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沃特森的乳房:不只一种意义

女性主义者可不可以裸露?一个选择裸露的女性,可不可以“声称”自己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V太太 2017/03/16 11:09 | 评论(5)A+

英国女星Emma Watson(艾玛·沃特森)近日因为一张刊登于时尚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上、她身着白色镂空披肩、露出胸部下缘的照片,在社群网站和媒体上引发热议。女明星拍摄性感、裸露照片的情境并不少见,尤其是在时尚领域内。那为什么Emma Watson的照片却引起了激烈争论呢?

一切都是因为Emma Watson女性主义者的身份。

Emma Watson一直不讳言自己女性主义者的认同。她担任联合国的亲善大使;推动HeForShe倡议,鼓励男性加入性别平权运动;在联合国会议中发表演说,宣扬女性主义。尽管也有论者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像Emma Watson这样的“女性主义者-白人精英”得以登上联合国舞台,正反映了主流女性主义和其他弱势群体之间的断裂;但身穿白色Prada裤装、侃侃而谈的Emma Watson俨然已经成为许多女性主义者的新偶像。

对Emma Watson的三类批评

而这次,同样是一袭白衣,但布料“节省许多”的结果却让许多人批评Emma Watson伪善、不是“真的”女性主义者,背叛了女性主义。英国电台主持人与报纸专栏作家Julia Hartley-Brewer的一则推特更是极尽讽刺之能事,嘲弄Emma Watson一边抱怨没有人聆听她对女性主义的意见,一边卖弄自己的身体与性感(所以难怪没有人听她说话)。大体来说,对Emma Watson的批评可以分为三类:

一是指出Emma Watson卖弄身体、“物化”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女性主义的宗旨和价值。

另一种则认为这样性感的照片有违Emma Watson过去营造出的知性形象(因此认定她过去的严肃真诚都是虚假),而如果Emma Watson希望自己的意见受到重视,就应该更谨言慎行。

还有一种批评则是很“单纯地”评价Emma Watson这样的行为不检点,不是个好女人——至少不是以往我们看见的那个清新纯真的女孩。

面对这些批评,Emma Watson本人与其支持者也不甘示弱,纷纷反击。Emma Watson在接受访问时说:这次的事件让她体会到,许多人对于女性主义仍旧有着很多误解。女性主义的宗旨是要赋予女性自由选择的权力,是为了追求解放。

“我不懂我的乳房和这有什么关系。”她这么说。

而支持者们的论述也与此相去不远,除了强调一个女性的衣著和她的意见是否值得受到重视根本无关,女人更不应该因为自己选择裸露而遭到羞辱和贱斥,也反复重申女性的选择权:Emma Watson,以及任何一个女人,都有权力选择她们要穿什么、要不要露、要露多少、露给谁看。

女人的乳房

对于Emma Watson的第二类批评,反映出一个社会常见的荒谬现实。好莱坞男星中从来不乏参与公共议题讨论者,例如近年来最为人称道的包括关心南苏丹的乔治·克鲁尼(George Clooney)和积极倡议环境保护议题的莱昂纳德·迪卡布里奥(Leonardo Dicaprio),这两位男星一直都是世人眼中性感的代表。他们卖弄潇洒、获得“全球最性感男人”殊荣,与此同时,他们的政治意见还是会受到重视,没有人会因为他们的性感而停止聆听他们。

如果我们只停留在这一层的批评,却也可能忽略了Emma Watson与声援者言论中,一些值得我们留意的地方,以及在这场争论后,可以如何重新思考女性主义。

一个女性当然不应该只因为她决定宽衣解带、呈现性感,就失去表达意见、意见被重视的权力与机会。Emma Watson的胸部真的和女性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却也不然。女人的身体——尤其是乳房和其他性征——一直以来都是女性主义的重要战场之一。

从“脱下胸罩”到解放乳头(Free the nipples),从喂母乳到公共场所哺乳的讨论,从时尚产业到A片、再到性工作,众多女性主义话题都围绕着女人的乳房应该长什么样子、如何被“使用”,又应该给谁看等。女体与女乳作为战场,一方面反映了父权社会里经常以“美感”和“善良风俗”为名,对女人身体施加的种种规范。另一方面,男体和女体经常受到不同程度的“性化”,女性的身体总是和性欲高度相连;而在忌性的社会中,女体便顺理成章地成为需要被严加管束、保护的对象,以防止欲望的高涨与外溢。

所谓身体即政治,身体和乳房一直是女性最有力的抗议工具,挑战父权社会里既有的性别规范,也为女性争取自由、自主与平等。从这个角度来看,刻意排除乳房和女性主义之间的关联,是不正确,更是不明智的。如果乳房是这个社会中赋予女性的最大禁忌之一,当我们过度强调“女人的乳房不重要”时,其实也就是“你看看她露奶了所以不要听她讲话”批评的反面而已。而作为女性所能做的,绝对不是再次把自己的乳房“渺小化”,变成毫不相干的元素之一。相反,我们应该重新记起并拥抱乳房,这女性重要的盟友与武器。

Emma Watson的乳房

在同场访问里,Emma Watson其实还表示她觉得这组照片“非常有艺术感”(artistic)并且“有趣而美丽”(interesting and beautiful),声援者中也不乏提到这组照片具有品味、摄影师多有名气等,似乎企图为这组照片的“正当性”加分。然而,如果女性本来就有自由选择裸露,那么又何须以这些照片的“价值”来为它们“辩护”呢?

其实,当年解放乳头的大番争论中,一组常见的论点也是“这是社会运动/艺术,不是欲望”,认为观者不应该以带有情欲的眼光去看待这些裸露乳房的照片。或者2014年的318运动,也曾因为有女性参与者穿着较为暴露,以及参与者在抗议现场有共眠和亲密行为,而引起了“被染黄”的担忧。这些说法往往隐隐暗示着,沾染上欲望之后,这些社会行动原本的“神圣”目的,就会被消灭或玷污,再也无法神圣而伟大。讽刺的是,这种排除欲望的“必要性”,其实也往往就是这些欲望受到污蔑的原因。

以乳房来说,其存在与暴露似乎总得伴随着一些“正当”而“伟大”的理由,例如追求女性身体的解放、喂养下一代,或是为了艺术。相反地,单纯的裸露就经常被视为任性、不健康与不道德的;甚至,如果女性是为了例如金钱等“不高尚”的理由而选择裸露,更可能面对“荡妇”、“羞耻”、“不检点”这类的批评。因此,Emma Watson一方面捍卫自己的裸露自由,但另一方面,却也忍不住觉得自己的裸露必须伴随着“艺术”和“美丽”这样高大上的理由。

但那些不美丽、不艺术、不伟大、不高大上的乳房呢?乳房被父权社会所赋予的各种不美丽,难道不正是我们必须解放乳房的原因?

如同其他论者指出,“Emma Watson的奶”的争论,又再次反映了“身心二元的对立”以及“心比身伟大”的论述。有趣的是,大多数人仅会注意到,以“露奶”来批评Emma Watson的言论正当性,或是她有违自身的清新知性形象,正是将女性的存在简化,仿佛女性的“身”与“心”不得并存。然而,我们却可能忽略,Emma Watson的声援者,其实也可能陷入同样的陷阱里——以“Emma Watson为女性主义做了这么这么多”来支持她个人裸露时,是不是在暗示着,正是因为这些“心”的贡献,Emma Watson的“身”才有了合理性?

裸露过身体的女明星并不少,可是却不是每一个女性都可以如Emma Watson一般获得诸多声援。例如以性感丰臀为招牌的黑人饶舌歌手Nikki Minaj曾质疑,“为什么白人模特儿露屁股就可以被接受,但她的臀部就是下流呢?”又例如,同样以清新邻家女孩形象出道走红的美国女歌手Miley Cyrus,数年前开始改变穿衣与自拍风格呈现大胆形象,并在MTV音乐录影带颁奖典礼上以肉色比基尼大跳性感舞蹈时,同样的“反叛”却招来大量的批评,指责好女孩的“崩坏”与“不登大雅之堂”。无独有偶,本次Emma Watson于《名利场》专访的主题便是“叛逆贝儿”(Rebel Belle,Belle是《美女与野兽》的女主角名)。

于是,面对裸露照片,Emma Watson的“女性主义光环”是她受到批评的原因之一,但也为她获得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声援。然而,这种“这个女人懂女性主义,她的乳房也比较有意义”的假设,不但无法让我们摆脱乳房的污名,反而可能成为贱斥某些身体(例如那些“淫荡的”、“不美观的”)的有力武器。

Emma Watson担任联合国的亲善大使,推动HeForShe倡议,鼓励男性加入性别平权运动。
摄: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女性主义者的乳房与“爱自己”的困局

不论我们采用哪一派女性主义者的解读,都不应妨碍Emma Watson本人的女性主义认同。只要Emma Watson相信女性应该要从压迫中解脱、认同性别平权的价值,她就可以声称自己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女性主义者到底可不可以裸露?或者换个角度问,一个喜欢、选择裸露的女性,可不可以“声称”自己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这个问题早已争论多年,女性主义和裸露之间的关系也确实复杂。激进女性主义者(Radical feminist)相信,“性”是父权社会中,对女性最终极的压迫和宰制工具,而色情与性工作也衍生于这样的权力不平等。裸露虽然不等于色情,却仍可能是为了服务男性的观看欲望而存在,而女性也可能在这样的观看过程中遭到物化,从主体成为客体。

另一方面,性积极女性主义者(Sex-positive feminist)则认为,“性自由”是女性自由的关键之一,与其将女性的性“特殊化”、视为需要被保护的对象,反而应该推动性的除魅,鼓励女性谈论、拥抱、展现自己的身体与性欲。

女性主义者们对于时尚杂志中的裸露仍持续争论:到底是对女性身体自主的赋权,还是对男性凝视(male gaze)的服从。但不论我们采用哪一派女性主义者的解读,都不应妨碍Emma Watson本人的女性主义认同。只要Emma Watson相信女性应该要从压迫中解脱、认同性别平权的价值,她就可以声称自己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然而,“我这样可不可以当女性主义者”的问题,在女性主义者社群中一直相当普遍,讨论面向更不仅限于裸露。喜欢化妆、穿高跟鞋的女人是不是坏女性主义者?想当家庭主妇的女人,又是不是背叛了女性主义?

很多时候,这些“好女性主义者”和“坏女性主义者”的区分,仅仅只是为了分化、打击女性主义,在假设有一种“真正正确的”女性主义实践方式的同时,把女性主义变成一个看似永远遥不可及的目标,也使得许许多多“不够合格”的女性对女性主义的理想和实践却步。

另一方面,这样的讨论也反映出了,当代女性主义论述中一个无法被忽视的困局。

包括Emma Watson在内的许多人都强调:女性主义的真谛在于自由,让女性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样貌,不需要受到刻板的性别印象和规范的限制,包括是否裸露、从事什么工作、是否走入婚姻生子、追求什么样的生活型态。

在这样的“选择论”下,当代的女性主义论述变得高度个人化,可以有各种个人的诠释方式,而各种“做自己、爱自己”的行为都是正当的,尤其在结合了资本主义后,这样的“爱自己”更可以透过各种消费达成。

然而,真是如此吗?诚然,我们都应该有权力选择自己渴望的生活模式,并透过这样的选择实现自己。但如果一个女性的“选择”,其实是不利于女性主义发展的(例如决定加入护家盟)呢?

专栏作家Andi Zeisler的话可以给予一些提示:并非每个女性主义者的所作所为都是一个实践女性主义的行动(Not everything a feminist does is a feminist act)。我们或许应该用一个更“集体”的观点来理解女性主义,把女性主义者们放入历史与社会环境的脉络之中,并且更诚实地面对我们的行动可能造成的影响,以及必须负担的责任。

个人选择外,女性主义的集体意义

我们生活的“父权体系”为女性的生活选择赋予了各式各样的道德与价值标签,因此我们每日的生活都面临了各式各样、或大或小的内在冲突与协商。我们必须看见“选择论”女性主义的不足与限制,并记起女性主义除了女性本身的自由、成长和进步以外,更渴望追求集体的反压迫与平等。

Emma Watson的女性主义者认同,不应该妨碍我们进一步讨论,这样的照片和女性主义之间的关联为何?当Emma Watson决定拍摄这样一组照片时,她的决定可能受到了哪些因素影响?而当她的决定被放在整体女性的脉络中时,又可能有什么样的意义?作为一个女性主义者,我们的个人抉择如何与其他的身份交织,它们对于整体社群可能有什么样的作用、如何反映出社群的需求和意义,又如何再现女人?甚至当我们做出某些抉择时,是不是有可能再次强化了当前的权力不平等,对另一些女性造成压迫?

比如说,Emma Watson也曾经迷惘同为女性主义者的流行歌手碧昂丝(Beyonce)是否在音乐录影带中“服从”了男性观点。(注一)我们可以反思,当《名利场》选择展示像Emma Watson这样的女性面孔与身体时,是否反映了一种特定的“美”的标准,透过时尚工业,生产与强化一种美的想像以及对女体的规训(如白、瘦)?我们也好奇,像《名利场》这样的杂志,以非白人、非顺性别(non-cisgender)、非异性恋女性为封面的比例是多少?

这些议题和女性主义的关系是,纵然女性主义的崛起与女性权益相关,但其本质却是“对压迫的反抗”,因此女性主义的讨论经常和国族、阶级、环境以及资本主义等概念互相交织。这当然不代表每一个女性主义者都必须是“通才”,关心所有的压迫议题,而是提醒我们,在性别以外,不要忘了其他身份的经历与意涵。

这样的思考,当然不是为了要把每一个女性主义者逼死,强迫你我在每一个决定前都得和自己开三轮的检讨会,更不是为了要分辨谁才是真正“够格”的女性主义者。而是,我们生活的“父权体系”为女性的生活选择赋予了各式各样的道德与价值标签,因此我们每日的生活都面临了各式各样、或大或小的内在冲突与协商。我们必须看见“选择论”女性主义的不足与限制,并记起女性主义除了女性本身的自由、成长和进步以外,更渴望追求集体的反压迫与平等。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巨大的能量,但我们不需要每一个行动都伟大。我仍旧相信任何一点日常小反抗的意义,相信我们可以也必须在这些细微的日常互动中找呼吸的空间跟前进的方向。然后或许可以在所有的个人里,看见集体。

(V太太,共笔部落格Queerology作者)

注一:Emma Watson的照片登出时,最初某些报导指责Emma Watson伪善,因为她曾经在访问中批评过碧昂丝的影像太过“男性凝视”,因此不是“好的女性主义者”。后来Emma Watson在自身的推特帐号发表当时的访问全文,回应自己当时并无批评碧昂丝的意思,她佩服碧昂丝对女性主义的实践,更赞扬碧昂丝总是骄傲地展现自己的已婚和人母身份,而不屈服于演艺圈里女性总是需要“假装”单身好维持“可欲”程度的常规。

(由开端文化提供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原文将“《Vanity Fair》”译为“《浮华世界》”,本文为遵循翻译习惯更改为《名利场》。)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新闻报料

商务合作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分享 评论 (5)
推荐阅读