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高层频繁变动 手机业务难扭颓势

短短几个月内数次高层变动的背后,是中兴业绩下滑的缩影。

饶文怡 2017/04/06 09:21 | 评论(5)A+
来源:界面新闻

近一年来,相比于业务本身,中兴抢头条的方式是高层变动。

4月5日下午,中兴通讯发表公告称,公司收到了执行副总裁曾学忠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的书面辞职报告,并于当日生效;辞职后,曾学忠将不再于中兴通讯担任任何职务。

这不是中兴通讯近期进行的第一次高层人员调整了。

就在今年2月22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史立荣辞去了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及所担任的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即日生效。史立荣同样不再于中兴通讯担任任何职务。

3月14日晚间,中兴通讯再一次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殷一民当选中兴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即日生效;原董事长赵先明辞去董事长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总裁等职位。

以上一系列变动,均发生在2017年初。

而在2016年,中兴迎来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人员变动:当年4月6日,执掌公司30年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正式宣布退休,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公司副总裁兼CTO赵先明接过了侯为贵的职位,并兼任公司总裁。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中兴通讯的高层就经历了四次大变动,其中董事长一职更是三易其主。这也折射出了这家曾经的通讯巨头在过去一段时间内的不如意。

3月8日,中兴通讯发布了2016全年度的业绩快报,当中显示,在2016年度,中兴通讯的亏损额达到了约7.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23.57亿元。

在手机业务上,中兴出货量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IDC数据显示,2016年,中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与2015年相比下跌了36.5%,约为3560万台;另一份同样来自IDC的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销售情况报告则显示,中兴并不在前五之列。

现年43岁的曾学忠曾经被称为是中兴通讯史上最年轻的执行副总裁。公开资料显示,他从1996年大学毕业后即加入了中兴通讯,并从2006年起开始担任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分管中国区业务。2014年1月,曾学忠接任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一职,并主管集团核心业务之一的终端事业部。

曾学忠的上任,在当时看来,也体现了中兴希望重振手机业务的决心。

曾几何时,在国内的手机市场上有着“中华酷联”的格局,其中“中”即为中兴手机。这得益于中兴在运营商渠道的深耕。功能机时代,中兴极度依赖于运营商渠道对于其出货量的刺激,甚至有数据显示,中兴手机的出货量有九成来自于运营商。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4G普及,智能机时代来临后,补贴下滑的运营商渠道已经不能满足手机发展的要求。纵观当下发展迅速的国产手机品牌们,它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营销方式,比如OPPO、vivo的专攻线下;小米的主打线上等等。

相比之下,中兴无论是在线下渠道还是线上渠道又不占优势,又缺乏明确的产品定位,因此活得越发艰难。在当下,中兴已经不再是用户购买手机时的首选品牌了。

为此,曾学忠也曾经试图带来变化。此前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曾学忠曾经提到过自己在任上对中兴通讯采取的改变,包括成立终端事业部,分成了北美、中国、亚太、中东、拉丁美洲五个地区,并使得组织结构尽量扁平化;大幅削减产品,推出高端品牌天机,中端品牌星星,低端BLADE系列,以及独立子品牌努比亚;加强营销工作,尤其是体育营销;改变员工的传统思路,让消费者全面参与到产品的研发和成长中。

然而曾学忠的努力并没有转化成中兴手机在市场上的好表现。他在自己2016年的工作总结中承认,中兴手机未能完成2015年出货量6000万台的销售目标;彼时,他为中兴手机在2016年的销售定下了7000万台的销售目标,然而这个目标更是只完成了仅仅50%。

在这样的情况下,曾学忠的让位成为了必然。

2016年10月24日,中兴内部下发文件,宣布公司执行董事殷一民被任命为公司手机业务负责人,以执行董事身份兼任终端事业部总经理;曾学忠则将以执行副总裁的身份协助殷一民工作。

殷一民是中兴通讯的创始元老之一,他从1991年起担任深圳市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研发部主任,1997年至1999年、1999年至2004年2月期间分别担任中兴公司副总裁及高级副总裁。中兴方面称,殷一民是中兴手机最早的创始人之一,促成了中兴手机从0到1的建设。

不过,殷一民想要扭转中兴手机的颓势,还有不少工作需要完成。

从目前来看,最重要的一点也许就在于建设好国内的销售渠道。相比于曾学忠,拥有大量全球运营经验也许是殷一民最大的优势,然而中兴手机的问题恰恰出在国内市场:2015年,尽管中兴智能手机全球销量达5600万台,但国内销量仅为1500万台,这一数字与其他国内品牌相去甚远。

此前,曾学忠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曾表示了中兴希望拓展线下渠道的决心,他称,中兴整体计划要开设3000到4000家线下门店。但如果缺乏配套的营销策略,中兴的线下推广恐怕只会事倍功半。

而在以往的“福地”海外市场,中兴最近也是麻烦多多。从2016年3月起,由于中兴通讯涉嫌向伊朗出售违禁的美国电脑设备,美国将针对中兴通讯实施出口限制,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口商品。

这对当时在美国手机市场份额占到了10%的中兴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因为这同时影响到了中兴通讯的供应链,从而进一步影响中兴手机在美国市场的销售。中兴手机销量在2016年的下滑,很大一部分原因即来自于此。

今年3月,中兴通讯宣布,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通讯同意支付8.92亿美元的刑事和民事罚金。这对于中兴来说又是一次打击。

这使得中兴通讯的管理层在2017年的新年致辞中用直截了当的方式向员工说明了公司近年所遭遇的危机。其中,时任董事长赵先明称中兴“遭遇到成立31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内忧外困之下,中兴在今年初也选择了裁员。今年1月,路透社援引中兴多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中兴将裁员约3000人,其中1/5来自手机业务部门。

不过,中兴手机在后续的发展中也绝非毫无机会。在今年的MWC上,中兴发布了一款搭载骁龙835处理器的手机,这款手机每秒下载速率最高可达1Gbps,同时中兴还发布了5G整体解决方案。在专利、技术上的基础一直是中兴的优势所在,往后,它的管理层们也许可以考虑在这个层面上多下点功夫。只不过,留给中兴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