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作者若埃尔·迪克:对我而言,美国是夏日的美梦

若埃尔·迪克携新作《巴尔的摩男孩》回归,他谈了谈对美国的印象、写作、童年和日常生活里的好奇心。

Vanessa Thorpe 2017/05/18 11:00 | 评论(0)A+
来源:界面新闻

若埃尔·迪克。图片来源:Karen Robinson

瑞士作家若埃尔·迪克今年31岁,他已经写过两本关于美国的文学作品,一本是2012年出版,畅销200万本,红遍全球的《真相》。另一本就是他的新作,《巴尔的摩男孩》(Baltimore Boys)。《真相》是一部悬疑小说,故事围绕一个叫做马库斯·戈德曼的美国作家展开。如同迪克一样,戈德曼因为一本书一炮而红,获得了名声和财富,从此书邀不断。如今新书出版,英国《卫报》从美国的话题入手,和这位住在日内瓦用法语写作的作家进行了一次对话。

Q:美国对你有怎样的吸引力?

若埃尔·迪克:这个国家能让人产生对夏日和美梦的特殊共鸣。连续20年,我每年会去一位叔叔在缅因州海边的房子度假。在每个人眼里,夏天都是特别的。夏天是那么的宁静,让人无忧无虑,好像再也不用上学了。那时候我常常幻想,想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对我来说,美国是一片梦想之地,但我说的不是像美国梦那样。在日内瓦写作时,每当遇到障碍和压力,我就会想到美国。神游其中仿佛能让我暂时脱离当下的现实世界。

《真相》。

Q:你仿佛天生就会写故事,你写故事是为了给朋友们看吗?

若埃尔·迪克:朋友们经常建议我写短一点,不然我根本无法停下笔来。我在纸上写作会更有效率,能让我更专注思考最重要的点,特别是需要不断来回查看前后文时。对我来说,写作最重要的是要让读者能享受阅读,并不停地读下去。

Q:在你的新书《巴尔的摩男孩》中,有一个老人角色叫做里奥,他努力想把写小说发展成为自己的第二事业。写作比人们想象的要难吗?

若埃尔·迪克:经常有我不认识的人告诉我说,他们想写作,而且有很好的点子。里奥就像这类人。他们问我怎样写作,我说你得找到自己的方法。他们又说他们为写一本书已经努力了好几年,但现在只写了10页。如果他们写作这么困难,那么或许他们并不适合写作。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们想通过写书来表达自己是一件好事情,比用Facebook好得多。

Q:你在书里面提到了童年记忆,童年记忆在你的生命中和在你的故事中一样重要吗?

若埃尔·迪克:通过过去,我们才能活在现在,人就是由过去组成的。我记性很好,即便最鸡毛蒜皮的事我也能记得。我朋友觉得我是个怪人。我不只记得一件事发生的日期,甚至还能记得那天是星期几,以及当事人穿了什么样的衣服。

Q:你在日常生活中也会解决谜团吗?

若埃尔·迪克:我们每个人都乐于创造自己的小谜团。我们都好奇,都会八卦。解决谜团、充当侦探的感觉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安全感,所以我们去工作,过一种固定的生活。但是最终,这一切都会重复循环。所以我们会寻找一些东西创造一些故事出来。也许是我们在餐厅吃饭时看到的一个人:他是不是背叛了他的妻子?这类想法都仅仅是我们的观察,基本上是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们把这个谜团默默留在自己的心里,过了很久之后才发现这只是这个故事的其中一面。

Q:朋友间的嫉妒好像在你看来是个很重要的话题?

若埃尔·迪克:我是个好胜心很强的人。如果在公园跑步,看到有人跑得比我快,马上要超过我了,那么我会停下来,假装我准备要做俯卧撑了。不得不承认,我也有嫉妒心。但是嫉妒有时候也能是好事,嫉妒心可以检验朋友关系。当有朋友撞大运时,我们应该允许自己小小嫉妒一下,心里想,好吧,他运气可真好。

Q:如果《真相》电影版出来了,人们会误以为马库斯·戈德曼就是你吗?

若埃尔·迪克:我写书是为了逃避生活,而马库斯写书是为了向自己诠释自己的生活。我如果写自己的真实生活,那肯定会很无聊,我想写那些虚构人物身上发生的事。我写作从来没有规划,想到一个点子就会往下写,每天故事都会有所改变。目前我还没想让马库斯在我的下一本书里出现,但是说不定哪天一个点子冒出来,马库斯就又回来了。

翻译:张杭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卫报

原标题:Joël Dicker: ‘For me, America is a land of dreams’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