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最大国有煤炭企业再次违约 12个月内3次陷入兑付危机

川煤集团面临的集中偿付压力大,且该公司仍有部分煤炭尚处于建设期,后续资金需求量大,将推动公司债务规模继续上升,整体财务风险加大。

蒋瑜沄 2017/05/16 15:29 | 评论(1)A+
来源: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身处偿债高峰期的四川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川煤集团),因资金链紧张,屡爆违约。

5月15日,川煤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将于当日兑付本息的2012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12川煤炭MTN1”,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仅够偿付利息款0.297亿元,无法兑付5亿元的本金。

中国货币网信息显示,“12川煤炭MTN1”于2012年5月11日发行,期限为5年,发行总额为5亿元,票面利率5.94%,到期应付本息约为5.297亿元。

上周,川煤集团曾发布了“12川煤炭MTN1“到期兑付存不确定性的风险提示公告。随着“12川煤炭MTN1”最终到期且无法足额兑付本息,川煤集团自去年6月以来,12个月内第3次在债券市场上违约。

川煤集团在15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本次债务违约,是受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煤炭价格长期走低、国家去产能等多重因素影响,最终导致该公司资金链紧张,仅能兑付当期利息。川煤集团同时表示,将通过筹措外部资金、加强自身经营偿付本期债券。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受益于煤炭价格从去年开始一路上涨,且目前仍然维持在高位,许多煤炭企业利润都在增长,但很多企业也都把利润交给了银行还贷,债务还是他们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集成期货煤炭行业研究员邓舜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2016年开始,银行对煤炭企业的贷款变得谨慎,更多的煤企进入了“借债、还债、借更多的债、还更多债”以维持运行的恶性循环,债务违约风险激增。

资料显示,川煤集团成立于2005年8月,注册资本30亿元,员工约6.2万人,是四川省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和唯一的煤炭整合主体,旗下拥有攀枝花煤业公司、芙蓉公司、华蓥山广能公司、达竹公司、广旺公司、川南煤业公司、威远煤矿等分公司。

2013年以来,川煤集团的营业收入超过50%由煤炭业务贡献。但受煤炭需求下滑、价格下跌的影响,川煤集团的煤炭主业盈利能力持续下滑,最终也导致其募集的资金无法如期兑付。

去年6月15日,川煤集团2015年度第一期10亿元短期融资券“15川煤炭CP001”,因资金链紧张,没能如期足额偿付,成为首家正式违约的煤炭地方国企。

在延期近一个半月后,7月28日,川煤集团通过多个渠道筹措资金,于7月27日向登记托管机关全额划付相关本息共10.572亿元,并同时偿付932.45万元违约金。

然而,好景不长,5个月过后,川煤集团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13川煤炭PPN001”,因不能按期足额偿付超10亿元的本息,一年内第二次陷入兑付危机。

华创证券债券分析师屈庆在其研报中指出,川煤集团的主营业务为煤炭开采,在相对封闭的区域市场具有一定市场地位。但在行业不景气、公司投资支出规模大、债务负担较重等因素的影响下,该公司的信用资质正不断弱化。

评级机构新世纪评级在一份针对川煤集团的研报中称,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严重,川煤集团煤炭主业盈利能力持续下滑,短期内盈利改善的可能性不大;其次,川煤集团今年的财务杠杆正持续上升,债务负担处于不断加重状态。未来1-2年将是其偿债高峰期,面临的集中偿付压力大,而该公司仍有部分煤炭尚处于建设期,后续资金需求量大,将推动公司债务规模继续上升,整体财务风险加大。

新世纪评级对川煤集团的跟踪评级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川煤集团的债务总额为339.46亿元,较上年增长11.03%,资产负债率为87.94%,同比上升4.09%。

另据川煤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债务总额已升至362.0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2.22%,同比上升4.28%,其负债经营压力进一步加剧,且处于较高水平。

“中国正努力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加上行业走势并不明朗,煤企的发债并没有因为煤价行情上涨而变得容易,”邢雷说,“国家已经出台政策,鼓励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是解决煤企债务的方式之一。”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1)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