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在瑞典:不是污 而是“去污”

瑞典学校开始性教育的时间已提前到小学一年级,有些家长甚至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告诉他们精子和卵子是如何相遇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开始问爸爸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刘一楠 2017/03/19 10:14 | 评论(28)A+

当我申请就“性教育”问题采访瑞典驻华使馆的外交官时,得到了一条惊喜的回复:主管文化的参赞Mathias和主管新闻的参赞Gabriella,愿意一起接受采访。

二位参赞解释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而且最好能分别从男人和女人的视角来讲。照片中右侧的Gabriella是三个孩子的妈妈,而左侧的Mathias还没有孩子。

当然,这也是一件瑞典人可以自豪地说他们走在世界前列的事情。但参赞们当时并不完全了解我提出这个采访的背景。

所以一开始我就尽力解释,中国新出的一套性教材引起了巨大争议,有些家长觉得插画中直接出现性器官实在太“污”……

“但性教育本身应该是一个‘去污’的过程。”Mathias说。在他1970年代读中学的时候,八年级(相当于国内初一或初二)的男孩女孩会学习在生物课上认识自己的身体。

而现在,瑞典学校开始性教育的时间已经提前到了小学一年级,有些家长甚至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告诉他们精子和卵子是如何相遇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开始问爸爸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我们不应该在谈到自己身体或器官的时候感到尴尬,”Gabriella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本插画书,“这就是我给我孩子讲性知识的一本书,在他们上小学之前。”

这本从1990年代就开始出版的书直译叫“爱之书”,一页页翻过去,更像是一本心理学教材。

爱是一种感觉,

可以是对一株花,

也可以是对两条鱼,

可以是对某个偶像歌手,

也可以是对一块草莓蛋糕;

爱可以是对上帝的,

也可以是对真主或者菩萨的;

爱可以发生在两个很不同的人之间,

有时也发生在两个很相似的人之间,

比如两个男人

或者两个女人

……

十几页翻过,没有任何“涉性”的插画和语句,反倒润物细无声地渗透着信仰自由和性取向自由之类的价值观。一直讲到“相爱的人会举行婚礼,会戴上相似的戒指,会纹上呼应的刺青,会在一起……”

性器官和性行为插图的出现,不避讳,不遮掩。书里接着讲,精子们比着赛向前游,而卵子只会接受最终的胜利者,它们开始一起变成宝宝……

“当然我们会明确地告诉孩子,大人与孩子的行为是有区别的,只有大人的身体才会生孩子,”Gabriella说,“但是只有当家长大大方方地告诉孩子,人的身体是什么样的,人是怎么诞生的,孩子长大后才不会觉得谈论性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

“这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性教育应该是一个‘去污’的过程,”Mathias补充道,“我们应该满足孩子对性知识的需要,以一种渐进、平滑的方式。”

两位参赞还为我现场播放了一些瑞典国内正在使用的性教育视频。在瑞典的很多学校里,“看片儿”是学校辅助教学的重要手段。不过,那些敏感画面暂时还无法通过国内视频网站的审核。

整个采访持续了大约45分钟,后来我们又聊到如何教孩子预防性侵犯的问题。除了告诉孩子学会说“不”,Mathias提醒我,对儿童的性侵犯正呈现越来越多的形式,比如角色扮演。“很多性侵犯都是从‘来,我们一起做个游戏’开始的。”

“这正是我想约你们做采访的原因,”我说,“其实我们打算写三个国家的性教育状况,瑞典只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是阿富汗和日本。”

我继续解释说,“我想可以把瑞典和阿富汗比作一条坐标轴的两端,我们需要决定往哪个方向走。”

(新华国际客户端 记者刘一楠)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性教育在瑞典:不是污 而是“去污”

最新更新时间:03/19 10:37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28)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