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心形屁股引发的愤怒

最好看的愤怒

毒舌电影 2017/04/20 09:10 | 评论(6)A+

今天要说四月口碑第二的电影。

好吧,虽然它评分第二,但讨论指数可是第一啊。

你没猜错——

《怒》

除了是去年“旬报十佳”(第十位),这部片还获得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日本电影学院奖”最多项提名,从最佳导演、演员到最佳影片、剧本等13项提名(最后在《新哥斯拉》狂轰之下只收获了“最佳男配角”)。

这部片“必看”的理由很简单——

你很难再找到一部电影,能同时聚集这么多“颜值和演技并重”的演员。

有演技已经冲出亚洲的渡边谦,中生代的演技佼佼者宫崎葵、妻夫木聪、绫野刚、松山研一,更年轻的也有森山未来和广濑丝丝。

看这几位演员集体飙戏是一种享受,但放到《怒》里,这种享受就变得有点难受

几乎每个角色都有情绪爆发的瞬间,痛苦、嘶吼、崩溃、绝望……光看动图你会以为导演把演员集体逼疯。

 

 

 

 

表妹印象最深的是宫崎葵颤抖的牙齿,还有渡边谦想安慰又小心翼翼的手

但看到导演名字你就不觉得奇怪。

李相日讲过的故事,几乎都不轻松,在《怒》之前的《恶人》《天堂失格》都是主打被社会漠视冷待的个体,就连喜剧《扶桑花女孩》也是反映人与时代变迁的作品。

这回李导端出来的,还是一盘苦到不行的菜,不但苦,还让人很无力。

下面这篇影评,由表妹和毒舌特约作者@铜豌豆携手奉献(比心)。

《怒》讲了个什么故事,表妹先简单“回顾”一遍。

故事开头交代了一桩发生在东京八王子的入室杀人案,夫妇两人在自家的卫生间遇害,现场到处是黏糊糊的血迹。

更骇人的是凶手用血在门后涂了个“怒”字。

警察根据现场的指纹锁定了凶手,但找了一年也找不着人,因此推断凶手已经整容潜逃。

根据线索,警方拼凑出凶手可能变成的模样,全国通缉。

这下就牵出了三条故事线:东京、千叶、冲绳三地分别出现了和嫌疑犯相似的男人。

代田(松山研一 饰)两个月前突然来到千叶,给做水产小生意的老板洋平(渡边谦 饰)打散工,平日里沉默寡言,一副“我有不可告人秘密”的样子。

直人(绫野刚 饰)是个刚到东京无处落脚的无业游民,看起来一脸惆怅,说话断断续续气若游丝。

  字幕来源:猪猪字幕组,下同

还有出现在冲绳无人岛上的田中(森山未来 饰),一个人住在废弃的石屋里,与世隔绝。

除了长得像嫌犯,他们还有一个共通点:来历不明

没有人知道他们之前做着什么工作过着怎样的生活,甚至连名字真假都难说。

三个疑似凶手的男人,又分别把其他人牵进故事里。

代田和老板的女儿爱子(宫崎葵 饰)情投意合,尽管爱子智力有点问题,但两个“怪人”在一起却能互相敞开心扉。

直人在“桑拿场”遇到白领优马(妻夫木聪 饰),从炮友变成同居爱人。

两人为了演好同性恋人还特地在戏外同居了一段时间

铜豌豆最初也是因为小七的“心形屁股”太耀眼,才去看了《怒》。

心形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田中在无人岛上遇到少女小泉,在岛上展开了一段秘密又带点小暧昧的友情。

在每条故事线里的主角越发亲密的同时,“凶手是谁”的疑云也越来越浓重。导演李相日是个玩悬念的好手,用细节铺垫出“每个人都可能是凶手”的局面。

如果你以为这是个“猜猜谁是凶手”的游戏,未免把去年《旬报》第十位看得太轻了。

故事的核心显然不在悬念二字,悬念背后的“人性论”才是。

以下涉及剧透

还记得电影开头凶案现场留下的“怒”字么?

这里埋下了一个问题:凶手愤怒的究竟是什么?

里面的凶手在杀人前,是社会的底层小人物,连一份固定的工作都没有。一开始他选择“怒而不语”。

但他会把日常生活里的不满写下来,便利店里唠叨的妇人、因为列车晚点而恐吓别人的大叔、抱怨餐厅员工的夫妇……

 

 

怒的动机,是日常里无处发泄的不满。

当愤怒值到达顶点,一个“善意”的举动也会引发杀意——

凶手的杀人举动并没有预谋,在一个暑天午后他来到指定好的打工地点,却被对方电话告知工作取消了,语带嘲讽。

 

 

被“戏耍”之后凶手来到一家陌生人家门口坐着休息,碰到回家的女主人。然后仅仅是因为女主人端出一杯茶来给他,就被他认定是“瞧不起”自己,从而将其杀害。

之后吉田修一让杀人犯逃到了冲绳,认识了陌生少女小泉,又通过小泉被美军强奸这样的社会事件,完成了一个环环相套的杀人案。

加害者和被害者都深陷局中,他们都是弱者,被迫轮换着用一把血刃完成情绪释放。

故事最终少女面向冲绳大海嘶吼,也许这就是海岛国家的悲哀。

从《恶人》开始,李相日就选择吉田修一的小说来改编。

吉田的小说大多关注日本社会当代青年的绝望,故事里的杀人者在过去往往是个好人,在层层重压下试图反抗,又从微小之恶开始断裂,最终导致悲惨结局。

《恶人》里的祐一(妻夫木聪 饰),工作卑微爱人背叛,由“弱”生出“恶”。

《恶人》里的妻夫木聪和《怒》里的森山未来,其实就是一体两面的镜子。

但从内核上来说,《怒》走得更远,李相日把“善转恶”的原因剖得更深了

中国人有“天子之怒、布衣之怒”的说法(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如今天子之怒已经非常罕有,而布衣之怒换到现在,也变成一桩比一桩更骇人的社会新闻。

《怒》是错综复杂的国际地缘政治下,日本普通人所面临的无奈和愤怒,这种愤怒对中国人来说来并不陌生。

比如前不久的一则新闻——22岁少女原想戏弄乞丐,捡起地上的废弃烟头递给对方,乞丐拒绝之后一把揪住女生的衣领,恼羞成怒的女生叫上三名同伙把乞丐打死,被判刑13年。

我们难以理解,一个原本并不穷凶极恶的人,为何轻轻一推,就越过罪恶的边界。

《怒》就是从一个难以理解的案件出发,挖掘出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积聚的怒气值。

日本社会从古至今社会结构板层化严重,一个人如果无法生在统治阶层的家庭,后天就很难通过自身努力完成蜕变。上升之路被封锁的中下阶层,被教育成自我满足,从而甘心接受我和我的后代只能如此

说白了,就是认命

我们经常说日本人的匠人精神,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社会个体的“认命教育”——

放弃成为金字塔顶端的统治者,乖乖把全部精力倾注在手艺上就好了。做寿司也好木匠也好保姆也罢,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纪录片《寿司之神》就是“匠人精神”的极致体现

各阶层就这样各守本分地生活着,互不干扰。

然而,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产生大量失业者。“安守本分就能好好存世”的国民童话遭遇社会现实的洗劫,这长时间建立起来的秩序和价值体系,势必也会礼崩乐坏

  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人抢着抛售股票

如果安守本分的结果是一无所有,为什么还要认命?

于是社会矛盾特殊异化——邪教杀人毒气、涉谷无差别刺杀、《咒怨》原型父亲杀死一家人等等的恶性案件,都是因此而来。

悬念背后的愤怒之外,还有在悬念重压下出现的“信任危机”。

《怒》提出了一个锋利的问题:当你最爱的人可能是杀人凶手,你的信任极限能去到多远?

会不会禁不住在暗地里猜测最亲密的人?

甚至屈服于“怀疑”的心魔,背叛最在乎的人?

一旦两人间的信任出现空隙,从中生长的猜疑甚至背叛,最后伤害到的,是爱人或者自己。

这部电影会让你看到手心冒汗的是——

不畅通的言路,固化的社会结构,真的能抑制蓬勃生长的底层怒气吗?

《怒》在说,不,它终将以毁灭性的方式释放出来。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毒舌电影

原标题:一个心形屁股引发的愤怒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