赛事主办方将阿蒂加与Ward定为开场赛,比赛开始前,他们还在一段视频短片中播放了俩人过去交手的场面,目的是制造戏剧性噱头,为这场跨性别大战预热。

在阿蒂加输掉那场比赛后,评论员开玩笑说:“看起来所有伙计们都(对她离开)感到失望”——他在说到“伙计们”时加重语气,似乎暗示阿蒂加的外观很重要。

沃德并没有将阿蒂加视为与他实力相当的对手。赛前沃德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说,他相信男人玩游戏的水平比女人更高:“对于游戏的复杂性,男人似乎更容易掌握。”当阿蒂加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则说,她相信男女是平等的。“我认为我们跟男性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我们拥有相同的工具,有竞争力——无论男人们说些什么。与此同时,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也乐于学习。”

阿蒂加是参加混合性别邀请赛的三名女选手中的一人,另外两名女选手也没有得到来自男性对手的尊重。Marjorie “Kasumi Chan” Bartell参加了两轮邀请赛,在首场比赛中,她的对手一直在冲她说垃圾话。当比赛接近结束时,他说:“我的朋友告诉我,如果我来这儿,我就不能输给任何一个小孩子或者女孩。所以如果我输给一个女孩,我就不能回家了。”

然后,他输了。

第二场邀请赛前,主办方对Kasumi Chan的对手进行了一次长采访。他穿着一件印有“I <3 Girl Gamers”字样的衬衫,不停地说他无法忍受再次被一个女人击败。

在这些早期邀请赛中,女性除了参加比赛之外,还可以担任“裁判”。女裁判的职责与其他体育赛事的裁判不同,她们更像是职业拳击和摔角比赛中的“擂台女郎”。在每场《死或生4》比赛前,摄像镜头都会切给女裁判,她会摆好姿势说:“Ready? Go!”她们在早期邀请赛中穿着中空装和超短裤,而在后期CSG赛季,她们会身穿受裁判服启发而设计的条纹衫和超短裤。

漂亮女人成了CGS赛事的一部分。2007年6月12日,战队选拔在花花公子大厦进行,两个花花公子兔女郎亮相舞台。2008年战队选拔则在SXSW音乐节期间进行,两个身穿中空装、迷你裙的长发女郎站到了舞台上。

在2007年于花花公子大厦安柏·达尔顿进行的CGS战队选拔结束后,安柏·达尔顿不再担任这项赛事的顾问。达尔顿相信,某些战队经理选择女玩家的标准不是她们的游戏技术,而是她们的长相。

“我不喜欢选手选拔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一名《反恐精英》玩家被选中参加《死或生》的比赛……但很多人技术比她更好。我记得她一场比赛都没赢。某些女孩赢得了绝大部分比赛,可她们没有被选中。我无法接受为了视频效果做出如此大的让步,我相信这对电子竞技是有害的。”达尔顿说。

选手选拔机制、在赛场出镜的职业女模等因素都反映了这一现实,那就是如果一名女选手长得好看,就更有可能延续较长的职业电竞生涯。在参加CGS赛事的职业战队解体后,阿蒂加和另一位女选手加入了女子战队Less Than 3,该战队成员都既是专业Coser,又是高水平的职业选手。她们颜值高,同时还擅长玩游戏。

对男性电竞选手来说,外貌条件不会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阿蒂加的女队友

阿蒂加和古恩是唯一两名在十年前参加CGS赛事,如今仍然活跃在电竞圈的女性选手。她俩都在游戏视频网站Twitch开通了直播竞技游戏的频道,并吸引了许多观众。

在前两轮邀请赛之后,CGS大幅改动赛制,女性和男性玩家不会再在《死或生4》中直接交手。2007年,CGS主办方将《死或生4》的赛事划分成了男子组和女子组。

CGS演变成了基于团队制的全球赛事,并在DirecTV直播实况。新的战队架构借鉴了NFL,各战队来自不同的各大城市,其中6支战队来自美国,其他战队则来自世界各国:韩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墨西哥、巴西、德国、瑞典、中国和英国。

由于赛制改动,参加CGS赛事的每支职业战队都会保留一名擅长《死或生4》的女玩家。这同时也意味着无论主办方、参赛选手和观众怎样评价,每一场《死或生4》的比赛都很重要,会影响战队的总积分。

每支CGS战队由十名选手组成,包括《反恐精英》5人组,两名赛车游戏选手,一名《FIFA》选手以及两名《死或生4》选手(男女各一名)。如果《反恐精英》团队在一场比赛中获胜,其战队会得到5个积分,《死或生4》的每场比赛也关系到1个积分的归属。

与此同时,CGS主办方将《死或生4》赛事划分为男子组和女子组,还影响了解说员在赛前和赛后评论比赛的方式。他们不再故意调笑女选手的性别,而是会采用与描述男选手相同的方式来描述她们。

2011年G4TV对凡妮莎·阿蒂加的现场采访

例如在2007年CGS的一场比赛中,解说员形容凡妮莎·阿蒂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死或生》职业选手之一,也是最优秀的女性选手。”没有评论阿蒂加的外貌,也没有询问她的感情史——相反在比赛前后,主办方采访阿蒂加时的提问集中在她的《死或生》训练计划,以及她作为一名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

CGS战队需要一系列不同游戏的玩家,所以职业选手如果希望加入一支战队,就可以从成为比赛项目的游戏中挑选一款进行训练。举例来说,当时已数次赢得《雷神之锤》比赛冠军的Alessandro “stermy” Avallone就选择了他此前从未玩过的《FIFA》。

许多女性玩家为了加入一支CGS战队,都选择突击训练《死或生4》。阿蒂加等人已经非常擅长《死或生4》,不过其他未玩过这款游戏的女选手不得不快速学习,以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

Livia Teernstra代表柏林安联(Berlin Allianz)战队参加《死或生4》女子组的比赛,不过在那之前,她只有《虚幻竞技场》和《雷神之锤》的比赛经验。

据Teernstra说,她在观看2002年的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orld Cyber Games)后,从16岁时开始玩《虚幻竞技场》。后来她加入了女子战队“girlz 0f destruction”,到2007年一直参加《雷神之锤4》的比赛。她在那段时间里认识了一位后来受邀主持CGS赛事的解说员,后者说服当时18岁的她学习《死或生4》,以代表某支欧洲战队参加2007年CGS赛事。

Livia Teernstra

Teernstra希望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CGS主办方选择《死或生4》作为比赛项目,所以她决定试一试。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女选手来说,《死或生4》的奖金更有吸引力。“我发现《死或生》很多比赛的奖金比《雷神之锤》或《虚幻竞技场》高得多。”她说。

迄今为止,在CGS《死或生4》赛事中取得不错成绩的女选手,仍然位于全世界收入最高的女子电竞选手行列。凡妮莎·阿蒂加仍然位居电竞史上收入最高女选手排行榜前十,Livia Teernstra排名第16——她们都曾代表CGS战队参加《死或生4》的比赛,赢得了累计数万美元奖金。

不过与男性选手的收入相比,她们的收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在男性电竞选手中,排名收入榜前十选手的收入均超过100万美元,其中排名榜首的男选手收入已经接近300万美元。根据EsportsEarnings.com的统计,收入排名全球前500名内的电竞选手收入均达到六位数,但前500名中只有两名女选手,其中一人就是职业生涯从CGS赛事起步的凯瑟琳·古恩。

CGS主办方原本希望这项赛事能够连续举办几十年,为电竞赛事的组织和转播树立标准,不过到了2008年,主办方就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而停止经营。据曾参加CSG比赛的人士透露,除了比赛奖金之外,进入CSG战队的每名选手都能拿到3万美元的年薪;每支战队都有一名全职经理,HLTV报导称每名选手每天还能领到50美元的餐补。

CGS赛事的比赛奖金规模也很大,在2007和2008年的CGS赛事中,总奖金池都达到了100万美元。获胜战队赢得总奖金的一半(50万美元),另外50万美元则会被分配给排名第二到第四的战队。战队胜负取决于整个团队的积分,这也是为什么阿蒂加的奖金额不如某些在《死或生4》比赛中输给她的其他女选手。

即便是以今天的标准来看,CGS赛事的奖金仍然相当可观——对女选手来说尤其如此。

不可否认,CGS的赛制安排存在弊端,例如由于赞助商选择了《死或生4》作为比赛项目,许多女性电竞选手不得不从头开始学习一款新游戏,而性别组的划分,似乎也暗示了男女选手在实力方面仍然有差距……无论如何,当时参加比赛的女选手充分利用了CGS赛事带来了的机会,提升了她们的收入和知名度——尽管这种机会在很大程度上与她们的外貌有关系,且带来的收入也远远无法与男选手相比。

安柏·达尔顿认为,当代电竞行业应当研究CGS的错误,对其模式加以改进,而不是完全放弃。“在电竞领域,女选手属于极少数人群,所以如果举办她们能够参与竞争的比赛,推动她们进步,将帮助她们上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她说,“电竞行业可以从举办仅限女选手参加的比赛开始,为参赛选手提供与在线竞技完全不同的体验,并挖掘有潜质的人才。”

与此同时,达尔顿也强调了最初几轮邀请赛中的混合性别比赛的价值:“这是可行的。通过参加跨性别的邀请赛,女选手可以提高她们的竞争力。她们还需要与男选手一起训练,这些都是能够让她们变得更优秀的方法。”

当凡妮莎·阿蒂加回忆起十年前的比赛时,她仍然感到自豪。“我一直很喜欢竞争。在CGS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还有像那样的游戏世界。”阿蒂加说,“它带来了很好的机遇,是一个职业的电竞联赛。”

CGS为女性电竞选手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在CGS之后,她们至今未得到类似的机会。

来源:触乐

原标题:电子竞技不需要女性?一名《死或生》女性选手的职业生涯之路

最新更新时间:05/17 13:47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